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太神天下 > 正文卷 第一章 生魂秘术(一)
    坤盟大陆位于太神星东部,整体成椭圆形,四周岛屿环绕,海洋无边无际。位于坤盟大陆西部有一处地域,它横跨大陆五万里,独自占据坤盟大陆约十分之一的面积:西盟域。

    西盟域中最强大的八大家族:薛、罗、项、佟、月下、张、徐、邵,隐隐形成鼎足之势。

    邵家家族位于西盟域西部,整座城有三十公里长宽,成正方形,故得名四方城。四方城是邵家的根基所在,出西门过百里,就是茫茫大海。

    自从邵家大长老仙去,罗项两家联合八大家族之外的司马家族,开始缓缓吞并较弱的邵家。

    后院的五层别墅,族长邵东海走回住处。

    刚到楼下,就见房门呼的打开,丫环虹儿快步走了出来:“老爷,您可回来了。您快上去看看吧,夫人今天上午从朱神医那儿回来,就不说话,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

    “嗯。”邵东海应了一声,就慌忙加快脚步,来到三楼。推开房门,见夫人苏秀华静静的靠在躺椅上一动不动。只歪着头,静静的看着旁边婴儿床上方垂着的布娃娃和风铃儿。

    邵东海来不及关门,几步来到苏秀华面前,俯下身去,双手握住她的肩膀,关切的问道:“秀华,你怎么了?是不是孩子……”

    苏秀华转过头来,看着满是温柔的邵东海,顿时泪如雨下,抚着自己浑圆的肚子,已是泣不成声:“东海,呜……孩子,孩子,呜…呜…他没有灵魂,快…快,呜…呜…活不了了。”

    邵东海听了也是震惊无比:“什么!”伸手轻轻按在苏秀华的小腹上,默默感受着其中胎儿的心跳,胎儿的心跳坚实有力。再以意识探入胎儿身体尝试沟通,却丝毫没有回应。

    “是朱神医说的?”邵东海握住衣袖擦着朱秀华满脸的泪水,谨慎的问道。

    苏秀华强忍悲痛,点点头说到:“朱神医说,他曾经医过两个孕妇,也是像我这样,胎儿一切都正常。胎儿生产后,一脱离母体,就没了心跳。仔细探查,发现胎儿没有魂魄。我们的孩子,呜…呜…状况…呜…一样…呜…”说到这里,苏秀华又是泣不成声。

    邵东海听后,内心沉痛无比。朱神医分魂后期修为,作为一名治病救人的大夫,分魂后期,已经极其罕见。族内人生病,如果是族内大夫也束手无策的,就会到朱神医的医馆诊治。只要不是寿元将尽或者神魂俱灭,再复杂的绝症,朱神医都可以药到病除。

    苏秀华已经怀胎十月,近日即将临盆。族内大夫一直给苏秀华按时把脉,观察,胎儿一直都很正常。月下多金的夫人也是即将临盆,近日来四方城走动时,跟苏秀华说,经常会感觉孩子在肚子里踢她。可苏秀华这两个月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今天按耐不住,找到朱神医,却得到这样一个震惊的结果。

    邵东海想了许久,缓缓的冷静下来。帮夫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轻轻揉着她的脸蛋儿说:“秀华,你先别难过,我来想想办法。”

    “夫君,一定要救救我们的孩子呀,呜……”

    邵东海哄着苏秀华慢慢睡着,然后小心关上房门。轻声对守候在门外的虹儿嘱咐到:“夫人睡了,你们不要打搅她。”虹儿轻轻应声是,然后小心的退到离夫人房间远点的拐角处。

    邵氏府邸靠近后门,一栋两层楼房的附近和墙上,落了很多灰尘。本来黄灰色平整的墙面,此时看上去古老而沧桑。邵东海曾严令禁止,不允许族内任何人接近这栋楼10米以内的距离,小楼外更是禁止大声说话。

    邵东海站在门前,犹豫再三,还是对着房门轻轻问道:“东方先生,我可以进来吗?”吱呀一声,门开了一尺。只听里面一声沙哑细小的声音传来:“嗯,东海,进来吧。”

    邵东海侧身进入,转身小心的关上房门。刚刚转过来,屋子左侧桌子上的一盏魂灯自己慢慢燃起。魂灯发着昏黄的光,照亮了大半边屋子。在桌子靠里不到两尺的距离,摆着一张棕色兽皮的三人沙发。

    此时沙发上正仰面躺着一人,全身盖着厚厚的兽皮毯子。可能是油灯太亮了,他用一只手捂着眼睛。只能看见微微卷曲且无比油腻的头发,像是刚刚自己剪过一样,多年未洗,很是杂乱。

    邵东海往前几步,深深躬下身子,双手交叠抬起到头前方。恭敬的说到:“东方前辈,之前听您说,您修习的是炼魂功法。现在我的孩子马上就要出生,可是没有灵魂。东方先生,您有办法救我的孩子吗?”

    “嗯……”沙发上那人打个哈欠,静静的喘息了半分钟,才移开挡在眼睛上的手掌。抓了几下抓到兽皮毯子的一角掀落到地上,手臂撑着沙发扶手坐起身体,背靠在沙发上精神萎靡的看着邵东海。

    又过了差不多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那人才好像找回了一丝力气。艰难的站起身,扭了扭僵硬的脖子。捡起地上脏兮兮的长袍披在身上,又提了提裤子,紧紧腰带。这才伸手扶起躬身的邵东海,看着邵东海的眼睛,用颤微微沙哑的声音说道:

    “东海,20年前你在海里救了我,算是对我有恩。这么些年,你也从没有求过我什么。你不必多礼,灵魂之事确实是我擅长,我可以帮你。”

    邵东海顿时心中一喜,又是长施一礼:“多谢东方前辈!”

    那人又是伸手扶住道:“东海,我的姓名不必让人知道。你也别再叫我前辈了,你把东字去掉,以后就叫我方老吧。”

    “是,方老。”邵东海微微颔首道。

    随即二人便一同出来,方老在邵东海的左手边慢慢的踱着步子。邵东海想上前搀扶,却被方老制止:“不要紧,只是多年不出门,腿脚僵硬了。活动活动就好了,你前边走,不必扶我。”

    说着还抬起右腿抖了抖,可能是力气大了,裤腿上扬起阵阵尘土。邵东海在旁边尴尬的看着,也不敢说什么让方老洗澡换衣服的话,只能恭敬的等在一边。

    看着方老抖完右腿抖左腿,抖完左腿又用胳膊上上下下,前前后后拍打了几遍。方老看了看一地的尘土,和以自己为中心灰尘飞扬的空气。再看看一旁恭敬站立的邵东海,只得回头尴尬的挑了挑眉毛。

    又伸了几个懒腰:“嗯……真舒服。”走上前去拍了拍邵东海的肩膀道:“走吧!”

    三楼苏秀华房间。

    一个八角阵盘摆放在面地上,方老单手抓住一枚兽核,用力抓的粉碎,撒在阵盘上。阵盘亮起灰色的光芒,兽核粉末慢慢飘起,浮在阵盘的上空。砰!又是一枚魂核被抓碎,同样撒在阵盘上。随着十多个兽核的粉末撒在阵盘上,阵盘上原本灰色的光芒变成幽暗的黑色。兽核粉末化成神魂能量,在阵盘上方形成一个更加黑色幽暗的漩涡,漩涡对着屋顶越转越快。

    随着一颗接一颗的魂核被抓碎然后撒在阵盘上。渐渐的,在黑色漩涡的正上方,接近屋顶的位置。先是出现了一个肉眼可见的黑点,随着漩涡的旋转越来越猛,黑点越来越大。半个时辰后,黑点已经扩张到脸盆大小,形成了一个圆形的黑洞。往里看去,竟深不见底,仿佛灵魂沿着这黑洞一起去了。黑洞终于稳定下来,和黑色漩涡交相呼应,稳稳的停在黑色漩涡三尺之上。

    直到这时,已经消耗了一百多枚兽核。邵东海和苏秀华大气都不敢出,震惊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方老缓缓舒了一口气,略微往后挪了半步,将一支紫色透亮的笛子放到嘴边。

    嘴唇轻启,吐出一缕缕魂力注入笛子中,笛身从透亮的紫色逐渐变成黑紫色。按在笛身孔上的手指有节奏的律动着,笛身的颜色随着手指的律动,在紫色和黑色之间转换不停。笛子周围荡起彩色深暗的波动,沿着阵盘上的黑色漩涡往上冲去,然后消失在上方那幽深的黑洞中。

    笛子传出的波动通过黑洞,横跨多个位面,在多个宇宙虚空中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