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穿越小说 > 陛下你想造反 > 正文 第14章 结党
    ,

    张显扛着一把硕大的桃木剑,身上挂着十二枚铜钱,弄了一套仿版林正英的道袍,戴了绣有阴阳鱼的瓦楞帽,在长春子的陪同下,身后是排着整齐队伍的九九八十一名道士,走在神京的大街上,露出一脸周星驰般欠扁的笑容,要多拉风有多拉风。

    “师叔,以前你有这么威风过吗?”张显昂首阔步,鼻孔朝天地问道。

    可身边一点声音都没有,张显又问了一遍,还是没有声音,他很奇怪地转头去看,这才发现,长春子和众道士已经远远地落在了他的身后。

    见张显回头看来,长春子与众道士马上把头转向其它方向,有的看天上的星星,有的看路边的行人,有的蹲下系鞋带,有的冲路人摆手,都作出一副‘我不认识他’的表情。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张显先交给了长春子一个重要的任务,之后开始十分尽力地为各府除祟。

    他把前世拉客户的手段用到了极致,而且还重新拿出来温习了一遍,什么:

    1.推销成功的同时,要使这客户成为你的朋友。2.任何准客户都是有其一攻就垮的弱点。3.对于积极奋斗的人而言,天下没有不可能的事。

    4.越是难缠的准客户,他的购买力也就越强。5.当你找不到路的时候,为什么不去开辟一条?6.应该使准客户感到,认识你是非常荣幸的。

    7.要不断去认识新朋友,这是成功的基石。8.说话时,语气要和缓,但态度一定要坚决。9.对推销员而言,善于听比善于辩更重要。

    10.成功者不但怀抱希望,而且拥有明确的目标。11.只有不断寻找机会的人,才会及时把握机会。12.不要躲避你所厌恶的人。

    13.忘掉失败,不过要牢记从失败中得到的教训.14.过分的谨慎不能成大业。15.世事多变化,准客户的情况也是一样。16.推销的成败,与事前准备的功夫成正比。

    17.光明的未来都是从现在开始。18.失败其实就是迈向成功所应缴的学费。19.慢慢了解客户的消费心理,不要急于求成……

    总之,张显不把他认为可以成为自己同党的人拿下,这府的邪祟就永远除不完,而且还越除越多。

    说实话,张显也没有要急着办完这趟皇差的意思,他要把自己计划的每一步走得尽可能完美,以后才不至于出现太大的误差,甚至形成致命的错误。

    在神龙节将至,外国使团准备进京之际,神龙大帝说什么也不能让神京闹邪祟的丑闻流传出去。

    因此,他下了封口令,谁敢说出一个字,全家开斩,祸及满门。

    不仅如此,他还派出自己的嫡系部队,把闹邪祟的府地全部封锁,不让消息外流。

    另一方面,他不停地威胁张显,让他无论如何,就算把命豁出去,也要在神龙节前把邪祟的事情平息。

    而张显日以继夜地驱邪,吐过了六次血,十八次晕倒的事情,也早被大帝的眼线传到了大帝的耳朵里。

    不久后,长春阁的道士全部被邪气入体,再难坚持,只得请命返回长春阁闭关,最后只剩下了张显一个人还在坚持。

    这下大帝真受感动了,他几次派太医亲自为张显诊治,并询问张显还需要什么。

    太医回去后摇着头对大帝说道:“瞎这孩子了,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可他还在拼命。”

    “他有什么要求没有?”大帝脸色动容地问道。

    “张显让臣回复陛下,他就算死,也要赶在神龙节前把邪祟压制,只是他怕死后再没有懂符咒术之人,因而成为神龙帝国的千古罪人。”太医说道。

    “一切皆是命中注定,如果这次他成功压制了邪祟并活下来,朕会考虑他的建议,在神京为他组建一个符咒道场,这也算百年大计吧!”大帝口中喃喃说道。

    而这时的张显呢?他正在成王府小成王的密室里,与小成王及其它六名公爵推杯换盏大快朵颐呢。

    不得不佩服张显的了得,如今他竟与小成王张朔等王公勋贵成为了生死的兄弟,已经递过了投名状。

    七日后,外国使团正式到达神龙帝国边境,帝国也派人到边境三方出迎了。

    大帝心急如焚,可就在这时,他得到报告,说张显命人铸造了十二个与他等高的铜人,以心血喷之,再将十二个铜人分别埋于神京城的地下不同方位,然后倒地生死不明。

    大帝得报,马上派出人马打探,传令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把张显救活。

    张显最终被送到太医院,进去后整整三天都没有出来,可这三天,神京城中歌舞升平,邪祟竟然没再出现。

    夜已经深了,一脸憔悴的长春子与大帝相对而坐,寝宫中死一般的安静。

    “真人,张显还有生还的可能吗?”大帝打破了沉默,开口问道。

    “唉……”

    长春真人长长发出一声叹息,然后说道:

    “他用心血和生命铸就了十二铜人,可以在一段时期内镇压神京中的邪气,可这是符咒中的禁忌之法呀!能不能有命留下,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真人,长春阁还能培养出懂符咒术的弟子吗?”大帝面孔抽搐着问道。

    长春子摇头苦笑:“陛下,当年的冲虚观中,真能炼成符咒术的就只有冲虚道长一人,修炼符咒术是要有慧根的。

    而且符咒术要口传心授,像张显这样自己悟出符咒术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如今冲虚道长已经仙逝,如果张显再……,只能寄希望于张显生还了,如果他能活着,臣愿意解散长春阁,把所有阁中的道士都交给他,希望他能把符咒术发扬光大。”

    “你真舍得?”大帝双眼猛地亮了起来。

    长春子一脸真诚地整衣稽首,开口说道:

    “陛下,臣一生耿直,无论是先帝在时,还是当时身为太子的陛下,臣都是直言死谏的孤臣,对陛下并无异心,这是臣的性格使然。

    如今先帝已逝,偌大的江山压在陛下的身上,臣还想着隐退自保,如今想来,连张显这个孩子都不如,心中甚是惭愧呀。

    长春阁本就是为了帝国而存在的,如果能让帝国有更好的发展,臣有什么舍不得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