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科幻小说 > 我靠算命爆红星际 > 正文 379 三个空亡的人
    ,

    云沫见她没收,慢慢将手缩了回来,神态带着些扭捏和试探:“那个……我们聂教授想让我问问你,你喜欢看电影吗?”

    埃玛一脸懵逼:“……谁是聂教授?”

    云沫摸摸鼻子,有点尴尬:“就是……你们上回不是在校园打过招呼吗?当时你还冲他笑了笑……”

    埃玛:……完全没有印象。

    不过,她人长得漂亮,一头金色的及腰大波浪卷发,深蓝色的眸子,皮肤白皙,腿又长,经常会被人搭讪,她也都习惯了。

    云沫的理由堪称完美,那朵比鲁花也很用心,不是匆忙间就能拿来敷衍的,两个女人瞬间放松了下来。

    看来是她们最近太紧张,过于疑神疑鬼了。

    每天来这栋楼的人数不胜数,也不能个个儿都怀疑吧。

    海丽雅终于伸出右手,背对着埃玛做出了个“ok”的手势,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

    埃玛也松懈下来,但她显然对这位“聂教授”并不感兴趣。个连搭讪都需要学生来帮忙的家伙,怂货而已。

    埃玛问:“他自己怎么不来?”

    云沫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轻声问道:“您……没有男朋友吧?”

    埃玛看着海丽雅已经走远的身影,笑了出来:“没有。”

    云沫再一次抬手,把花递到了埃玛的面前:“那个,我们聂教授也是单身。他……有点腼腆。”

    全程监听的腼腆的聂教授:……

    埃玛掩嘴轻笑:“让他自己来送。”

    云沫不死心,接着说:“这么晚了,您回去吗?我们聂教授有车,可以送你的。”

    埃玛嘴角抽了抽,觉得这个帮忙搭讪的女学生还真是啰嗦。

    但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想跟她闲扯,于是摆摆手,“我还有事,你先回去吧。”

    “那好吧,那明天?”

    埃玛说:“明天让他自己来。”

    云沫只得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

    她刚拐到墙壁左侧的时候,眼睛就轻轻的眯了起来。

    距她约五米远的一堵墙壁后面,一个男人悄无声息地滑了下来。

    云沫将右手一晃,两指之间夹着一张黄色的追踪符。

    “去……”

    伴随着她的声音,符纸仿佛有了意识一样,飘飘忽忽地朝着男人飞去,最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贴在了他的背后。

    男人身形利落地在矮墙和树丛中穿梭,仿若一道残影般在夜色中疾风略过。

    云沫追着他朝前跑动,同时在群里发送消息:“发现螳螂,我去看看。”

    聂缑笙的消息最先进来:“那朵花有些棘手。打开位置,我安排人接应你,小心。”

    云沫掂量了一下,以她目前的战斗力,自保和逃命问题不大。

    神行符加持之下,她的步伐飘飘忽忽,如落叶般坠在男人后方。

    矮灿星中央区的夜晚,盲点是比较少的,但男人每个落脚点,却都踩在了此地最黑的地方,绝对是个中好手。

    男人的速度很快,但在经过一处暗巷的时候,却突然停了下来。

    “砰”,他双臂架起,紧跟着往后蹬蹬退了几步,胳膊上是明显的脚印。

    男人蹬了下墙壁,稳住身形,攥紧拳头冲了回来。

    紧接着,就是一阵拳脚相斗的风声。拳风凛冽,带起肢体相撞时的闷响,在这寂静的夜色中尤为明显。

    连羿的胳膊卡在他的喉咙上,眉头皱得死紧,低喝一声:“罗远翀!”

    黑暗中,罗远翀剧烈的挣扎,好像什么都没有听到,但又好像听到了一点。

    连羿扣住他的手,把他按在墙上,又吼了一声:“罗远翀,醒醒!”

    罗远翀背对着连羿,耳朵竖了起来。

    借着月色,可以看到他一只眸子边缘散发出银色的光圈,而另一只眸子,则是全黑的。

    连羿全身戒备,眸子紧紧盯着他,防止他突然逃走。

    罗远翀与他是远亲,也曾经在军方任职。

    听说刚刚找了回来,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看他的身手……

    之前绝对不是这样的!

    云沫赶到,看到巷子里的场面后,终于按住膝盖喘了口气。

    此时罗远翀突然挣脱,以一个非人的速度,朝着离他最近的一堵矮墙蹿过去。

    脚上却传来一股大力,紧跟着“嘭”的一声,罗远翀整个人都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可是,他似乎感受不到痛觉一般,迅速地弹起企图再次逃跑。

    云沫闪到一边,指诀掐动,快速调动周围的煞气,缠绕在罗远翀的手脚上,借此拖慢他的动作。

    困阵启动,加上连羿的攻势,罗远翀如同一头困兽,茫无目的的冲撞,试图逃离。

    “连……”云沫轻呼一声,把后面两个字吞了回去。

    连羿手起掌落,一下砍在了罗远翀的后颈。

    霎时,罗远翀的身体就软了下去,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云沫凑了上来,眉头忍不住蹙了起来。

    是他?

    那个有着三个“空亡”的客人!

    连羿脚步踉跄了一下,朝她招招手,“过来,扶我一把……”

    云沫快步走了过去。

    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她的嗅觉。

    她惊诧地转头,发现连羿的肩膀和胳臂都渗着血,那浓郁的血腥味就是从他的身上传出来的。

    云沫赶忙过去撑住他,“你受伤了?”

    连羿右手按在她的肩头,“之前的伤口裂了,没大事,一会儿就好。”

    云沫低头看,通讯里其他人的位置,离得都比较远。

    小巷外头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他们这里打了半天,万一引人过来,她没把握把两个人都带走。

    他们过来矮灿星没有报备,身份经不起查。

    比起落入矮灿星警署或军方手上,也许联邦某些人会更希望他们自我了结。

    云沫看看旁边罗远翀,一米八多的大块头,这里还有个强撑着的伤员,她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

    她手指间夹着符箓,琢磨着再次借用八卦阵困住来人的机会有多大。

    连羿侧头:“不要慌,没事。”

    两人侧耳倾听,脚步声在巷口停下,然后转了个弯,走远了。

    “还能走吗?”云沫问。

    连羿刚毅的薄唇紧抿着,“……等,接应的人很快就到。”

    五分钟后,一辆黑色越野车嘎吱停在了巷口,侧门打开,几道黑影迅速闪入。

    还不等外人看清楚车辆的样子,黑暗里就只剩下了一簇蓝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