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回档八零好事多磨 > 正文 第64章 不是天神
    ,

    一早起来,刘素玲就去市场上买了点橘子,几个苹果。

    她自己也没几个钱,还打算把那五十块钱还给秦白,所以还掂量着用。

    坐着公交车去了秦白学校里,刘素玲轻车熟路的去门卫那边登机,说是找秦白。

    “找秦老师啊?那你在学校里应该找不到了,他今天不在学校。”

    刘素玲一愣,好不容易抽出时间过来,怎么还撞上这个事情。

    “那请问大爷,他人去哪里了?”

    “请病假了,要么在医院,要么是回家休息了。”

    刘素玲这才发觉,自己跟秦白前前后后也见了好多次了,就是没去过秦白的住处,况且省里的医院也不止这么一个。

    “那...您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吗?学校里有职工楼的吧?”

    “有,就在学校后面那栋旧楼里,我记得他好像是住在第三栋。我闺女也在学校里工作,我见过他两次。”

    刘素玲总算是放心了,只要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她倒是可以每一层的敲门问一问。

    “谢谢大爷,那我就先走了。”刘素玲欢喜的走了,大爷伸着脑袋望,脸上露出笑容。

    刘素玲去了老大爷说的第三栋,从一楼挨着挨着的敲门问,一直到最高的六楼,才看到秦白。

    他真的在家里,而且看起来挺没有精神的,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白色短袖体恤,撑这门边:“你怎么来了?”

    秦白说话的声音都那么虚弱,这让刘素玲很担心:“秦叔叔,你这是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就是感冒而...”话还没说完呢,他就忍不住咳了几下:“进来吧。”

    刘素玲点点头,就跟着他进去了。

    这栋旧的教职工楼,还不如秦白在那边住的呢,里面的摆设也非常的简单,甚至有那么一点点简陋。

    刘素玲莫名的心疼秦白:“秦叔叔,你这里......”

    “简陋了一点,但是不影响正常生活。反正我也不是没吃过苦的,没所谓了。”

    她开始想不明白了,明明在那边他能生活得更好,为什么要来这边呢?

    既然想不明白,刘素玲也就不憋着了:“其实你留在那边也挺好的,为什么一直想着要来这边呢?”

    秦白已经带着刘素玲坐到了一张四四方方的小桌边,这应该是他平时吃饭的地方:“人还年轻的时候总不能老想着安逸的生活,要是安逸习惯了,也就忘了去奋斗和争取了。”

    那倒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嘛。

    刘素玲当然能理解,看到秦白这么有奋斗力,也挺为他高兴的。

    也许被阻止了那场婚姻也不是坏事,搞不好秦白的事业能更顺利呢?

    “那秦叔叔加油,我看好你。”

    说话间,秦白又咳了两声,明显能看出他有些难受,却还要强忍着。

    刘素玲心有不忍:“秦叔叔,你这是怎么了?要是特别难受的话,还是去医院看看,我送你去。”

    他笑着摇摇头:“不用了,一大早我就去医院看过了,打了一针,药也买了。我就休息一下,应该就没问题了。倒是你,还是早点回去了好了,留在我这里说不好还要染病。”

    一点风寒小感冒而已,刘素玲没觉得有什么好怕的。

    “那不行,既然都知道了你生病,也来了你这里了,我肯定要照顾你的。”

    她不等秦白拒绝,就上去扶着他:“走,回房间休息去。我给你倒点水,一会儿晚点我给你做饭。”

    秦白想要拒绝,话到嘴边,又被刘素玲给堵了回去:“反正今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轻易的离开的,你放心好了。”

    见她这么坚持,秦白也就不继续拒绝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要让你照顾我。”

    “你这话就不对了,不管你比我大多少岁,也一样会有病弱的时候。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你照顾我那么多,我肯定也要照顾你。”

    秦白乖乖的到了床上休息,他的房间里还是淡淡的香皂味道,收拾得特别整洁。

    虽然看起来简陋,但住着应该很舒服。

    刘素玲从外面搬了个凳子坐在旁边,就跟秦白闲聊起来了。

    她想着秦白这么睡着肯定无聊,而现在手机也不普遍,智能机就更不用说了。

    “秦叔叔,那你准备在这边待多久?还是打算一直在这边上班?”刘素玲开始找话题。

    秦白就这么问题仔细的想了想:“应该不会太久,曹校长挺照顾我的,而且我打算继续往上考,以后看看能不能去教大学。”

    没想到他还挺上进的,要当大学的导师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就算是放到现在,知识层面的要求也特别高。

    要是一个好一点的大学,好一些的专业,还需要有一定的实践经验。

    “这个目标会不会太大了一点?我总觉得去教大学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秦叔叔给自己的目标定得太高了,会不会很累?”

    “怎么会累呢?这是好事,要是一直不是上进,一辈子也就这么过去了。”

    倒也是,目标给自己定得高一点,能得到的收获也会多一些,没什么坏处的。

    两人聊着聊着,秦白就睡着了。

    刘素玲还正说得起劲了,看见他睡着了,就闭嘴了。

    秦白躺在睡觉的样子刘素玲还从来都没见过,看他安静睡着,虚弱的样子让人心疼。

    她伸手摸了摸秦白的额头,没想到竟然这么烫,她赶紧把手给缩了回去:“怎么会这样...”

    刘素玲明明看见刚才秦白一副轻松的样子,还差点让刘素玲以为他真都没事了。

    而现在秦白睡着了,恐怕也不是什么犯困了,怕是难受的吧?

    她赶紧去准备热毛巾,给秦白敷额头,又急急忙忙的去找秦白的药,扶他起来吃药。

    可是秦白现在很虚弱,要吃药都得刘素玲一点点的往嘴里喂,意识都有些不太清晰的样子。

    这把刘素玲着急坏了,她很怕秦白出什么事情,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秦叔叔?秦叔叔...”她不停的喊秦白,想着要是吃了药温度还这么高,她就找人送医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