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衰神正传 > 天才还是蠢货 第三十二章 格力默
    事实证明,侍卫长艾尔文说的没错,王尔德家族一行人,在依依不舍的离开希莱米之后,又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赶到了下一座城市贝都因。作为教育和文化大臣亚瑟家族的管辖地,弗雷德以为,同为西部的大城市,这里就算没有希莱米那么繁华,至少也不会差多少。可是,等到一行人进入城市,弗雷德才意识到,这里可不仅仅是没有焰火晚会和花车游行那么简单。贝都因,与其说是一座城市,倒不如说是一座按照用途被分为四个区域的集散中心。

    经过一夜的赶路,王尔德家族进入贝都因的时候刚刚天亮,但这里的气氛和人们却是一片神色匆匆,仿佛在和时间赛跑一样,每个人都很着急的样子。城主赫顿代表亚瑟家族欢迎了辉月夫人一行人的到来,但是相比于杰罗姆的盛情款待,赫顿的招待只能说是礼节性的客套。不仅如此,在将王尔德家族一行人送到宾馆的时候,赫顿还特意对众人叮嘱道:“城里最近刚来了一批海外的奴隶,马上要举行的拍卖会将吸引来四面八方的奴隶贩子,这些人鱼龙混杂,干什么的都有,为了安全起见,最好不好乱跑。”

    赫顿的本意无疑是希望王尔德家族的小少爷能够听话的待在屋子里,直到一行人补充好给养、修整完毕就可以上路离开。他哪里知道,自从在期末考核时听桑德斯说起他的来历之后,弗雷德就一心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像当初的亚瑟公爵发现桑德斯那样,在奴隶市场上淘到宝。本来,他对贝都因的了解还只限于书本上片面的描写,赫顿这么一说,弗雷德当时就心思活络起来。

    侍卫长艾尔文当然是希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辉月夫人对儿子什么脾气还是了解的,于是她把克里斯蒂娜叫来,帮她给凉月国的亲朋好友挑选合适的礼物。同时嘱咐艾尔文,带上两个得力的手下,陪少爷去集市上看看,天黑前回来就行。

    走在贝都因的大街上,结合书本上读到的情况,弗雷德又用了两个小时才对这里的情况大体上有了个了解。他们住的地方,是贝都因的中心区,一个城市所必需的宾馆、餐厅、货币交换所、商业街道该有的都有,只不过相比于其他地方的奢华风格,这里的风格更趋向于简单低调。中心区北面,是货物和物资集散中心,其中一半是国家采购的物资,包括战略储备和军需品,另一半则完全是民间客商的货物。中心区南面,就是弗雷德此行的重点:奴隶集市。

    说是集市,实际上这里关于奴隶的交易是一套完整的体系,从外来奴隶的体检,到不同种族、个体强弱、技能熟练程度、文化情况的测试区分,再到面向南来北往的买家的集中展示区,以及气氛最热烈、人性最冷漠的交易区。虽然拂晓大陆总体是文明和发展为主流,但是因为战乱等原因,奴隶制却从来没有真正废除过。只不过,现在的奴隶全都是异族等外来者,本国居民是完全受法律保护,不会成为奴隶的。

    弗雷德在艾尔文的精心保护下,用了一上午的时间,逛遍了集市的大部分地区,简单吃过了午饭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奴隶的集中展示区。在这里,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形形色色什么样的奴隶都有,弗雷德眼前看到的这一批,共同点就是黝黑的肤色。这里的工作人员告诉弗雷德,这批奴隶全都是从西海岸对面的群岛上逃难过来的。即便明知道会成为奴隶,但他们还是跨过海洋到达了这里,如果留在家乡,一定会在部族冲突中被当做炮灰牺牲掉。

    弗雷德记得自己第一次在书本上得知奴隶这个群体的时候,就和贾维斯博士进行过一次激烈的探讨,贾维斯博士告诉他:最初,他也觉得奴隶制是毫无人性的,必须坚决予以取缔。但是国王陛下面对他的质疑,并没有动怒,而是拿出了许多真实的案例摆在他的面前。这些详实的报道其实只说了一个事情:玫瑰王国从来没有主动到任何地方去强迫任何人当奴隶。但是在海洋的对面,那些村庄大小的岛屿上,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很多原始的还未开化的部族之间总是为一些在文明社会看起来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发生动辄灭族的流血冲突,很多岛国居民为了生计,迫不得已没有办法,只得偷渡到海洋这边的玫瑰王国。

    对于这些难民,玫瑰王国一开始是无条件的接受的,但是文化的不同导致了接纳之后出现各种社会问题甚至治安问题。无奈之下,当时的国王陛下只得采取了司法大臣和治安官的建议,那就是:对于一切不请自来的外来者,玫瑰王国无法对其提供平等的居民身份。他们将以奴隶的身份进入奴隶市场,依据自己的才能、实力或者其他有价值的表现来为自己争取身份和地位。只要能够证明自身能够对玫瑰王国做出积极贡献的,可以依据贡献大小给予居民甚至贵族的身份,但是对于那些身无长技、就是来混吃等死的人,要么原路遣返,要么作为奴隶,凭劳动换生计。

    所以,弗雷德虽然仍旧对奴隶制充满抵触,但是对这些难民想出更好的解决方案之前,他也觉得,目前还真的只能继续这样的方式。毕竟,如果对外来者太过优待,那对本国的居民无疑是一种压迫。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弗雷德很快的逛完了四个展示区中的三个,他看到,这些奴隶身上最明显的一点特征就是:目光呆滞、神情沮丧,似乎完全对未来失去了希望。这也难怪,海岛上的生活方式和内陆是截然不同的,很多在海岛上的工艺和技术在陆地上都失去了用武之地,还有一些岛上的文化和教育从业者更是如此,流落在外的岛国居民,已经完全不需要再学习曾经的文化,他们需要的是,开启新世界大门的钥匙。

    就在弗雷德脸色凝重,以为自己这次就要空手而归的时候,他却在最后一个展示区的角落里,发现了一个在人群中相当特别的家伙。这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年轻人,长得高高瘦瘦的,皮肤跟其他人相比,并没有那么黝黑,而是一种健康的棕色。他的头发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卷曲,而是干净利落的推平了。最引人注意的是这家伙的眼睛,在其他所有人都目光呆滞的低着头发愣时,他的两只眼睛却如同发光一般提溜提溜的四下打量着什么。

    还没等弗雷德说话,工作人员就主动对他解释道:“尊敬的少爷,您是不是想问,那个看起来跟猴子似的家伙是怎么回事?”

    弗雷德点点头,王尔德家族称职的仆人足够了,他需要的,是一个绝对忠心于自己、同时又足够机灵、能参与到炼金实验的伙计,如果说今天看到的所有奴隶只有一个人合适,那一定就是眼前这家伙了。可谁知工作人员却笑着摆摆手,对弗雷德说道:

    “您有所不知,选奴隶不同于选佣人,首先要考量的并不是才华,而是安全可靠。一个奴隶,即便有些本事,可如果不服从主人的管教,甚至时刻准备伤害主人,这样的奴隶显然是绝对不能要的。您看到的那个家伙叫格力默,他是去年被送到这儿的,从那时起,到上个月,已经有过四次逃跑的经历了。我虽然不知道您来这是想挑一个什么样的奴隶,但是格力默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除非您是有特殊的癖好或者把他买回去就是为了杀掉,不然我不建议您继续盯着他,您看,他知道我们在讨论他,正盯着您呐!”

    果然,那个叫格力默的奴隶此时把头偏向一侧,正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弗雷德一行人,弗雷德目光和他对视了几秒,然后问道:“你说他去年被送到这的,难道有人教过他我们的语言吗?”

    “只是一些简单的对话,方便干活的指令什么的。可谁知这家伙特别聪明,居然靠观察别人说话,自己偷偷的学会了。老天在上,看着他我有时甚至会冒出一个荒唐的念头,您说,假如他的主人是一位魔法师,那这家伙难道还能学会魔法不成?”

    弗雷德移开了目光,和众人一起哈哈笑了两下,然后突然问道:“那么,这家伙怎么卖?”

    工作人员一愣,刚想说话,一旁的艾尔文却对弗雷德说道:“少爷,您忘了出来时夫人说的话了?您可以随便走随便看,但是今天不允许买奴隶,您可别忘了,我们是要去凉月王国的,出国的手续已经办好了,这时候带一个来历不明的奴隶,弄不好会引发外交纠纷的!”

    弗雷德一拍额头,对,把这事忘了,那好吧,只能以后再说了。于是,一行人就这么离开了奴隶集市,返回宾馆吃了晚饭。弗雷德在自己的房间里继续练习“盘古炼体决”,但不知怎的,今天却迟迟无法进入状态,心血来潮,仿佛有什么大事要发生。

    半夜的时候,南边的天空突然涌起一片火光,随后就变得嘈杂起来,叫骂声、嘶吼声、惊呼声在夜里格外的刺耳。弗雷德立刻冲出门去,叫醒克里斯蒂娜和侍女蕾娜,不容分说的把她们俩推进了母亲的房间里,三个人在一起,总要安全一些。刚想下楼问问艾尔文出什么事了,却见管家保尔急急忙忙的走上楼,“少爷,艾尔文骑士长已经派人出去打听消息了,剩下的人都在岗位上值守,您和夫人、小姐的安全不必担心,我就在这守着,您回去再休息一会儿吧。”

    弗雷德点点头,从火光的方向来看,出事的地方似乎是奴隶集市,不过保尔说得对,这个时候出这种事,还是在房间里等待天亮比较好。

    弗雷德回到房间里,才关上门,就察觉到一丝异样,刚想开灯一看究竟,黑暗中却突然冒出一只手将他的嘴捂住,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别动,我不会伤害你!”

    一瞬间,无数念头从弗雷德脑海中闪过,但是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他最先想到的竟然是白天在奴隶展示厅看到的那个明亮的目光!

    拧身、扣腕、过肩摔!

    弗雷德一个轻巧的反击就将身后的家伙摔倒在地上,然后顺势压在他身上将他制住,借助着窗外的亮光,他终于看清了此人的样子。

    “格力默!”

    弗雷德和格力默怪异的盯着对方,亦如白天的样子。半晌,还是弗雷德率先开口问道:“你又逃出来了?”

    格力默点头。

    “那你不往远点跑,上我这儿干嘛?”

    “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找我干嘛?”

    “白天的时候,我听见你说的话了,你想买下我。”

    “是,我是有过这个打算,可后面的话你也听到了吧?我不能带你走!”

    “请您务必想想办法,我和其他人不一样,您收留我一定不会失望的!”

    弗雷德刚要问格力默,你说的不一样是指什么?突然管家在外面敲门:“少爷,弗雷德少爷,我听见里面有动静,您没事吧?”

    弗雷德扭头看向门口,才刚刚犹豫了一秒,格力默的眼中却忍不住淌出了热泪,这场景让弗雷德心头一颤,“没事,我刚不小心撞到了,你回去吧!”

    “好的少爷,有什么需要尽管叫我,我就在外面。”

    弗雷德听见管家的脚步渐渐远去,这才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压制格力默,让他坐起来,给他一个说服自己的机会。

    “在你开口编故事之前,我要让你知道你在跟谁打交道,我的名字是弗雷德里希,我出身于玫瑰王国八大守护骑士之一的王尔德家族,如果你敢欺骗我或者伤害我,那你一定会后悔,因为我不会把你交给奴隶市场的人,我会以魔法师的手段亲自干掉你,听懂了吗?”

    格力默战战兢兢的点点头,然后在弗雷德的示意下,开始了陈述:“我的名字是格力默,我来自海洋上的岛国阿米奴王国,我的父亲是上一代国王,他被我的叔叔阿尔法阴谋发动政变害死了,但是我在忠心卫士的保护下,一路向东逃了出来,不幸的是,当我们经历千辛万苦,终于到达陆地的时候,我的卫士们都牺牲了。只剩下我自己,被当做奴隶送到了奴隶市场。”

    “你等下,你刚刚说什么?你父亲是国王,那你不就是王子吗?”

    “是的,虽然我叔叔窃取了王位,但他并不被人民所承认,只要我能找到一支军队帮助我重新回到阿米奴王国,我就能再一次领导我的人民!”

    “再打断你一下,听着,我对你的身世很同情,真的,非常同情。我愿意在精神上谴责你的叔叔,但是实际上,现实就是,我,一个七岁的小孩,即便是贵族小孩,我也绝对没有帮助你复国的能力,你明白吗?”

    “我明白的。”

    “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你虽然现在帮不了我,但现在只有你能收留我。并且我相信,等未来你成长起来以后,你一定会拥有足够的能力帮我。”

    “等等,等等,你似乎忘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啊?我为什么要帮你?或者换个说法,帮助你复国,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我说过的,我和其他奴隶不一样。我是王族出身,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拥有许多技能,只要你信任我,我现在就可以帮助你做什多事,甚至那些我暂时不会做的,我都可以很快的学会。”

    “恩,这个,姑且相信你好了,你看起来确实挺机灵的。不过,就算你能很好的完成工作,我也没必要劳师动众的帮你复国吧?”

    “不会让你白忙的!未来,只要你能帮我复国,那么阿米奴拥有的一切,无论是自然资源还是人口,都分给你一半,我是国王,你也是国王,这个条件如何?”

    弗雷德必须承认,他动心了。当格力默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仿佛都能看见,无数的金子从天而降,还有数不清的炼金实验室拔地而起。。。

    一个国王潜力的奴隶,不要不白要,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