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是怕 > 正文 第18章 养不熟的杂毛狗
    是日,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院子里,那条黄一块黑一块的杂毛狗懒洋洋趴着晒太阳,双眼眯起假寐,惬意得很。

    见到陈稳从密室中出来,只是眼皮抬了抬,便不再搭理。

    “死狗,还养不熟你了。”

    陈稳轻骂,一时间竟分不清,自己养了十六年的,究竟是杂毛狗还是白眼狼。

    但他今日心情不错,也没多加理会,径直走到一旁。

    抬起手来,八面小旗子,便从储物戒出现在他手中。

    那八面旗子呈现玄黑之色,散发出淡淡的灵气波动,和陈稳有一丝心神联系。

    这是他早已炼化过的阵旗。

    陈稳手一挥,那八面阵旗便激射而出,插在了庭院之中,围成一个三丈见方的范围。

    陈稳脸上浮现一抹正色,运转真元,手中捏印,轻喝:

    “阵起!”

    话音落下,炫目的光芒,骤然自那八面阵旗之中升腾而起,宛若水波般流动,很快就凝聚在一起,形成一个光罩。

    光罩之上,流光溢彩,有玄奥的符文浮现。

    “这困元阵,成功了!”

    陈稳脸上不由得浮现一抹喜色。

    虽说脑海之中,早就已经推演几遍……几百遍,但这还是他第一次真正布阵,如今布阵成功,还是颇为激动。

    庭院一旁。

    那条杂毛狗假寐的眼睛再度睁开,人性化地流露出一抹嗤笑之意,鼻腔里发出“嗤”的一声。

    陈稳没有理会,细细感受着阵法的流转:“虽说只是个二阶灵阵,对应真元境界修为,但此阵乃那位流风真人所创,还是有其独到之处的。

    按照书中所言,寻常真元境界武者,一旦落入阵中,便再难摆脱,唯有等到其阵法灵气耗尽,方可脱困而出。

    就算是凝罡初期武者,也可围困片刻!”

    毕竟陈稳是初次布阵,能够成功布置出来个低阶灵阵,已经算是不错了。

    想要布置出来更强灵阵,那需要慢慢来。

    而且维持这阵法,对他的真元消耗极低,说明其对此阵法的掌握,也达到了不错的程度。

    “不过,这阵法品阶不高,声势倒是高调。”

    陈稳眉头皱起,暗自评价。

    在他看来,一座好的灵阵,当如藏经阁的那护阁大阵般,低调内敛,难以察觉,却又于无声处响惊雷,一旦爆发出来,便如雷霆万钧,势不可挡!

    这区区二阶灵阵,威力不算大,但偏偏又如此高调。

    从阵法的设计层面来看,实在算不得是个好作品。

    “算了,毕竟是刚刚接触不久,就先这样了。”陈稳暗道,“回头有时间了,再想办法进行改良。”

    “现在,便通过实战,测试一番这困元阵效果。”

    他喃喃自语:“实战测试,该找谁来呢?”

    陈稳暗自思索,视线转了一周,落在那头杂毛狗身上。

    “嗤,嗤,嗤!”

    那头杂毛狗鼻子还在一哼一哼的,吊着双眼,斜视着陈稳。

    但在接触到陈稳投来的目光之后,顿时一个激灵!

    整个身体便弓了起来,浑身杂毛倒竖,写满了警惕,威胁性地吠了起来:“嗷呜——”

    眨眼之间,便又软软倒了下去,没有了声息。

    陈稳熟练地塞好手中突兀出现的那个小瓶子,收回了储物戒之中,走到那陷入昏迷的杂毛狗旁边。

    俯下身来,轻柔地将其抱起。

    然后——

    甩手扔向了那困元阵。

    困元阵,对内不对外,所以那条杂毛狗并未受到阻拦,顺利落入阵中,“啪”地一声,就砸在了地上,砸醒了。

    “嗷呜——”

    甫一清醒,甚至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如今的状况,那条杂毛狗便下意识叫了起来,龇牙咧嘴朝着陈稳怒吼。

    锋锐的狗牙,泛着白光。

    眸中更是凶光四射。

    “来吧。”

    陈稳心中暗道,期望那条杂毛狗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下意识向他扑过来,然后一头撞在那困元阵形成的光罩之中,便可大略达到测试之功效。

    但那条杂毛狗没有。

    抬起爪子,只是往旁边一拍,“啪叽”一声,一面阵旗便被拍碎,那困元阵便就此被破——那面阵旗,乃是主阵旗,也是此困元阵的灵阵核心。

    灵阵运转,那主阵旗自然也会被隐藏起来,但偏偏那杂毛狗一爪子,就刚好拍中了。

    “果然对这死狗不起作用啊!”陈稳心中暗叹。

    这条杂毛狗很是不凡。

    十六年了,历经陈稳无……嗯……数次毒物试验、符箓测试、暗器试刀……他都坚强地活过来了,而且很快便能活蹦乱跳。

    但这倒也就罢了。

    最骇人的是,阵法一道,似乎对其无用!

    起码就陈稳这十几年的观察来看,除了太玄宗护山大阵和其他一些重地的大阵没有尝试过之外,其他的阵法所在,对其而言如履平地!

    这些年来,有几次陈稳陷入涉及到灵阵之道,生存几率不足百分之九十五的危险境地之时,便是靠着这条杂毛狗,方才安然无恙活了下来。

    这也是陈稳此前,一直没有花时间参悟阵法之道的重要原因。

    否则的话,不求杀敌,但求自保,他多少也会对此进行涉猎。

    当然,请动这位狗大爷,代价也不小就是了。

    就好比如今……

    “嗷呜——”

    那条杂毛狗,仰天狂吼一声,就好似陈稳方才所想一般,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下意识向他扑过来,血盘大口张开,猛地咬了上来。

    一场人狗大战,再度上演。

    ……

    好不容易将那条杂毛狗摆脱,陈稳灰溜溜地一头便躲入了密室之中。

    换过一身衣服之后,陈稳开始犯愁:

    “以往我进行试验,都是利用那死狗。

    如今开始参悟阵法一道,那死狗却是指望不上了。

    如此一来,我便缺了个试验对象了……”

    不过片刻之后,他便有了主意:

    遇事不决,张安大爷!

    想着,他便从通往庭院之外的密道之中,没有惊动那还在发狂的杂毛狗,悄然离去。

    很快,便带着张安回来。

    两人轻车熟路地饶了一圈,避过前院之中的杂毛狗,偷偷从后院爬墙而进,又跳窗入了陈稳的木屋之中。

    听着外面那杂毛狗气急败坏的叫声,张安脸上不由露出快意之色,对陈稳比了个大拇指:

    “陈师弟,过两日去吃个狗肉煲庆祝一番如何?

    这次我请!”

    陈稳诧异挑眉,想让这位请吃饭可非易事,看来对那杂毛狗是积怨已久,当下开口道:“好说,好说。

    不过如今,还是先说正事!”

    张安精神再度一振——

    财神爷又要发钱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