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慕容少爷的逃跑新娘 > 正文 第82章 请自重 ,宁小姐
    “慕容翰!你给我站住!”宁心看着离开的慕容翰,不顾众人的神色,直直追上慕容翰。

    慕容翰眉头微皱,冷冷看着宁心那抱紧自己的手。

    “慕容翰,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六年了,我全部的青春都给你了,你不能就这样把我丢弃了!”比起被东方打脸,慕容翰的一字一句更是在凌迟宁心的心。

    “慕容翰,我付出了这么多,难道你就不能看看我么?你为了她一个宁夏,那么狼狈的日子,我都陪你熬过来了,难道你就不能看看我么?我有什么地方不如她一个宁夏啊!”宁心的脸上布满了泪痕,拼命摇头,不愿意承认这件事。

    “放手!”慕容翰的脸色黑如锅底,本身就是洁癖,若不是众人围观。

    慕容翰早就甩开宁心了。

    身边的那些人此刻都在围观着宁心两人,陆浩然带着的钱教授就走了。

    “啊翰,我不放手,我不甘心!”宁心看着一脸决绝的慕容翰,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始终不愿意放开慕容翰。

    慕容翰只能将她的手给掰开,一根一跟掰开,但是宁心就像是毫无感觉一样。、

    “慕容翰,你不能走,你不能走,我什么都没有了,我不能在失去你了!拜托拜托你,真的不要抛弃我好么?”

    众人看着苦苦哀求的宁心,纷纷不知所云。

    李恒倒是惋惜似的摇摇头,宁家二小姐是个好的,怎么姐姐就成了这般模样。

    那些记者想偷拍什么,触及慕容翰那张阴沉的脸色的,哪里还敢拍,一个两个逃命似的跑了。

    “宁小姐,你还请自重!”慕容翰就觉得自己就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啊翰,你为什么这么绝情,难道你就不能看看你身后的我么?我并不觉得我哪里比那个东方宁夏差,我也不觉得我哪里比不上我妹妹,为什么6年了,你就不能看看我么?”

    “你没有资格提她们,你也没有资格跟她们比较!”将宁心给扶正,慕容翰看了一眼宁心,就走了。

    走的那般决绝,走的那般无情、

    慕容翰就是宁心心中的最后一个稻草,现在那根道稻草就这样烟消云散了,内心深处宁心直觉得阵阵冰凉、

    仿佛被凑空了全部力气,宁心跌坐在地。

    脑海中全是这几年的回忆,当初宁夏刚离开的时候,慕容翰那找醉的时候,慕容翰自残,甚至烂醉在大街上。

    不都是自己陪伴的么?

    想到那些日子,宁心就觉得阵阵的嘲讽。

    “当年我帮了你这么多,为什么你就像是看不到一样,难道你真的这么无情么?慕容翰?”

    校长办公室里,所有人都已经散去。

    唯独宁心整个人失魂落魄,跌跌撞撞起身,就撞入一个红色男人怀中。

    “没想到,这么多年没见,宁小姐把自己弄得很狼狈啊!”男人邪魅的一笑,打横的直接将宁心抱入自己怀中。

    宁心似乎也没到这个男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微微惊讶了几分。

    “既然,他们都不喜欢你,不如宁小姐何不委屈委屈,投入我的怀抱!几年前我可就是跟宁小姐说过,我愿意成为宁小姐最温暖的怀抱。”

    “你是你,他是他。你又可能成为他!”这个男人虽然,没有很大的本事,但是似乎也差不多能与慕容翰比拟。

    既然慕容翰都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那自己是不是也该真的做一个选择?

    即使结果如何未知。

    宁心在自己的心中飞快盘算着,男人似乎也给足了宁心时间。

    “你想要亲眼看着慕容家衰弱么?我能帮你!”男人的脸上露出志在必得的微笑,怀中的女人虽然没说话,却抱住了男人,送上了自己的香吻。

    “老头子,你这次准备待多久?”那边全是记者,东方宁夏只能把莫言带到自己的办公室。

    这个办公室是前几日陆浩然准备的,原先是觉得麻烦,没想用,如今这些记者一闹,自己今后再跟吴老他们在一个办公室,难免少不了要各种的指导。

    “你这丫头,哪有你这么说话的!”莫言白了一眼宁夏,拿出自己怀中的那张老照片,一脸心疼的看着那张老照片。

    “丫头啊,这是我跟我家老婆子的合照,你看看这眉宇间像不像你啊!”莫言的眼神在触及那张照片的时候,难得的闪过几分柔情。

    “是是是,老头子我咋觉得看着照片你都能做我爷爷了”宁夏看了一眼那张照片,只觉得很眼熟,就像是在那见过一样。

    照片上的女人还很年轻,若是仔细看的话,宁夏确实有几分相似。

    “老头子啊,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我怎么觉得这上面的女人很是眼熟啊!”恍然间,一抹记忆闯入宁夏的脑海。

    “夏夏啊,你要帮姥姥找到姥爷好么。你姥爷啊是个医术高强的人,姥姥可能等不到姥爷回来了!”一名年近50的女人在床上看着躺着,脸上带着安详。

    在窗边,还有一个年级很小女孩子在那拉小提琴、

    老人在小提琴声中,面带微笑,走完了自己这一生。

    东方宁夏几乎就在瞬间抱头坐下,记忆里的夏夏是谁?姥姥是谁?那个小女孩是谁?

    脑海就像是要粉碎了一般,绞痛着宁夏每一个细胞,越来越多的画面逐渐闯入宁夏的脑海。

    “夏夏,你怎么了?”莫言几乎是第一时间将宁夏扶到椅子上,宁夏深深的皱眉。

    “莫老师,夏夏怎么了?”魏一凡几乎也是瞬间就到了莫言身旁,看到宁夏那张惨白的脸,还抱头的模样,额头上密密麻麻全是汗。

    这丫头肯定是已经隐忍了很久,不然刚刚也不会提前离开。

    “你赶紧叫救护车,她需要立马去医院!”若不是这些年宁夏就一直好好的,莫言都快忘记了宁夏脑海内的淤血。

    看来如今是淤血扩散或者移动了,也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得强行开颅。

    “莫老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魏一凡挂了电话,着急看着宁夏,自己才刚刚找到这个表妹,希望上天不要太快的将她带走。</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