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顾少爷的心尖妻 > 正文 顾忘番外178 悄无声息
    风和日丽的午后,阳光透过绿树的枝桠,在柏油路上投射出斑驳陆离的倒影,像一块块奇妙的色彩拼图。

    街边的饮品店,别出心裁的在这样的阳光下撑起一把把漂亮的大伞,大伞的下面,安置着一张张平铺着格子的圆桌,待在这里的人同马路上来回奔波的人不同,他们多了一份闲适和淡雅。

    赵以诺提着水壶,往自己面前的茶杯里倒了第四杯水,一旁的顾忘实在看不下去了:“你少喝一点儿,他们俩还没来呢,我们单也没点……”

    赵以诺摇了摇顾忘的胳膊:“中午吃过之后就一直口渴了,接到山猫和娜娜的电话就往这里赶,一听说他们俩和好了,我连水都来不及喝,打了车就过来了,你现在还嫌弃我喝水多!”

    顾忘笑着摇头:“我不是嫌弃你,我是怕你现在喝多了,等一下他们来了,大家都在开怀畅饮,而是你却急着要上厕所……”赵以诺听完就佯装生气要伸手打他,顾忘赶紧按住赵以诺抬起的手,一边还装模作样的看看四周。

    勾勾手示意赵以诺凑过来之后,低声在她耳边道:“你白喝人家这么多水,我们又没有给钱,你想让别人认为我们是来吃白食的啊。”

    闻言赵以诺觉得也是,于是也顺势看了看四周,果不其然,确实有几个年轻的服务员用好奇的眼光打量着他们,嘴里还小声嘀咕着,看穿着也不像是缺钱的人啊,怎么快在这儿喝一下午白开水了?

    赵以诺把面前的杯子默默推了开,看来再渴,还是要稍微控制一下的。

    顾忘克制住嘴角的笑:“咳……我去打电话催一下他们。”

    还没等他拿起手机,赵以诺就指着不远处两个身影喊道:“来了!来了你看!”

    上官娜娜摘下自己的斜挎包放在一旁的空位上,一脸的歉意:“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来晚了。”

    “开车来的?”顾忘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转手递给上官娜娜。

    “嗯。”上官娜娜很老实的点点头。

    顾忘伸着食指指着山猫哈哈大笑:“哈哈哈山猫你开车的技术应该得有所提高啦,不然每次都是娜娜开车带着你,你好意思吗?”

    山猫小声嘟囔道:“分明是娜娜不让其他人碰她的宝贝车子……”

    赵以诺手里也拿着同样的菜单,她歪了歪头:“娜娜想点什么呢……?”

    上官娜娜随意翻了翻手里的菜单,一脸无奈的把菜单传给旁边的山猫:“我想不到,还是山猫你来吧。”

    山猫随意点了一套四种口味的咖啡就吩咐服务员下去了,他今天显然心情很好的样子,和服务员讲话的时候都是笑脸相迎,完全不像平时一副失了魂儿的苦大仇深脸。

    “老大,宸皓最近怎么样了?”

    顾忘和赵以诺相视一笑:“说起宸皓,这事儿还多亏了以诺,得亏她那段时间还能想起来把宸皓送到我爸我妈那儿……我们得了空子就会过去看他。”

    赵以诺叹气:“自从顾氏出了事儿之后我才知道,孩子就是你对生活的一个承诺,一个责任,你可以过的不好,但绝对不能让孩子跟着一起受罪吃苦……”

    上官娜娜有些费解:“以诺姐……说的太深奥了……”

    赵以诺捂着嘴笑:“等你们俩有孩子了就会明白的。”

    顾忘也顺着赵以诺的话讲:“是啊,如果生的是女儿那咱们两家还可以做亲家呢,如果是儿子,也可以考虑做结拜兄弟啊!”

    山猫低着头笑,见上官娜娜脸上有一丝尴尬和难以言喻的表情过后,他伸着胳膊肘拐了拐上官娜娜:“娜娜……”

    上官娜娜没有看他,而是对上了赵以诺和顾忘的眼神,她的言语异常正经:“我们没有这个打算。”

    山猫心里虽然咯噔一声,但是他还是极力扭转这尴尬万分的局势:“那个……暂时没有。”

    就算是暂时没有,也不要回答的这么干脆果断吧,感觉就好像……就好像是刻意在回避什么了,赵以诺这样想着,甚至还有一点儿异样的感觉,她怀疑是自己多想了,但是扭头看到顾忘的嘴角勾的也十分勉强,她确信,不只是她一个人这样想的。

    这个话题显然不能再进行下去了,不然大家的表情都要凝固了,山猫作为目标人物,自然是要站出来解围的去,他率先打破僵局。

    开口道:“之前和娜娜有些小矛盾,让你们也跟着我们一起一起着急不安的,早就想请一顿饭,但是一直公司那边都离不开身子,今天正好有机会,说好了,这餐我来买单。”

    “对吧娜娜。”

    上官娜娜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过来问自己,眼神有片刻呆滞:“啊,是。”

    “有些矛盾虽然暂时不在了,但是我们之间还是存在有很多不合拍的地方,或许时间能够改变一切,但也许时间都拿我们没有办法,我们能做的,就是过好现在的每一天。”

    上官娜娜娓娓道来,只是这话里有话,实在让顾忘和赵以诺感到费解。

    就算山猫再笨,他也能够有所感知,那场风波之后,他的娜娜,好像真的变得不一样了。

    赵以诺越听脸色越难看,她都没有再观察一旁顾忘脸上的表情,而是直接站起来,拽着上官娜娜就往厕所的方向去。

    赵以诺要说什么,上官娜娜多多少少都能猜到几分了,她脸上仍然笑着,又有些略带歉意的跟顾忘说:“失陪了顾忘哥,我先陪以诺姐上个厕所。”

    厕所里并没有人,赵以诺一进去就关上了后面的门,她关门的声音比较重,长了心的都能感受到她现在有点儿生气了。

    但其实赵以诺脾气还算不错,而此刻她也没有真的生气,她只是很困惑,觉得眼前的上官娜娜很陌生,她不再是那个谈到山猫就会脸红的小女孩了,她身上,有什么东西在悄无声息的改变着。

    门被关上冲击到门槛上的声音让两个人都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