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郁色桔梗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打通了
    ,

    蓝启看着他潇洒的背影,心里不免有些担心,他本就是来督促少爷赶紧完成任务的。现在都怪自己的粗心大意,拖了整个任务的后腿。

    有些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真的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洁白的病房里,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微微睁开眼睛,阳光有些刺眼的照了进来。

    进来的护士看到眼前的场景,问道

    “赵医生你行啦,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其他的不适。”

    赵宇看着她,然后摇了摇头,伤口的位置还是有些疼。

    “我这是怎么了?”

    护士看到他的反应道

    “赵医生,你不会忘了吧,昨天晚上,有人闯进来,您受伤了呀。”

    赵宇听着她的话一遍小声低语“有人闯了进来。。。”然后脑海里映起昨天的画面。才回想起来整个事情的过程。

    “柠柠呢?!她怎么样,还有昨天晚上那个黑衣人,有没有抓到?!”

    护士上前将他的病床缓缓摇起来,好让他靠着舒服些

    “哎呀赵医生,你不要紧张,小心伤口。放心好了,小小姐,她一点事情都没有。至于黑衣人,跳窗户走了,小小姐就没让继续追。”

    “没让追?为什么不抓住他?”

    “这我也不知道,也没敢问,不过小小姐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在你的房间守了好久,后来又去了老爷的病房,一呆就是一个晚上,早上一大早都没有洗漱,就出门了。”

    赵宇听着她的话,有些惊讶的问道

    “出门,去了哪里?!”

    “好像是去了北海山苑,应该是赫连先生的住所,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还是听佣人们议论的,说吴妈试图阻拦,可是小小姐根本就不听劝阻执意要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赵宇听了她的话,轻轻的斜靠在床上,想着事情。难不成,昨天晚上的黑衣人和赫连沐枫有关系。她去赫连家是为了兴师问罪,还是寻求帮助。

    不过现在看来,自己的嫌疑倒是洗清了,至少在柠柠这里是这样的。暂不管这个黑衣人是谁,原本还想方设法的想要洗清自己在她心里的嫌疑,没得办法。现在看来全是‘得来全不费工费了。’

    冷柠信号恢复回了冷宅,吴妈已经做好了饭。

    “小小姐,怎么样,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冷柠安慰的答道

    “没有什么事情,吴妈放心吧。”

    “那就好,小小姐,饿了吧,看你脸色这么差,赶紧的去洗过手,吴妈给你炖了鸡汤。”

    “可是,吴妈我不太有胃口。”

    “怎么会没有胃口呢,小小姐,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你昨天晚上就没休息,今天一早就出门,也没吃东西。这冷宅还指望着你呢。你要是在病倒,大家哪里还有主心骨。”

    冷柠听着她的话,自然也知道她的用意。强颜欢笑道

    “哎呀我知道了,吴妈,我听您的,我吃还不行吗”

    吴妈听着她答应吃饭,高兴的往厨房走去。

    “这才是我的好孩子。”

    冷柠换了鞋子,洗过手,原本想要去病房看看赵宇的情况。就看到赵宇裹着纱布走了过来。

    “阿宇,你怎么样,有没有感觉好一点?”

    赵宇看着她的面色不太好看,便知道,她去找赫连沐枫的结果如他所料。

    “我没事了,柠柠,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

    冷柠听见他的问话,心里更是觉得对于之前误会他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

    “我没有事,谢谢你啊,阿宇。如果不是你。。。”

    冷柠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赵宇打断了,他笑摸了摸她的小脑袋道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谢不谢的,只要你没有事情就好。只不过。。。没想到这潜入的凶手,下手会这么狠,如果不是我反应的快,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可就是你了。”

    冷柠听着他的话,有些哭笑道

    “谁说不是呢。。。想想还是有些后怕,幸好有你在。”

    赵宇看着她,继而又开口道

    “柠柠,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凶手应该是赫连沐枫身边的那个助理吧。”

    冷柠也没有想要可以隐瞒的意思,因为就事情发展的状况来看,他肯定也猜到了,昨天晚上出现的人就是蓝启。

    “是啊,就是他。”

    “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冷柠看着院子里的风景,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这会儿她冷静下来了,至于凶手到底是谁,只能说赫连沐枫的嫌疑最大,也是最有可能的,而且他也有这么做的动机。

    只不过,在赫连家面前了,她们冷家就是人微言轻,即使知道真相又能怎么办呢。又哪什么与他们抗衡呢。

    “嗯。。。走一步看一步吧,阿宇,吴妈已经做好饭了,你先去餐厅等着吧,我去看一下外公就回来。”

    说完冷柠便向着冷焱的病房走去。

    赵宇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以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明深意的笑。

    冷柠来到病房看着床上的冷焱,眼底的雾气让人看不清她此时此刻的心思,她转身将身后的窗户轻轻打开,天天的空气混合着泥土的香气飘了进来。

    看着眼前的桔梗花,她的情绪少少平复了一些。

    春去秋来,院子里的桔梗花已经渐渐枯萎了许多,就好像年迈已久的老人,满头白发,沧桑的脸颊上又带着祥和高贵的气息。

    可能是室内的温度比较多适宜,窗台上的这几盆桔梗花还是浓郁的白色,纯洁又美丽。

    出门吩咐了,门口处等候的佣人和保安,这才向着餐厅走去。

    虽然此时此刻,她也无心茶饭,但是又想来,现在的这种情况她好像也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每个人都各怀心思,又岂是她一个小姑娘可以猜透的。

    吃过饭后,没有和家里其他人多说什么,冷柠蹭蹭上了楼。

    楼下的吴妈也看得出来她有心事,所以当赵宇想要叫住她的时候,被一旁的吴妈及时制止住。

    冷柠洗了个澡,坐在飘窗上,透过窗子看向院外,一个人静静的发呆。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喂,柠柠。”

    冷柠听着对方的声音,眼睛里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浅浅”

    墨浅原本只是闲来无事,也不知道冷柠的手机通了没通。没想到,真的打通了。

    “柠柠,你们家信号恢复啦,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听着墨浅在对面叽叽喳喳的说着,她也适才意识到,刚刚只是本能潜意识的接了电话,没想到网络信号竟然好了。

    “哦,不好意思浅浅,我也是才发现的。”

    墨浅听着她有气无力的说着,不由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你怎么了,柠柠?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旁沙发上敲着笔记本键盘的双手,也随着她的声音停了下来,似乎也在等待她的回答。

    冷柠苦笑着答到

    “没,没有。没什么事情。”

    墨浅追问道:

    “那你怎么声音怪怪的?”

    冷柠进而答到:

    “可能是这两天太累了吧”然后又追问道:“浅浅,你,你们在d国怎么样,你好久没回家了吧,是不是玩的很开心。”

    墨浅听着她的话,心里不由的就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瞬间整个人像是蔫儿了一样,又躺回沙发上。

    长叹了口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旁的声音打断:

    “她是玩的开心,一回来就惹是生非。”

    声音一起,冷柠的眼睛里突然有了些光芒。

    “学,学长也在啊。。。”

    墨浅听着他的话,自然是要反驳了:

    “哎呀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手她慕容悦儿先找的事情,我又不是故意去招惹她!”

    冷柠听着电话另一端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争论着,嘴角轻轻上扬,想不到墨学长还有这么小孩子的一面。

    “对了,柠柠你外公。。。怎么样了?”

    对面传来声音,让冷柠又沉了口气。心里不免又低落了起来。

    而至于外公被下药和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想着也不用和他们说吧。一切等回来再说,他们现在远在他国,虽然平日素来要好,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私事。也不好去打扰他们。

    “还是和往常一样。。没有改善。”

    墨浅听着她的话,心里也是有些无能为力。

    反观一旁的墨痕,墨玉色的双眼,一脸严肃的看着屏幕上的各种信息。手里的拳头,慢慢的握紧。

    “柠柠,你也不要太担心,你外公他吉人自有天相,总会好起来的。”

    冷柠自然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但是心里还是舒服了很多。

    “谢谢你,浅浅。”

    墨浅听到她的话就开始嚷嚷起来:

    “你怎么又给我说这个谢字!我不是早就说过了,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说什么谢不谢的呀。对了,你们冷氏的所有股份,现在在我哥这里了。等我们回国后,哥哥就会转移给你,你就放心吧!”

    冷柠听着她的话,虽然感谢墨痕把她们家的股份权买了回来,但是这个人情也就是实实在在的欠下了。

    “谢谢学长,谢谢浅浅。这笔钱,以后一定会还你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