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 正文 第138章 三爷发博:她不是大叔三更
    ()?漫画的解约声明里,明确表示:跟ero沟通过,uu抄袭属实;《第一废墟》采取全网下架处理;跟uu解除合约,今后再不合作。www..org

    态度非常明确。

    同时,也强调:私下串通ero一事,纯属诬告。

    第二条微博,就是实打实的证据了。

    《新世界》1-10话的分镜稿,是由ero原稿进行扫描后发的图,非常清晰。前五话跟《第一废墟》重合率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后续发展逐渐展开世界观,故事线跟《九号基地》不谋而合。

    其中,分镜稿第10话里,男主遇上“反派”,地点和事件,都跟《九号基地》如出一辙,就是人物身份颠倒而已。

    除此之外,还附赠《新世界》构思里,大部分的人设,多数都能跟《第一废墟》对上,并且比《第一废墟》更加详细。

    同时,漫画主编肖兴也正面回应——

    :我们创立漫画,确实源于对ero的喜爱。正因如此,更不会做影响ero声誉的事。

    官方声明、证据,主编正面回应。

    全都是实打实的证据。

    在这些铁证面前,再如何狡辩,也显得无力。

    uu的粉丝们直接被逼得偃旗息鼓,再也不敢刷屏找存在感,默契地消失在诸多言论里。

    倒是吃瓜群众们,开始津津有味地分析起来。

    ……

    网友们对ero五体投地。

    对于ero来说,事情发展至此,算是一个结束。

    然而,对于uu、司裳来说,这只是一个开始。

    第二天一大早,司裳粉丝的抹黑以及司裳厚颜无耻的微博,激起了民愤,惹得诸多粉丝路人不快,于是司裳先前的微博、采访全部被翻出来,全网凌迟。

    “断断续续构思了好几年,忽然有一天,觉得时机成熟,是时候了,就动笔了。”

    “光是世界观,我就琢磨了半年,然后是人设,比如主角,我来回做了十多个形象。”

    “世界观相似这个问题,我相信这只是巧合。”

    “对于我们这些萌新漫画家来说,ero能看得上我们的构思,不也是我们的荣幸么。”

    ……

    曾经说过的冠冕堂皇的话,都成了被嘲笑的素材。

    有剪辑大神汇总她这一周的采访和视频,剪辑成名为“新锐漫画家uu抄袭实锤,谎话连篇的京大系花”,一经流出,就被网友们疯狂转发。

    此外,还有人将这些素材剪辑成各种鬼畜视频,其中“ero能看得上我们的构思,不也是我们的荣幸么”运用最为广泛。

    原本就是网友们自娱自乐,谁也没想到,还有更劲爆的在后面——

    上午九点,网上忽然爆出“uu买通营销号造谣ero抄袭”的新闻,不知由头在哪儿,等到网友们意识到时,这则新闻已经铺天盖地地席卷全网。

    爆料者放上转账、聊天截图,账户是司裳的,聊天账号被证实是司裳小号。

    这下,锤得不能再死了。

    司裳粉丝们被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震惊得连半点心思都没有,索性全都撂摊子装死。

    ——正主都作死作到这种程度了,他们哪能还有脸去帮忙说话?

    网友们也瞠目结舌,想不到司裳身上竟如此多的料,一个接一个的爆,爆得他们吃瓜速度都追不上。

    而网上对此事亦是热闹纷纷。

    ……

    事情一度发酵,关注此事的人数量之大堪称恐怖,不论生活还是网上,各大网站论坛,皆有谈论此事的,俨然成了年度热门事件。

    如今呈现“uu被吊打”的局势,网友们嘲讽笑话完,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自发地去挖掘ero和uu背后的瓜,比如“ero和uu是否认识”、“ero私下是个怎样的人”、“调侃ero欺负小姑娘”之类的。

    类似这样的帖子,在网上热度都居高不下。

    对于身份神秘、从不露面的ero,大众毫无疑问地抱有极强的好奇,于是对ero的身份猜测纷纷。

    诸如——

    ……

    随着帖子讨论的人越来越多,帖子热度也越来越高,一下就被挤上了热门。

    这些人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知不觉间,ero在网友们心目中的形象,俨然是“四五十岁、单身汉、邋遢酗酒、诸多不良嗜好……”的糙汉一枚。

    不明真相地网友表示,点进帖子后,再退出来,ero形象已在心里定格——

    是个邋遢大叔无疑了。

    “嘭!”

    宿卿刚一推开门,就听到文件被砸到桌面的声响,吓得他两腿一软,差点没在门口就给跪了。

    再看办公桌前的凌总,神色阴沉,盯着电脑屏幕,眼神凌厉,浑身都泛着冷气。

    一个眼风过来,宿卿就觉头皮发麻,如同在死亡边缘走过一遭。

    稳住膝盖,宿卿走进门,恭敬地喊:“凌总。”

    “什么事?”

    凌西泽拧眉,冷冷地视线打过来。

    “订的《小白鸽》全都到了,风林、酷岚、玄方人手一本,照片也都拍好了,您打算什么时候联合宣传?”宿卿小心翼翼地问。

    一直以来,宿卿都觉得,他重点关注对象是司笙。

    没想到近日来,凌西泽迷上ero的作品,如今他这个娱乐公司公关部的经理,竟然要为一个漫画家的销量操碎了心,绞尽脑汁地给人想宣传方案。

    太难了。

    要不是工资高……

    想到工资,宿卿把苦楚和牢骚强行咽下去。

    凌西泽凝眸一顿,道:“就这两天,你找个空闲的时间段。”

    “是。”

    宿卿会意地点头。

    先前ero和uu的事件闹得太大,娱乐圈的人都自觉安静,不炒作、不营销,因为热度盖不过,怎么折腾都是浪费钱。

    现在这件事的热度慢慢淡去,也没后续的劲爆新闻跟上,找个清冷点的时间段做营销,效果显然最佳。

    手指轻叩了下桌面,凌西泽微微眯起眼,视线落到电脑屏幕上。

    他凉飕飕开口,“联系一下,把这帖子删了。”

    宿卿一惊:又出什么事了?

    怀着紧张的心情,宿卿倾身去看屏幕,然后,呆住了。

    标题:《大家来八一八ero私下里的形象》。

    宿卿:???

    这么有趣的帖子,网友脑洞一个比一个大,究竟哪儿招惹到凌总了?

    偷偷追这个帖子的宿卿,心情有点郁闷,但老大发话,他也只得忍痛割爱地应了。

    宿卿领命离开。

    凌西泽视线挪回屏幕上,看到他们一口一个“大叔”、“糙汉”、“邋遢”、“吃藕”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碍眼。

    皱着眉关掉网页,凌西泽拿出手机,拨通司笙电话。

    电话铃声响了两下,接了。

    “做什么?”

    司笙刚睡醒,声音懒懒的,浓浓的困倦。

    听到她的声音,心情的阴郁消减几分,凌西泽勾了勾唇,“在家吗?”

    “在,怎么?”

    “我下午过来看看老易。”

    “哦。”司笙应声,微顿,倒也不客气,“你上次停车的地方,有卖蜜麻花的,带一斤。”

    凌西泽嗯了一声,又笑她,“懒得你。”

    “外面冷。”

    司笙随口瞎诌理由。

    没戳破她,凌西泽正经地答应了,然后问:“还要什么吗?”

    “你看着带吧。”

    司笙咕哝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怕是还没睡醒。

    下午二点,凌西泽拎着一堆小吃来串门。

    都是司笙偏爱的。

    开门的是做饭阿姨,见到仪表堂堂的凌西泽后,有些拘谨。

    将小吃递给阿姨,凌西泽视线在客厅里扫了圈,没寻见司笙的身影,继而问:“她呢?”

    “司小姐?她一直在房间里。”

    阿姨指了指司笙的卧室。

    这是阿姨第二次见凌西泽,知道他跟这家人关系不错,疑似司小姐的男朋友,所以答得很积极。

    凌西泽微微颔首,抬步走向卧室。

    门没关紧,漏了一条缝,他侧耳去听,没听到丝毫动静。

    “叩。叩。”

    曲指轻轻敲了两下,没有等到回应。

    凌西泽一顿,干脆将门推开。

    卧室的灯没开,但胜在采光好,午后天气明朗了些,有阳光透过干净明亮的窗户射进来,室内光线充盈。

    窗口下是一张书桌,司笙就趴在桌面睡觉,侧着头,枕着一只手肘,另一只手搭在桌面。

    在她手边,是一些摊开的图纸,凌乱地散放着,一本书摊开,中间夹着一支笔。

    透射进来的阳光罩在她身上,洒落明亮的光和一道道阴影,她静静地趴着,眼睛轻瞌着,在细碎跳跃的飞尘里,她美得好似一幅画卷。

    窗户开了一点,有清凉的风从缝隙漏进来,吹开了书籍一页,像是翻开时光的篇章。

    于门口静站着,不知过了多久,凌西泽才缓过神来。

    他走进卧室,路过床,随后拿起一件毛毯,抖开,走至司笙身后。

    微微倾身,他动作轻缓地摊开毛毯,将其轻轻搭在司笙肩上。

    动作再轻,司笙也感知到了,肩膀微动,她没起身,只是眼睛睁开一条细缝,隐隐见到站在阴影里的身影,辨认出他的身份后,眼睛又缓缓闭上了。

    “来了?”

    司笙张了张口,声音轻飘飘的,一听就是没睡醒。

    凌西泽放缓了音调,问:“嗯,再睡会儿?”

    “嗯。”

    鼻音极轻,轻到跟风拂过耳侧似的,之后,再也没有声响。

    凌西泽静静地看着她,恬静美好的睡颜,此刻,有足够的时间,让他一点点镌刻于记忆里,无人惊扰。

    唇角不知不觉弯起来。

    良久。

    他转过身,欲要出门时,赫然见到被扔到被子上的手机。

    司笙的手机……

    鬼使神差的,凌西泽走过去,将手机拿起来。

    屏幕亮起,需要解锁。

    而,见到屏保的那一刻,凌西泽的心倏地一缩,微微一怔。

    那是一只手。

    司笙的左手,纤细的手腕上,是一根绕成几圈的长黑绳,手工编织,算不上精致,甚至还挺粗糙的。

    ——他送的。

    ——他拍的。

    “你织了三天,就是这么一玩意儿?搁外面两块钱都没人买。你惨了,以后要是落魄了,去卖手工艺品都没人要……算了,给我戴上,拍个照吧。留作纪念。”

    司笙说这话时的嫌弃、无语神态,还有那点微不足道的喜悦,都在脑海里活灵活现。

    生动极了。

    她还留着这张照片?

    还将照片设置成手机屏保?

    惊了片刻,凌西泽侧首一看趴桌上的司笙,弯唇轻笑。

    抱着试探的心思,他摁下屏保密码:六个零。

    屏保顺利解锁。

    说出去或许连司笙都不信——

    她长情。

    这么多年,连一个密码都不换,若不是刻意改变,怕是能用一辈子。

    手机主人就在距离一米远的地方,凌西泽这个搞小动作的,一点都没有遮掩,点开手机微博。

    微博是退出状态,没有登陆,但无需密码,只要验证码即可。

    几秒后,一条验证码跳出来。

    同时,凌西泽拿出自己的手机,调出一张照片,通过微信发到司笙的手机里。

    几分钟后——

    手脚麻利办完一切的凌西泽,将手机静音往床上一放,动作极轻地离开卧室,并且合上门。

    同一时刻,无所事事刷着微博的网友们,在主页里,忽然刷到一条新微博。

    然后,下巴掉了。

    :她不是大叔。[图片]

    粉丝:

    ???

    您开玩笑呢吧?!

    您是不是被盗号了啊喂!

    ------题外话------

    今天没更新啦,明天见。\(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