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原草 > 正文 第八十一章:化莲
    ,

    这一道紫光乃是魔君从他的囚牢之中,发出的一束极寒极阴之光。

    少年修为平平,想靠着凡人的肉身,为外公抵挡魔君的一击,可谓是不自量力。

    紫光在接近他外公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挡在他的身前。

    一击之下,白言口吐鲜血,应声倒地。

    锁在永恒囚牢中的魔君,见是那个臭小子为霍闲挡了,心中不悦。还好这一击只是他试探的进攻,并不重。

    如果下手过重,把白言弄死了,那么他全盘的计划可就要付诸东流了。

    老将军一把抱起他,只听见白言用略带疲惫的声音问道:

    “外公,你没事吧?”

    霍闲摇摇头,脸色难看的紧。

    少年见外公安然无事,又怨道:“你怎么才来啊?这一个月,我真是太难了。”

    魔君看白言伤的不轻,就让虎啸停止了进攻。

    他怕虎啸不听他的,就说道:“如果你想要更强大的力量,就不能伤了那个少年,留着他,以后对你有很大的用处。”

    可是虎将军并不在乎,因为在他心里,他想弄死谁就弄死谁,有撼地在手,他于整个世间,已然是个无敌的存在。

    而且此刻他也不想杀了那个少年,在他眼中,他就是废物一个。

    虎啸现在就想除掉霍闲,然后用撼地吸取他的力量。

    ......

    在这个战火弥漫的黑夜里,凉州城外的仙人之战,短暂间归于平静。

    凉州的城墙上,灯火通明。

    大齐骑兵的驻地里,火光四起。

    所有人的都在关注这一场举世瞩目的战斗,因为它的胜负直接关系到今后战局的走向。

    今天晚上,所有的人似乎都不想早早的睡去,因为他们害怕明早一觉醒来,自己也许就变成了一堆骸骨,或者是他们在等待着胜利那一刻的到来。

    凉州城上,一个站岗的小卒趁着韩将军不在,跟一旁的老乡打了一个赌。

    说如果是白胡子将军赢了,那么他就脱光所有衣服,连裤衩子都不穿,一丝不挂的绕着凉州城跑一圈。

    其实小卒的老乡也巴不得自己是错的,因为出丑总比丢了性命要强。

    ......

    片刻之后,虎啸手中的撼地渐渐的烧了起来,冒着滚滚的紫烟。

    这火光也照亮了他的面庞,此刻的他就像是一头凶狠的下山猛虎。

    势必要将老将军生吞活剥!

    二人在休息了眨眼的功夫之后,又打斗了起来。

    ......

    霍闲举起手中的光剑,剑锋直指黑暗的苍穹之上。

    剑锋向着大齐的军营落去,白闪的剑光所到之处,营帐撕裂成布片,辕门焚成了焦土。

    这承天一剑,只怕是鬼神见了,也要发愁。

    老将军见虎啸躲过了这一剑,他又横剑一击。

    苍白的剑意,在夜色里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形,向着西北方向,徜徉而去。

    那一晚,大齐与梁国交界上的黑石山,被拦腰斩断。

    山头滚落一旁,堵塞了大河。

    虎啸也不甘示弱,在接连躲过几次猛攻之后,挥起了那个举世无敌的神兵。

    他忽然跳到十丈外的一个地方,对着老将军的位置,将一个犹如凉州城门大小的巨石锤飞。

    巨石就像离弦的羽箭,向他飞来。

    他收起光剑,用双臂挡着巨石。

    咚的一声!

    老将军连同那块巨石一起,被嵌在了城墙里,动惮不得。

    如果不是有霍闲在前面用力挡着,恐怕这巨石就要在城墙上打一个窟窿,然后飞进城里,砸毁很多房屋,才会停下。

    白言这时候也醒了,小白也趴在他的脸上,时不时的舔着他的脸蛋。

    他费力的用手臂撑着自己坐了起来,面对着一个不能接受的结局。

    那些在城墙上的士卒,纷纷低头看着下面,失落和无助,爬满了心头。他们不相信这就是最终的结局,有的人表情沮丧,而有的人已经掉下了泪水。

    站在一旁看戏的王忠君则是喜不自禁,如果霍闲那只老狐狸死了,魔君会更加的欣赏他的。

    ......

    就在凉州的士卒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间,城墙里一道白光闪过,巨石被劈成了两半。

    被光剑击碎的石块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宛如一个小小的丘壑。

    霍闲趁着虎啸洋洋得意的时候,刷的一下,飞到了他的眼前。

    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夜色中拔出光剑,向他砍去。

    虎将军根本没反应过来,如果不是魔君用紫烟擒住了霍闲的光剑,恐怕他已经变得冰凉。

    ......

    霍闲这一千年来,在人间游山玩水,干的最多的就是钓鱼下棋,这满身的修为也大不如从前。

    而且他根本没有意识到,此次前往凉州,自己要对付的,居然是那个大魔头。

    他心里清楚,只要魔君一直被封印在撼地里,那座永恒的囚牢中,那么他就不会给人间带来多大的灾祸。

    可是现如今,这撼地却掌握在虎啸的手中,那么情况就变得十分复杂。

    虎啸是个好战分子,他们二人集合在一起,这人间已经没有了安宁之日。

    他原本想着只要杀了这个叛徒,一切或许还有转机。

    可是他还是太低估了魔君的力量......

    ......

    在魔君的巨大力量前,璀璨的光剑逐渐被腐蚀。

    紫烟所到之处,万物皆蚀。

    不一会的功夫,霍闲白色的铠甲也变成了黑色。

    直到他的手臂,白色的胡须,也慢慢的被腐化。

    霍闲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脱离他,自己就要变成了他的傀儡。

    这恶毒的魔君是想先腐化自己,然后再吸食自己的力量。

    ......

    老将军拼尽全身力气,挣脱了他的束缚。

    当他来到白言的身旁,他发现魔君的腐化并没有结束。

    他知道一切都晚了,如果自己再不做抉择,就会天下大乱。

    他看着自己的外孙,老泪纵横......

    老将军伸出已经被腐化成焦黑的手,打在了自己雪白的额头上。

    一瞬间,一道道金光向外飞出,照亮了大半个天际。

    白言看着自己的外公死在自己的面前,却无能为力。

    在亮光的直射下,他欲哭无泪。

    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一朵金莲破土而出。

    少年摊开右手的掌心,此时离雪在他手心中留下的雪花印记,似乎也有了感应。

    他拿起金莲,一时间,霞光万丈。

    等他还在想着,这个是不是外公留给他的神秘法宝的时候,一阵清脆的叫声,夺笛而出,响彻荒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