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沈长歌慕珩 > 正文 第679章 王爷太宠王妃了
    沈长歌起身,对秋月道:“收拾一下,和我进一趟宫吧。”

    秋月:”小姐,王爷吩咐了不让你出门免得动了胎气。“

    沈长歌失笑,“他倒是比我还小心,我就进宫见个人,没什么事的。再说了,我这腹中胎儿若这般经不起风雨,那他如何承受得了这人生百态?”

    秋月自知劝不动沈长歌,只好应允。

    ......

    沈长歌进宫的目的,是去见皇后一面。

    楚皇驾崩之后,举国服丧,不得张灯结彩、不得打扮招摇。

    皇后身着白色素服,衣摆处绣着海棠,靠在窗边的椅子上,她不施粉黛,眉眼间添了许多疲态。

    似乎一夜之间,老了许多。

    沈长歌缓步走来,她礼节毕至,一如往日。“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听到声音,转过头来,眼神木然地看着沈长歌,仿若早已料到她会过来。

    “有什么事吗?”

    沈长歌看了看殿中的宫女,示意她们出去。

    如今这楚国,是誉王说了算,宫人们不敢得罪沈长歌,纷纷退了出去。

    沈长歌道:“我有些事情想问问你。”

    她走在皇后面前,坐下。

    皇后:“如今你的计划已经成功了,还有什么值得追究的?”

    沈长歌:“皇后娘娘看上去似乎后悔了。”

    皇后摇头,“本宫并不后悔。”她只是有些感伤罢了。

    沈长歌其实能理解皇后的心情。

    王琅楚沛这一对帝后,执手相伴么多年,她以为他心中一直住着已亡人,所以待她疏离客气,实则他却在暗中保护她。

    临到死了,才发现彼此之间是心存爱意的,只是爱而不自知。

    而她,将他推向了死亡。

    沈长歌:“逝者已矣,娘娘要朝前看。”

    皇后淡淡抬眸,“看着仁儿和你们相争么?”

    沈长歌不语。

    皇后又道:“你大可放心,本宫从来不想让仁儿即位,他这点手段也争不过你们。”

    沈长歌:“我的确没把三皇子当作对手,不过他倒是给我惹了些麻烦。”

    皇后:“你当他争皇位是为了什么?聪明如你不知道吗?”

    沈长歌:“为了叶玖。”

    都这么久了,沈长歌以为楚仁应该淡忘了,谁知他还傻傻地等着叶玖,以为当上皇帝就可以得到她。

    皇后:“本宫会让他远离朝堂,远离皇城,不会与你们为敌。本宫从前算计过你,但也曾助你,此后恩怨相抵,你勿要为难仁儿。“

    “娘娘以为我是为了这事来的吗?”

    “不然?”

    沈长歌:“我只是想知道楚华的下落,你当时用假死药帮他瞒天过海,究竟是为什么?”

    皇后目光低垂,“楚华那孩子,小时候在本宫膝下养过一段日子,他唤过本宫几声母亲,本宫只是给他寻了一条活路,他不会再出现你们面前。”

    沈长歌知道皇后是个心善之人。”娘娘内心还是如此仁善。“

    皇后反问:“本宫杀了自己的妹妹和丈夫,还是个仁善之人吗?“

    沈长歌道:“那是他们背叛了你,若换成我,手段只会比你狠毒百倍。”

    皇后摇头,“害过人就是害过人,没什么好辩解的。”

    沈长歌不由在想,能让皇后这样的女子痛下杀手,妙姝曾经做过什么?

    这件事,沈长歌不会告诉楚玦,就让他的母亲一直保留完美的形象吧。

    ......

    从皇宫出来后,沈长歌就去见了楚仁。

    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了,楚仁变化很大,原本干净明朗想相貌,而今沧桑许多,下巴一圈的胡子,也没有修剪。

    看见沈长歌进来了,楚仁的眼神立马就激动了,“玖玖,你终于来看我了。”

    沈长歌幽叹一声,“殿下,我并不是叶玖,真正的叶玖已经死了,你要相信这个事实。”

    楚仁急道:“不可能,玖玖不会死的,你就是叶玖!”

    沈长歌将叶玖的兰花坠子递过去,“我有必要骗你吗?”

    楚仁:“不可能的!”

    “我来就是想和你说清楚,叶玖死了,很久之前就死了,我只是与她容貌相似的一个人罢了,我对你没有感情。”

    沈长歌的话直接而残忍,不留半分余地。她将兰花坠子放在桌子上。

    “若是真正的叶玖,怎会舍得让你如此难过?可见我不是她,我爱的人是誉王,你必须要相信。”

    楚仁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却又不得不接受,因为他宁愿相信叶玖已死,也不愿意相信叶玖爱上别人。

    沈长歌知道,楚仁需要时间来消化,她其实并不讨厌他,至少看得出来,楚仁对叶玖的确是一心一意。

    在这个世间,如他这样痴情的人并不多见。

    话已经说完,沈长歌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最后她留了句:“不要做以卵击石的事情,收手吧。”

    楚仁就是为了得到叶玖,才想去争一争皇位的,可是叶玖已经死了,他去争皇位有什么必要?

    没有必要了......

    ......

    傍晚时分,沈长歌才回到誉王府,她觉得身子很是疲惫,心想这怀孕的人,还很是娇贵,不过是走了几步,就累得不行。

    楚玦将沈长歌拦腰抱起,“你去哪里了?”

    沈长歌还没反应过来,“我......去见了皇后。”

    楚玦勾了勾沈长歌的鼻子,“不是说了让你好好养胎吗?”

    “可我成天待在府里,甚是无聊烦闷。”

    “那你也不许乱走。”

    “好吧。”

    “你若是觉得闷,明日我让叶王府的人过来陪你,想想你也许久没见到他们了。”

    “这倒是可以,我还真想念母亲他们了。”

    楚玦将沈长歌轻轻放在座椅上。

    这些动作让家丁暗笑:王爷还真是宝贝着王妃,就这么几步路,都舍不得让王妃走。

    沈长歌问楚玦:“这菜都是你做的?”

    自从有孕以来,沈长歌的口味变得十分挑剔,府上的厨娘都换了三批了,还是不得她的满意。

    所以楚玦干脆就自己亲自动手了。

    管家站在一旁掩泪,王爷真是太宠王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