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娘子请住手 > 正文 第44章 焦点
    ,

    千归池大门外,已先后聚集了三四十名驭异殿的弟子,皆是神情紧张地戒备着。

    待看到程屏她们背着岑永等人出来,众人立刻哗啦一下围了上去,“程师姐,岑师妹她们这是怎么了?”

    “师姐,那碧灏虺抓到了吗?”

    “嘿!这笼子里不就是……好像死了?!”

    “别管死活,只要它不能为害宗门弟子就行。”

    “到底是程师姐,出手就捉到了这家伙!”

    “那当然,驭异殿的年轻弟子中谁比得过程师姐?”

    程屏享受着众人的赞誉,终于找回了平日鹤立鸡群的感觉,不禁现出得意的微笑,却连连摆手道:“能捉到这畜牲是靠大家一起出力,我怎能独占其功?”

    “这进去不到一炷香的工夫,换做我们,肯定做不到。”

    “会魂力攻击的三阶妖兽,哪儿那么容易对付,还得是程师姐……”

    程屏正要再谦虚几句,却不知有谁抬手指道:“你们看!”

    她身旁突然静了下来,所有人的脑袋都在同一时间转向北侧,而后就固定在那个方向,再也无法移开。

    千归池大门处,一名年轻男弟子身着崭新整洁的青色长衫,正迈步走来。

    树梢间几缕阳光透出,恰洒在他乌黑的发丝之上,耀出一片炫目的彩晕,仿佛整个世界的焦点都在他身上了。

    那张帅气到令人迷醉的俊美脸庞上,一双星眸充满了沐浴后特有的慵懒之感,望之迷醉。

    他狭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水汽,衬得双目更为晶莹剔透,紧致的肌肤则因温泉的资阳而显得极为细嫩水润。那一双笔直而修长的腿随着脚步带动长衫有规律地前后摆动,引得池外几十名女弟子的心脏也跟着以相同的频率一起跳动。

    许扬去洗澡的时候外面就三个人,等出来时却是人山人海,不由便是一愣,忙随着大家的目光向身后看去,只有千归池的大门,并无其他异样。

    他停下脚步,疑惑道:“那啥,你们这是瞅啥呢?”

    然而,在其他女弟子眼中,却是那一双美腿悠然而驻,腿的主人一副楚楚讶然之色,轻启饱满圆润的嘴唇,声若空谷莺啼。

    至于说的啥,没一个人听清楚的。

    许扬忽然想起了许府那些家丁侍卫们见到自己的样子,这才了然,心说都是修灵高手,咋也是这副德行?只得用力干咳一声,“咳——”

    所有人如同接到命令一般,齐刷刷转头看天、看地、看山,有人突兀地哼起小曲,有人尴尬地相互寒暄,如同弱智学校开课了一般。

    务德殿的孙师姐虽是见过许扬,但此时看到他男装真容,也是难免一阵恍惚,此时慌忙走了过来,用自认最为和善的声音道:“许师叔,既已沐浴更衣,弟子这便带您去极天殿祭拜。”

    “哦,那麻烦你了。”

    他一开口,四周的目光又不由自主地聚集而来。

    孙师姐趾满脸得意之色在头前带路,不时地殷勤回头,“许师叔,您留心脚下。”

    有驭异殿的弟子请碰程屏,“师姐,这就是许师叔啊?”

    “程师姐,你可知道许师叔全名叫什么?”

    “师姐,刚才你们进去时,师叔可曾……”

    程屏狠狠瞪了最后那人一眼,“想什么呢?!师叔自然是衣衫齐整!”

    说罢,她的目光便又落回到许扬脸上,心中愈发笃定自己见过他,却总在刚想起一丝线索时,思绪便会沉浸在那俊美容颜之中。

    她下意识摇头轻道:“总觉得似曾相识啊。”

    旁边众师姐妹却无一人觉得她这话有何不妥——自古英雄爱美男,许师叔这样的惊世之姿,谁要是不想多看几眼,那才是有问题。

    当即有人接道:“那是,我也觉得以前见过他。”

    “见过,我在梦里见过他很多次。”

    “他绝对是我所见过最英俊的男子……”

    一名女弟子虽也是一脸陶醉,却道:“他是我见过第二帅的。”

    “哦?”众人不由一起看向了她,“那第一是谁?”

    “苍阙门门主之子,天海山。他比之许师叔,还要略胜过半筹。”她说着,又长叹一声,“哎!只是他不喜修灵,非要跑去著书,因日夜奋笔不歇,最终积劳成疾……”

    其他弟子也皆露遗憾之色,“能胜过许师叔,那真是可惜了!”

    “这么说来,许师叔仍是第一咯?”

    “是啊……”

    许扬走了一段,身后仍有人远远跟着,但只要他一回头,那些人便纷纷转身,或是躲在了树后。

    忽而有个胆大脸皮厚的女弟子高声道:“孙益,你就让许师叔这么走去极天殿吗?”

    为许扬带路的孙师姐回头,无奈道:“许师叔尚未领取飘玉,只能……”

    身后那人立刻道:“极天殿距此甚远,不如我载师叔飞去。”

    许扬自是乐意,“诶,这个不错。”

    孙益一愣,立刻道:“不用你来,我也有飘玉,我带许师叔去便是!”

    她身后两名外门弟子苦着脸道:“师姐,那我们怎么办?”

    孙益从她们手里接过祭拜所用的物件背在身上,用最快的速度唤出飘玉,道:“我和许师叔先去,你们跑快点!”

    “啊……是。”

    许扬被她拉上了飘玉,在众人注视下腾空而去,飞向极天殿。

    直到他身影消失,其他人才砸着嘴移开目光,却有人一指那个说要载许师叔飞去极天殿的弟子,怒道:“就你会出风头!方才师叔步行,我们还可远远看上一眼。”

    “对!眼下他乘飘玉飞去,我们怎好继续跟着?!”

    “真是服了你……”

    又有人发现了新“线索”,将跟着孙益一起来的两名白衣弟子拉到一旁,低声道:“你们可知许师叔全名?修为?家世?”

    “这,师姐,您就别为难我们了,宗门规矩您是知道的。”

    那人立刻拿出一只玉瓶,“一刻清灵液,快说。”

    两人对视一眼,道:“每人一刻。”

    “成交!”

    另一边,许扬随孙益飞至一座十多层高,方圆五十多丈的巨大殿宇前,举目望去,就见殿门上三个金光大字:极天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