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正文 第133章 记者采访,司裳彻底火了【二更】
    “有事?”

    司风眠一顿,未语,颇不自在地摸摸鼻子。

    “抱歉。”吐出口气,司风眠鼓起勇气表明态度,“上次态度有点不好。”

    想来想去,他还是觉得该道个歉。

    如果司笙真对他有敌意的话,最初在见到他被追的时候,就不会出手相助。

    他先前待司笙甩脸色,过于任性了,无论怎么想,心里都过不去这个坎儿。

    他受到的教育是——

    如果意识到自己有错,就要站出来承担,而非一味地逃避。

    司笙微微一愣,俨然没料到他是来道歉的。

    少顷,司笙勾勾唇,颇为玩味道:“按照你的意思,我不知道得道多少次歉。”

    “啊。”

    司风眠有些吃惊。

    原来她对自己态度都心里有数啊。

    “怎么?”

    司笙眯缝了下眼。

    “没。”司风眠感觉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窜背脊,赶紧否认,一顿后,他迟疑地看着司笙,继续说,“爸挺希望你能常回去看看的。我姐和我妈……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接受。”

    他能这样说,已经是在委婉表示接受司笙了。

    司笙笑了一下,没跟他讨论“难以跟章姿、司裳和平共处”的事,而是“嗯”了一声。

    见状,司风眠明显松了口气。

    感觉悬在心里的石头,稳稳地沉落了下来,踏实了。

    “你杵在这里做什么?”

    正当司风眠想多说点什么时,冷不丁的,萧逆凉飕飕的声音从他身后响起。

    “我——”

    司风眠一扭头,对上萧逆警告的视线,一怔。

    !

    忘了这个小智障!

    “我有问题想问你。”

    萧逆根本没给司风眠说话的机会,抬手抓住司风眠的后领,不由分说地将司风眠从门口给拎走了。

    司风眠:“……”

    总有一天,他要看到个这小智障目瞪口呆的模样!

    不明所以的司笙,见二人消失在门口,耸了耸肩。

    *

    室内温暖如春,室外冰天雪地。

    一群老头不知去哪儿玩了,整天都没有消息,司笙等人待在客厅里悠闲度日。

    过于惬意、安和,时间似乎都过得缓慢了。

    在如此安逸的环境下,司风眠难得度过轻松愉快的一天。

    ——这是在家里从未有过的。

    章姿严厉,有强烈的控制欲,总是束缚他的一举一动;

    司尚山不管家事,因时常板着脸,所到之处,气氛都很冷硬;

    司裳上大学前还好,时常在家,跟司风眠关系亲近一些,自上大学后就鲜少回家,跟司风眠话题也慢慢减少;

    ……

    这也是司风眠不愿待在家的原因。

    而,待在这里,哪怕是跟萧逆斗斗嘴,听陶乐乐唠唠嗑,再看司笙静坐着翻书,都觉得氛围轻松,连呼吸都变得舒畅起来。

    可,一天再漫长,也有过完的时候。

    “我得走了。”

    天色渐黑,司风眠望了眼院落,不得不告别,心里生出些微不舍。

    正在剥橘子的司笙,闻声抬头看他,随口问:“明天还来吗?”

    “不——”

    “来!”

    萧逆和司风眠同一时间回答,司风眠干脆利落的一个字,直接将萧逆的拒绝给打断。

    萧逆当即扫了司风眠一记冷眼。

    司风眠视而不见,朝萧逆友善地笑了笑,颇有风度地说:“不客气。”

    客气个鬼!

    整天赖他家里蹭吃蹭喝,还砸了他卧室窗户,四舍五入等于没派上一点用场。

    “我自己可以复习。”萧逆阴着脸。

    司·学霸·风眠笑得童叟无欺,“我学习效率很高,可以教你学习方法。”

    萧逆:“……”

    他只是忙着还钱、荒废学业罢了,学习效率一点都不低!

    他们俩这边“互相客气”着,司笙那边忽然想起什么,同司风眠说:“从你家过来的路上,有一家烤鸭店,味道不错。”

    司风眠会意,立马道:“好,我明天带过来。”

    “……”

    这俩你来我往的,都不把自己当外人,萧逆干脆不说话了。

    萧逆也是搞不懂,就在他眼皮子底下,他们俩是什么时候“暗度陈仓”,关系变好的?

    许是因明天还能过来,司风眠心情好转不少,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

    萧逆不爽地盯着他出门。

    然而,他的情绪如何,完全不在司风眠考虑范围内。

    *

    从胡同到司家有点远,司风眠将近七点才回到家里。

    司尚山这几日出差、不在家,本以为家里会很冷清,没想司风眠刚进客厅,就听得热闹喧哗的动静。

    “UU……不,司小姐,非常感谢你的配合。”

    是个青年的声音。

    司风眠抬眼看去,见到好几个陌生人,有拿设备带摄影机话筒的,有拿稿纸的……看架势,应当是记者。

    除了他们,章姿和司裳都在。

    司裳画着精致的妆容,笑得甜美可人,“麻烦你们了。”

    先前说话的青年忙道:“不麻烦不麻烦,是我们麻烦你们才对。”

    ?

    司风眠正值纳闷之际,肖嫂见到他,笑意盈盈地走过来。

    “小少爷。”肖嫂跟他打招呼。

    “什么情况?”

    司风眠莫名地问。

    “这些都是南城日报的记者,专门来采访司裳小姐的。”肖嫂挺胸抬头,与有荣焉,说话都得意几分,“听说司裳小姐的漫画特别火,出名了呢,他们想给司裳小姐做一份人物专访。”

    “……哦。”

    司风眠表情挺淡然的,倒是没有太大反应。

    不知为何,他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陶乐乐的话——

    炒作、蹭热度;

    故意发微博带节奏;

    模仿Zero的画风、分镜;

    ……

    司裳能在漫画圈有成绩,司风眠本该为司裳高兴的,可这一次,总觉得心里怪怪的。

    有哪儿不对劲。

    就像陶乐乐愤愤不平时所说的:Zero早已成神,画功、剧本都远超于UU,有什么理由抄袭,给UU碰瓷的机会呢?

    “慢走啊。”

    回过神时,章姿已经将几个记者送到门口。

    司风眠让开几步,见到几个记者打量的目光,沉静地同他们点点头,算是打了声招呼。

    记者们也接二连三地跟他点头,然后离开陆续走出玄关。

    “没想到家里这么有钱。”

    “是啊,家教好,长得漂亮,还是一学霸,简直人生赢家。”

    “有钱、漂亮、学霸,全都是亮点,这下可以写个大新闻了。”

    “条件都备齐了,这样的人,就算没有才华,放到娱乐圈一样的火。Zero可惜了,太佛,人都联系不到。”

    ……

    隐隐的,司风眠还能听到他们远去的议论声。

    司风眠一抬眼,见到章姿、司裳脸上喜悦的笑容,抿了抿唇,感觉有些疲惫。

    有一点他没有戳破。

    以前知道司裳想画漫画时,章姿是极力反对的,而这次,自从知道司裳在漫画上小有成就后,章姿的态度几乎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甚至一点都不避讳跟亲朋好友谈论“女儿是个漫画家”的事。

    言语间,还会故意提及“当红”“热门”等字眼,那股子炫耀的劲儿藏不住。

    这跟章姿教他的“荣辱不惊”观念,不合。

    “眠儿,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送走那些记者,章姿折回来,同司风眠问道。

    “路上堵车。”

    司风眠淡淡回答道。

    还沉浸在喜悦中的章姿,难得没把“儿子天黑才回家”的事放心上,连一句责怪都没有,和颜悦色地问司风眠:“吃晚饭了吗?我和裳裳忙着应付急着,都还没吃,一起吃点吧。”

    “吃了。”司风眠道,“有点累,我先上楼了。”

    章姿交代道:“行。马上就要期末了,你好好复习,别放松警惕。”

    “嗯。”

    敷衍地应了一声,司风眠提着背包往楼上走。

    走过几个台阶,司风眠就听到章姿跟朋友打电话,没说几句,就提到“裳裳刚接受南城日报采访”一事,口吻里难免有几分得意、炫耀。

    他步伐一顿,垂下眼睑,再去看客厅的司裳,她则是坐在沙发上捧着手机,神情雀跃,似乎在跟人聊着高兴的事。

    攥着背包的力道紧了紧,司风眠干脆扭过头,当做什么都没听到、没看到,抬步迅速上了楼。

    或许……

    这是这段时日来,家里难得遇到的好事吧。

    所以,司裳和章姿二人,才跟他记忆中的形象有些偏差。</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