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原草 > 正文 第七十六章:军中十年,血犹未凉
    ,

    城墙上的士卒,刚才还在津津有味的观战!

    此刻见有人劫持自己的将军,纷纷拔出了手中的利剑对着少年,可谓是同仇敌忾。

    一旁的萧大人吓得脸色发白,劫持将军,罪同谋反!

    这个世家子弟,上次闹法场,这次又劫人质

    他惊慌的看着少年,劝道:“白二公子,放了韩将军,有事好商量。”

    其实白言心里也明白,行此下策也是情非得已。

    如果能有更好的办法把城门打开,他也许早就做了。

    白言没有理会萧大人的劝言,他用小斥候的刀,在韩风的脖子上划了一条口子,如果用的力气再大一些,恐怕就把将军脖颈中的动脉给划破了。

    韩将军吓得居然尿了裤子!

    一股不明的液体,顺着他的裤管刺啦刺啦的往下流。

    在场的士兵见到这一幕,想笑却不敢笑。

    韩风发现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尿了裤子,脸色气的发紫。颜面立马扫了地,刚才呼来喝去的威风已然不在。

    为了保住性命,他颤抖的声音说道:“快开城门,快来城门!”

    “将军,不能开啊。如果开了城门,贼人趁势入了城,可怎么办啊?”

    “你他妈的,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我才是一城之主!”韩风骂完,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那亲信踉跄的从城墙上滚到了城下。

    只听得吱呀一声,城门应声而开。

    不过也只是开了一道很窄的通道,如果外面有人想骑着马进城,那马儿肯定会被挤成肉饼。

    ......

    负责看守城门的守卫,扯着嗓子的叫着:“金大锤,快回来!”

    这个厮杀正酣的汉子,微微的回了一下头,众人瞧着他的脸,依然是一脸的冷漠。

    他没有应声,也没有给他们什么暗示,只是转过头,又冲进了敌阵之中。

    白言从这一刻开始,有稍微那么点的欣赏这个土生土长的汉子。

    与其叫他大锤,不如喊他石头。

    因为有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真的很像一块顽石——坚不可摧!

    ......

    忽然石头不小心,从马上滚落下来,没有了战马,他依旧挥舞着手中的朴刀,砍得那些骑兵时哇哇乱叫。

    贼兵见此人越杀越勇,从一开始的十来个人的零星夹击,到后来三四十人的布阵围杀。

    不一会的功夫,又有二三十具尸首躺在了温暖的草床之上,殷红的鲜血在地上流淌,片刻之后又凝固成了血块。

    韩风见城门已开,那头倔驴还是不肯回头,就哀求的说道:

    “少侠,现在门已经开了,你可以放了我吧?”

    白言心里明白,不是石头不想回来,而是他没有收到韩将军让他撤退的命令。

    他又将长刀勒紧,说道:“你快下令让他撤回来!”

    韩将军身旁的胡子将军,此刻在心中深深的拜服这个白衣少年!

    他真的想不透是什么原因他尽然为了一个小小的梁国斥候,如此豁得出去。

    ......

    “大锤,你他娘的快给我撤回来,再不回来,老子就没命了!”

    当石头听到将军的话,刚挥起的长刀,停在了空中。

    他转身回头看了一眼城墙,那个“纨绔子弟”正拿着长刀,架在将军的脖子上。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个敌兵趁他不注意,一刀砍在了他的后背上。

    站在城墙上的将士们,见了纷纷闭眼,不敢直视。

    可是少年把刀架在将军脖子上的同时,还注视着石头。

    后背挨了一刀,他一声不吭,落下利刃,将那贼兵砍出了数丈开外,一命呜呼。

    石头将那人砍死之后,须臾之间,只见他向后奋力一跃,脚踏城墙,几下就飞到了城墙上。

    上了城墙之后,他空手抓着白言手中的刀刃,露出一双凶狠的目光,盯着救他的少年。

    少年看了一眼他握住刀锋的手,鲜血直流。

    ......

    白言刹那间觉得匪匪夷所思。

    恍恍惚惚中,他想着,如果石头能和自己一样,能飞跃如此之高的城墙。

    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劫持韩将军来救他呢?

    不过让白言骇然的还在后面。

    守护城门的人见石头已经回城,吱呀一声,又将城门封死。

    石头趁着白言愣神的时候,趁其不备,一脚踹到他的小腹上。

    如果此脚再向下微毫,恐怕白言就要进宫当太监了。

    ......

    石头将长刀夺回,转过来又将它架在了白言的脖子上。

    这个时候,韩将军见自己得救,大声的叫嚷着:“快上,把他拿下。

    他手底下的亲兵一起上前,将刀横在白言的脖子上,乍看之下,密密麻麻。

    ......

    其实白言心里清楚,劫持将军,自己难逃干系。

    可他没料到的是,这个第一个出手擒拿他的人,居然是自己极力想救的人。

    少年一脸无奈的看着冷若冰块的石头,问道: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石头黝黑的脸颊,还是无半点笑色。

    这把刀他知道是他小弟的,方才在城外,斥候小弟请求白言的事情,那一字一句,他都听在耳里,记在心里。

    可是现在,他居然对着自己的恩公,刀剑相向。

    这种事情,着实不像自己的一番做派。

    他慢慢的将长刀抽了回来,生怕伤了他,然后捏在手里。

    脸色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

    韩将军获救之后,那些亲兵都上来献殷勤,将其挡在了身后。

    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卒,在城墙上万籁俱静的时候,突然失口问道:“将军,要不要卑职为您寻一条干净的裤子和裤衩子来?”

    韩将军一听,顿时气的炸了肺,一脚将其踹飞,喝道:“滚一边去!”

    可能将军裤子上的尿没干透,他的这一脚,也将上面的液体飞洒的到处都是。

    亲兵们一个个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沾了点这东西,来自大将军的馈赠,也只能嬉笑面对,敢怒而不敢言。

    韩风觉得自己受尽了屈辱,当场下令,要处死白言。

    不是仅仅是杀了他那么简单,而是要把他乱刀分尸,将头颅割下来,挂在城门楼子上。

    萧大人终于坐不住了,上来求情道:“韩将军请息怒,还望您看在老夫的面子上,饶了他的性命吧!”

    这个刚上任的凉州刺史,言辞恳切,就差给将军下跪了。

    可是韩风根本不买他的帐,一脸不屑的回道:“看在你的面子?真是笑话,愚蠢!”

    随后韩将军又催道:“你们还在等什么?乱刀分了他。”

    少年将离笙握在手里,他想着,这些人如果真的动手,就先将他们打翻,自己逃走。

    ......

    围困白言的人,挥刀便砍。

    可没等白言出手,石头就将他们三两下的打翻在地。

    韩风见大锤竟敢如此做派,当下喝道:“你这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连我都命令都不听了吗?”

    在春天的灿阳下,石头的脸庞依旧是那么的冷!

    仿佛那不是一张脸,而是一张面具。

    石头再次的抽出手中的朴刀,先是用刀的刀背,把将军跟前的人打倒,然后他用刀抵在将军的喉咙上,冷冷的说道:

    “放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