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八零之悍媳当家 > 正文 第306章 虐白莲花(谢赏云卷云舒)
    ,

    金凤香实话实说。

    就把今天发生的一切都给女儿讲了,“反正,那男人撞完我就跑了,连一句道歉都没说,多亏了安琪儿好心出手,把我扶了一下,不过那孩子自己却摔到楼梯下了,这给我吓的,毕竟她有心脏病嘛,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人家家里交代呀?”

    洪果儿皱了皱眉。

    没说话。

    金凤香兀自往下讲,“我刚才回家的时候还合计呢,晚上我去医院给人家送点饭!人家安琪儿是为我受伤的,我总不能装得像个没事儿人儿似的,不管不问!这才是人情世故啊?”

    “那我和你一起去!”洪果儿淡淡的,“她救了你,我也得感谢她一下嘛!”

    “你别去!”金凤香不同意,“你现在怀孕了,医院细菌多,容易感染上病,这可不行啊!”

    洪果儿没说话!

    金凤香顺势岔过了话题,“赶紧吃饭吧,饿不饿?”

    “你吃了吗?”

    “我在家吃过了!”金凤香有自己的小心眼儿……她是在穷苦日子里过来的,又早早的守了寡,挣点钱,有点吃喝,都紧着孩子先来了。

    她自己就在家吃的玉米面馒头,大白菜……对付了一口。

    根本就没吃鱼。

    洪果儿心细。

    捧过饭盒,“妈,至于我吃不了?你把我吃了两条!”

    “什么玩意儿啊?一共才两条,我还帮你吃两条?”金凤香窝在女儿的身边,“你赶紧吃!”

    洪果儿知道这样不过她。

    可洪果儿主意多。

    假装吃了两口,立刻皱了皱眉,要吐……金凤香即可摩挲着她的后背,“咋样啦?”

    洪果儿一捂嘴,“我都跟你说了,我吃不了这鱼,我一闻着腥味,我就想吐!”

    随手把饭盒塞到了金凤香的怀里。

    金凤香又盖上了盒盖,“那等一会儿吃?要不,晚上留给你哥和大海?”

    洪果儿瞪了她一眼,“等啥?晚上都凉了!一股腥味,你赶紧吃了吧!”

    这大概就是亲情吧?

    母女俩为了让对方能多吃一口,都用尽了心机。

    洪果儿也不再多说了。

    起身进了后面的烘培房。

    抬眼一看……

    母女之间有亲情,互相推让着让对方多吃一口好东西……这倒也罢了。

    洪风在烘焙房里竟然也如法炮制。

    正在往唐倩倩的饭盒里夹鱼呢。

    唐倩倩面色粉红的退让,“二哥,你自己吃吧,我够!”

    “唉!别推了,你瞧瞧你!这些日子都累瘦了!补充点营养!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没事!少吃一口无所谓?”

    “那不行!金姨给我带饭,我就够不好意思的了!我哪还能吃你的?”唐倩倩粉红着面颊,把饭盒里的黄花鱼又夹回给了洪风,顺势也把自己的鱼给他夹过去了,“你一个大男人,干的活累,更应该多吃些好的!”

    “你吃吧!”

    “不!你吃!”

    “……”

    两个人在那里让来了。

    也不知道怎么弄的,洪风这手一下子落到了唐倩倩的手腕子上,声音又低又沉的带着些霸道,“别吹了!”

    唐倩倩是个大姑娘。

    没经过男女之间的情事,非常单纯,甚至都没喜欢过谁……突然之间被洪风抓住了手腕,整个人一下愣了,愣了两秒之后,脸上立刻就像是罩了一层红布,甚至连耳朵根子都红了。

    她只觉得胸口像小鹿乱撞死的,呼吸急促但眨巴了两下眼睛……

    唐倩倩觉得没法调整自己现在的心境,更没法面对眼前的男人,干脆放下饭盒,一转身,顺着烘培房子后门跑出去了。

    洪风望着她的背影。

    心里觉得忽悠了一下。

    一下子就站在那呆了。

    洪果儿把眼前这一幕瞧得清清楚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走过去用胳膊肘轻轻的怼了怼哥哥,“哎,瞅什么呢?”

    假装没看到刚才的事情。

    感情的事情要水到渠成。

    洪果儿可没打算多说话,更没打算去撮合谁。

    洪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扭头看着妹妹,“我没瞅啥!哎,你啥时候进来的?”

    “我啥时候进来的?你都不知道?”洪果儿忍不住逗他,“还说你没瞅啥?可见心都不在这儿了!”

    “不是!”洪风的眼底带着一丝扭捏,“你别胡说八道!哎,妈呢?”

    洪果儿是个聪明人,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有话说……出口问金凤香,这并不是重点。

    所以,洪果儿干脆也没回答。

    故意弯着腰在那弄鸡蛋。

    洪风向着前面的店面看了看,见母亲正坐在那吃饭呢。

    他索性端着饭盒凑到了妹妹的身边,声音压得极低,“我跟你说两句话!”

    “说吧!”洪果儿也没抬头,“我听着呢!”

    “你看着我!”洪风大概是跟唐倩倩说话习惯了,好像总觉得不看着对方,对方就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他伸出一只手抓住了妹妹的胳膊,轻轻的晃了晃,“看着我啊!”

    “啊,我看着你呢!”洪果儿好脾气的笑着,真就认认真真的凝视着他的脸,“你说吧!”

    洪风又飞快的看了一眼外面的母亲,这才把声音压得极低,只有和妹妹两个人才能听得见,“我想跟你商量件事儿!”

    “嗯?”

    “我……”洪风略一犹豫,“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

    洪果儿又不是傻子,心知肚明,可她不点破,就那么站着静静的听着。

    洪风接着往下说,“我不知道人家喜不喜欢我啊!反正我觉得也许有那么点意思吧,我还没开口问呢!我想先问问你……”

    “问我干嘛?”洪果儿实话实说,“搞对象结婚是两个人的事,你觉得你们俩能幸福,这就得了呗,别人说什么都没有用!”

    “哪有那么简单呢?”洪风挠了挠头,决定实话实说了,“咱妈的脾气,她要是相不中人家你个孩子,那还不的闹翻天了?所以,我不敢跟人家女孩子说,万一,我是说万一……人家同意和我处了,我妈这边却不同意,我不是把人家闪了一下了嘛,也伤了人家的心。”

    洪风还真是挺体贴细心。

    洪果儿笑望着他,“所以呢?”

    “所以?”洪风舔着脸的往前凑了两步,“所以,我先跟你商量商量,只要你同意了……我的意思是咱妈平时就挺听你的,你最有主意!现在你又怀孕了,你在她心里是老大,你说什么,她一定都答应的!她肯定不会拗着你,让你不顺气儿……”

    “……”

    “你劝劝她!帮我在旁边加把火,我估计这件事89就能成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好像使出了浑身的劲儿,“我也不给你磨叽了,我喜欢的人就是唐倩倩,你觉得怎么样吧?”

    洪果儿心里虽然觉得唐倩倩是个不错的女孩子,可有些话作为妹妹还是要讲,“哥,既然你开口跟我说了,那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了,不过,我还想再提醒一遍,你做好思想准备了?关于倩倩的耳朵……她将来生活上,肯定有很多不方便,你决定面对这些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洪风不以为然,“我在这个面包房跟她工作一段时间了,我对她是了解的,她虽然耳朵不好使,算是个残疾人,可她身残志坚,和外界交流没问题!不但如此,她还勤劳肯干,面包店招待客人,家里做饭收拾房子,里里外外都是一把手……”

    洪风腼腆的笑了,看上去像是个大男孩,“而且你没觉得吗?她长得也挺好看!我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她耳朵没毛病,我还不敢追求她呢!”

    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在洪风看来……现在唐倩倩现在几乎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

    洪果儿自然没什么可说的,“哥,如果你都已经想好了,那就大胆的追求呗!我个人以为,唐倩倩确实是个不错的女孩子,而且现在我的烘培手艺,她都学了个7788,真不是我说,她这就等于有了安家立业的本事,以后只要你们俩心往一处使。好好的过日子,干事业,生活肯定差不了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洪风是个实在人,说话不会拐弯抹角,“我是你哥,你了解我的人品啊!我这个人也不会搞那些花花肠子啊,既然看上人家姑娘了,肯定会跟她一心一意过日子啊!唐倩倩你也了解,要不然你能把电交给她吗?能放心的教她手艺吗?她的人品也错不了!”

    洪风神神秘秘的一笑,“妹,你说老实话,你是不是早就打算把她遭到咱们家来了?所以,才让我过来管店面,才毫不保留地教她烘培,你就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洪果儿瞪了他一眼~

    没说话!

    洪风干脆一拍大腿,“那就得了,既然你也有这心意,这事就好办了!回头,我就去跟唐倩倩表白,只要她同意了,我马上就上妈那去提婚!然后,万一妈不同意,你就上!替我打总攻。”

    “是你要搞对象结婚……”洪果儿笑了,“我往哪儿上啊?”

    兄妹俩一起全笑了。

    洪风放下饭盒就要往外走。

    洪果儿拉住了他,“你说风就是雨的,这要干嘛去啊?”

    “我去找唐建建表白啊!”洪风真实在,“行不行的,我让他马上给我个痛快话!”

    “哥,真不是我说你,你真是榆木脑子!追女孩子哪有这样的?现在还上班呢?我和妈又都在这儿,你追出去就跟人家直捅?”

    “那我应该咋的?”

    “女孩子都喜欢浪漫!再说了,这是人家的终身大事,你要给人家留一个美好的回忆,将来到老了也可以讲给孩子们听。”洪果儿一看洪风束手无策挠头的样子,没办法了,只能给他点了4个字,“花前月下,懂不懂?”

    洪风沉思了片刻。

    憨憨的点了点头,“懂了!懂了!我试试吧。”

    向着妹妹咧着大牙一笑,“要不说你是咱家的人精呢?还是你主意多,有经验!”

    调侃的挤了挤眼,“妹,你跟我说说,大海是怎么跟你花前月下的?那我也参考参考!”

    啊?

    洪果儿的思绪不由自主的飘到了第一次跟顾忆海去小公园约会那一天……两个人浇的像是落汤鸡似的,自己还崴了脚。

    当时觉得真狼狈。

    现在回头一想……却又觉得很甜蜜。

    洪果儿的嘴角边不由自主的勾出了一抹笑容。

    洪风等了半天。

    见妹妹光在那站着笑了,也不说话……洪风不由自主的撇了撇嘴,“呦呦,又想啥美事呢?行,你不跟我说是吧?我问大海去!那小子花花肠子多,你当初那么坚决的要跟他离婚,后来都叫他给哄回去了……可见他厉害!”

    洪果儿啐了他一口,“呸!他厉害个屁。”

    不再多说了。

    扭头出了烘焙屋。

    ……

    世界就是这么公平。

    心善的人,在甜蜜而快乐的生活着。

    心恶的人,早晚会受到惩罚。

    医院里。

    黎燕珊眼瞧着安琪儿在病床上睡得香甜,这才亲手亲脚的站起身,拽了拽衣襟,缓步出了病房。

    到了医院的收发室,借用了电话,拨通了黎燕妮的号码,“燕妮,是我!”

    “姐?你在哪儿?”

    “我在医院呢!安琪儿受伤了!”黎燕珊把这一天经过的事情大概给妹妹讲了讲。

    黎燕妮立刻出口问,“那我过去看看你们?哪个医院?”

    “不用了,如果没什么意外!今天晚上最迟明天早上就出院了!”黎燕珊阻止了她,“我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有事要嘱咐你去查一查!”

    “什么事儿?你说吧!”

    “我想查一下……”黎燕珊深吸了一口气,“我想查一下安琪儿在国内的花销用度!”

    黎燕妮愣了,“姐,你是什么意思?”

    她是个聪明人,话还没说完,脑子里已经转开了,略一犹豫,“姐,你是觉得,安琪儿有可能在背后使坏?花钱雇人在外面为非作歹?”

    她顿了顿。

    倒吸了一口冷气,“那这孩子也太可怕了?姐,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当初,你还记得吗?有一个姓贾的,其实就是顾忆海的前妹夫,他当时和安琪儿走得特别近,也干了不少坏事,后来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黎燕妮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姐,你别多说了,我现在就去查安琪儿的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