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娘子请住手 > 正文 第52章 日行一善(跪求推荐票)
    夜已深。

    幽静的山中仍不时有异响传出,或有怪影婆娑。

    但极度兴奋的心情压过了一切,令许扬对这些置若罔闻。

    总算得到了完整的天韵缠心功,他迫不及待地关紧了屋门,开始查看脑海中的后半部分功法。

    到了第四层,首先是心法能够从中媚术者身上汲取到更多的灵力。

    许扬看到的是,“心性不坚,魂力孱弱者,动辄丧失四成灵力。魂魄至强至韧者,亦可汲得一成灵力。”

    好嘛,许扬暗自咂舌,运气好的话,敌人一下就被抽掉近半的灵力,还不瞬间变废人了?

    再向下看去,第四层附带的媚术名为“天韵小界”,注释极为复杂。

    许扬看了足有半小时,才彻底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天韵小界是施法者用魂力构筑的一方虚幻天地,可将敌人的精神拖入其中,而后便能对其进行各种摧残折磨。

    而在这个天韵小界里,一切皆由施法者的意志决定,不管敌人修为有多么强大,来到这里后也施展不出半分。

    最恐怖的是,如果中招者在这个虚幻的世界中死掉,其肉身也会跟着丧命!

    许扬打心底喊出一个字来,“牛!”

    第五层的媚术是“控心”。

    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彻底控制对手的一切言行!

    只要媚术施展成功,就是让敌人立刻自杀,她也会毫不犹豫地执行!

    而从这一层开始,修炼者还能令异性对自己产生莫名的信任,不经意间吐露真言。

    第六层就如永镇所言,能够窃取敌人的修为,而且是永久性窃取!

    只是许扬发现,其中详细的修炼方法和说明性文字自己很难“看清楚”。

    并非是看不到,而是只要仔细查看,就会感觉头晕目眩,就像一个视力正常的人带深度近视眼镜看东西一般。

    他猜测,应该是这层功法已经太过玄奥,自己别说修炼了,看一下就会撑不住。

    第七层,也是最后一层功法,却突然没有介绍概况的总章了,只说依据每个修炼者自身资质、体质的不同,会修出不同的媚术,当然,绝对都是强横无比。

    看完了全部功法,许扬躺在石床上久久不能平静。

    要说起来这部天韵缠心功确实不凡,除了施展时有点儿丢人之外,简直强到令人发指。

    看来永镇说能依靠这套功法练到“若仙境”应该不是虚言。

    要知道,一旦练至第六层,即使自身修炼遇到瓶颈,单靠“偷”别人的修为,也能保证之后不断突破提高。

    不过自己距那一步还很遥远,眼下只能脚踏实地不断积累,提升实力。未来,一定是自己的!

    许扬大致规划了一下,目前自己最为急需的就是灵元,有灵元才能运转功法,推进修为。

    而大量获取灵元的唯一途径,就得频繁地对别人……或者妖兽施展媚术,从她们身上抽取。

    同时,永镇还说过,练习迷心也需要用到妖兽。

    那么当务之急便是搞几头妖兽回来!

    按照之前的经验来看,最好得是高阶妖兽,这样抽取的灵元应该会更多。

    许扬又想了许多细节之处,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充斥大脑,在石床上翻来覆去大半宿,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

    ……

    阵阵悠扬的鹤鸣从山巅传来,将许扬惊醒。

    他转头向窗外看去,见天色已经微明,立刻跳下床来,却听到肚子里“咕噜”直叫。

    “按照昨晚的安排,先去繁珍殿那边。”许扬推屋出门,自言自语道,“看来还得买些粮食了。”

    他朝山下走了好一会儿,回头望去,却发现距离自己住的石屋并没多远,当即皱起眉头,“我去,照这个速度,还不一定是先饿死,还是先走到繁珍殿……有空了要赶紧搞个‘芭蕉叶’才行。”

    他正发愁之际,眼角不经意扫到半空中有一道青色身影,贴着旭日的边缘飞掠而过。

    许扬急忙朝天上挥手高喊:“这位师姐!救命啊——”

    他连喊了好几遍,天上那人终于有所触动,向下瞥了一眼,随后调转方向,落在了山坡间。

    那人收起飘玉,负手而立,面无表情地上下打量许扬一番,冷声道:“男人?你好端端的,叫什么救命?”

    许扬方才冲着阳光,此时离近了才看清,来者留着齐耳短发,一双杏眼如皎皎月光般漂亮而清冷,嘴唇薄而红润欲燃,线条优美的瓜子脸上不带任何表情,配合她高挑的身材,给人难以靠近的压迫感。

    他忙讪笑拱手道:“这位师姐,在下鸿云峰许扬。那个,我腿脚有些不太方便……”

    “许扬?”高个女子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你就是沈师叔新收的那个弟子?”

    “啊,就是我。”

    女子拱了拱手,“纪林萦,鸿云峰景元真人门下。”接着,垂眸看向他的双脚,“你的脚怎么了?”

    景元真人?许扬昨天路上听李歌说过鸿云峰的情况,这人好像是沈千穆的师姐,姓曼,位列鸿云峰三大核心弟子之一。

    他忙道:“脚……没啥大事,就是我不会飞。那啥,纪师姐,你能载我一程,去趟繁珍殿吗?”

    “不能。”纪林萦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别介!”许扬想到不知过多久才能遇到过路的,忙一把拉住她衣袖,满脸堆笑道,“都是同门,你就当日行一善了。”

    “放手!”纪林萦瞥向拉着自己的“素手”,虽是脸色不善,心里却猛跳了一下。

    许扬望了眼漫漫山路,咬牙道:“不放!”

    纪林萦不禁皱眉,“男人真是麻烦。”却又取出飘玉,道,“上来吧。要不要我扶你?”

    “不用,不用。”许扬赶忙上了飘玉,旋即拱手笑道,“多谢纪师姐了。”

    纪林萦却冷道:“飘玉之上还敢乱动,摔死你得了。”

    “哦!不动,不动。”许扬忙拉住她手臂。

    纪林萦又瞥了眼他的手,却没再出声。

    飞行到底要快得多,两人一直向西去,仅十来分钟工夫,便落在了繁珍殿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