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中医也开挂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病情与医术的关系
    ,

    张帆果断摇头拒绝,这根本就不是他能做的事情。

    “张医生,你的情况姜老都跟我说过了,我知道你医术超群,现在缺少的就是名气。

    如果张医生肯来我们学校做个教授,对你名气的增长,是显而易见的。”

    赵玉国说了一个他自认为张帆没有道理拒绝的理由。

    如他所想的,对于中医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名气了,有的时候,你空有一身医术,年龄不够,名气不够,别人也不敢轻易相信你。

    “赵主任,我想还是不用了吧,做教授什么的,我也没时间去上课,况且我也不需要增加那些虚名。

    我只要做好我自己的本职工作,尽力把找我看病的人给看好就可以了。”

    张帆再一次婉拒了赵主任的好意。

    赵玉国看了看旁边的姜良铎,本来他以为张帆不会拒绝,毕竟燕中医的教授,别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进呢。

    “既然张医生不想来,那我也不多说了,如果以后张医生有这种想法,可以随时来找我。

    哎对了,你那本书的出版方找好了没有?”

    燕中医想把他那这本书当做一门教材,但是现在好像还没有发行出版。

    “目前还没有。”

    此时,站在旁边的姜良铎开口说道:“其实已经有好几家出版社都找到我了,他们以为书的作者是我,我跟他们说了我不是作者,也没有透露你。

    有一家出版社给的价格还是不错的,每卖一本书,作者可以抽成百分之十八。

    你如果觉得可以,我可以帮你联系这家出版社。”

    不是没有出版社找张帆,而是被姜良铎给拦下来了。

    “行,我的意思卖一本,最好能抽成百分之二十,如果他们愿意,版权交给他们也行。”

    书籍的出版,成本有很多,印刷成本,宣传成本,销售渠道,包括人力成本,发行公司也要赚钱,如果他们同意给张帆百分之二十,已经算不错了。、

    张帆最近确实缺钱,不要说上新的手术设备了,就连任家的钱,他想还都还不起。

    “可以,我回头找他们谈谈。”

    谈妥了这件事之后,姜良铎就让钱玉国先走了。

    他则是留了下来。

    “我听说,任老爷子去世了?”

    姜良铎看着张帆,开口问道。

    任老爷子是张帆在调理的,这个大家都知道,今天他突然听说任老去世了。

    第一想法就是张帆可能会有麻烦。

    张帆点了点头。

    “保姆太疏忽了,大冷的天,老爷子摔倒在地上趴了许久,阴阳崩坏,气血溃散,昨天我去的时候,就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任家人也太疏忽了吧?”

    姜良铎摇了摇头,真的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纵然你医术在高明,也抵不上老天的一次意外。

    “你也不用太自责,毕竟你也尽力了,老爷子明天就正式下葬了,到时候一起去吧。”

    姜良铎得知不是张帆造成的,心里也踏实了一些。

    ……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爸凑过来跟张帆说道:“最近我们治疗类风湿的药,卖的越来越快了。”

    他们张氏医馆在燕京本来是没有什么名气,要说有名气,也只是上层的一些老中医,介于张帆的存在,会给予相应的尊重,在民间是没有太大名气的。

    但是这几天,来往医馆的病人越来越多了。

    他们毫无例外,都是过来拿治疗类风湿的药的。

    “卖的快当然好啊,加大煎药的量,我们现在缺钱。”

    “我的意思是说,药这么好卖,要不要跟制药公司合作,把这副药彻底的推广出去?”

    张景硕也知道医馆缺钱,如果跟制药公司合作,在全国销售,那来钱多块?

    “爸,有一件事您可能还不知道,人老去世了。”

    张帆此话一出,张景硕手里的筷子差点掉到地上。

    “你说什么?”

    他惊讶的看着张帆,任老的身体对他们来说,至关重要!

    “我三天前还去给他行了针,老爷子身体还不错啊?”

    张景硕想不明白,老爷子怎么突然就去世了。

    “昨天任家找我,说老爷子不行了,我过去看了一下,只剩最后一口气了。

    这跟我们关系也不大,主要是他们保姆太不小心的,让老爷子摔倒了,而且在外面趴在石板上许久。”

    张景硕沉默了许久。

    “那我们这处门面?”

    “我的想法是,赚到钱之后,按照市场价还给他们。”

    张帆不想亏钱别人,说好的让别人活到年后,却没做到,好处自己也不能要。

    老爸点了点头。

    “行。”

    ……

    任老爷子的出殡仪式一直拖到了第三天才进行。

    张帆跟老爸自然去了,姜良铎和周贺国也去了。

    老爷子在燕京颇有名气,来的人非常多,各处的领导,也都来送花圈。

    甚至还有记者过来报道。

    张帆他们只是远远的站在外围观看。

    “张帆,你觉得老爷子真的是油尽灯枯,不可医治了吗?”

    大家一边听着远处有人在念悼词,姜良铎一边开口。

    张帆看了看他。

    “我不太明白姜老您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止是他,旁边的周贺国跟张景硕也看向他,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的意思是,病情与医术之间的关系,如果医术足够的高,是不是老爷子就不会死?

    甚至就算他只剩半口气,也能把他从鬼门关给拉回来?

    就像之前,我们几个都没有办法保证老爷子能活到年后。

    你利用针灸辅以汤药,就能让老爷子重获生机。

    假如是陈老来为任老爷子诊治,是不是老爷子就不会死了呢?”

    这时候大家都知道了,姜良铎就是在感慨。

    感慨他们这些医生的医术有限,终有很多遗憾。

    “我相信医术的发展没有尽头,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都是在尽可能的探索生命的本质。

    但我也相信遗憾总是存在,哪怕医疗再好,人能活一百岁,也免不了遗憾。”

    张帆用系统自然是知道的,现在自己医术各方面,最高的等级也不过四级。

    如果系统中每一项他都能达到五级以上,那天在任家,他也不至于说出无可奈何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