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朝朝有个暮暮 > 正文 第31章.有缘再会(尹暮的回忆录)
    ,

    “你好,我是18岁的叶苒朝。我发誓,在我的小小星球里,你就是温柔与璀璨,即使其他宇宙再浪漫,也终生不换”。

    ——朝朝to暮暮

    小巷内阴暗昏沉,斑驳的大理石墙壁上还歪扭着贴着残缺不齐的告示,有凸起的小石块不知廉耻地戳破仅剩碎片的纸张。晚风过,秋天的阴冷沉重夹杂着丝丝血腥味,穿堂而过。

    “哑巴了!说句话!”

    暴戾的声音带着****的厮打,在阴暗的小巷里撞击着锈红色的石墙,渺远游荡。

    “和老师说我们影响你学习,你爸可真能耐啊,除了有点钱,他还会干什么?”

    梳着板寸的男孩猛地后退,靠着墙壁静静看着对面默不作声的男孩,眼神疯狂暴躁,压抑着内心熊熊燃烧的火苗,向地上狠狠啐一口。

    “你tm是不会说话还是自闭?爷让你说话,你是聋了?”

    阴风阵阵,暴戾笼罩着这可怕的一隅,有半明半昧的灯光昏黄压抑地统治着世界。

    叶苒朝一手抱着满满一大袋棉花糖,一手拎着书包,总是嘟嘟撅起的小嘴又在哼唱着无名的歌曲,自娱自乐。

    初三放学后的晚风都是欢快的,天边那一朵熊熊燃烧的堆积云泛着慵懒随意的霞光,在泛着青黄色的天空边缘洇染开,顺着若有若无的纹理层层渐渐地铺展开,像极了泡腾片跃入白开水后,那猛然散开的一朵爆炸云。

    临近小巷,脚步减缓,慢慢收紧。

    眼前石墙上的寻狗启事在清爽清冽的晚风中瑟瑟发抖,摇摇欲坠。

    叶苒朝上前一步,将棉花糖夹在自己曲起的手肘处,小小的手还洇染着微微的红润,轻轻将残碎不堪的启事抚平,图片上小狗的眼睛像是含着一汪水潭,甚是惹人怜爱。

    下次看见这么可爱的小生命,一定要赏赐它一颗甜甜的棉花糖,一口咬下去,酥酥软软的那种。

    微微歪头,叶苒朝向后退了几步,眼神无意识轻轻飘远,却瞥见小巷里那盏忽明忽灭的小油灯,扑闪着昏黄的光芒,模模糊糊混混沌沌的黑暗中好像笼罩着一个身影,伴随着油灯的瞬息万变不断的隐匿又浮现。

    以她的角度看去,应该是一个依靠着墙壁的男孩,低垂着头,戴着黑色的卫衣帽,忽然亮起的灯在他依稀显露出的碎发上停留,有摇曳的颗粒在跳跃。

    尹暮屈膝颓废地靠在斑驳又坎坷的石墙边,脖子上那条血痕在冷风中有阵阵酸痛感,久久挥发不去。

    手指关节处触目惊心地显印着血迹,无精打采地垂在一边,自觉感受着晚风的凉意,带去疼痛感。

    好累。

    头顶上方那盏不争气的油灯嘎吱嘎吱地响,好像随时有砸下来的冲动,诡异地忽明忽暗,自己所处的小天地时而昏暗,时而完全陷入黑暗。

    眼皮已经在松懈,身体像是被抽干,止不住地想要下沉,冷风灌满宽大的校服,在里面钻着空子四处躲藏。

    灯光骤然亮起,小空间再次被阴沉昏暗的灯光包围,盈盈满满的,散发着一种凄美的温柔感,轻巧地抚摸着男孩血迹斑斑的白校服。

    眼前的小白鞋出现得很突然,不声不响地跌入男孩已经快合上的疲倦的眼眸。平常朴素的校裤被巧妙地卷起,露出一段白皙的脚踝,细长白嫩,盈盈可握,在沉倦的灯光下竟有一种俏皮可爱之感。

    无力抬头,上方已经有了声响。

    清冽通透的声音沾染着少女感,像极了涉世未深的小雏鹰,带着早晨的旭日,新鲜而有生机:

    “看来是被人欺负了,啧啧啧。”

    尾音微微翘起,沾染着与这环境并不相符的骄傲张扬感。

    叶苒朝扬着头,眼神瞥着眼前的男孩,定格在他那双骨节分明,纤长白皙的手上,背负着沉重的伤痕,却轻轻巧巧默不作声地搭在曲起的关节处,无力地垂在小腿处,斑驳的血迹已经凝固成珈,触目惊心地横杵在手面。

    眼前人依旧默不作声,低垂着头,昏黄的灯光安静温柔地平抚上头顶,顺着帽檐滑至凸出的鼻梁上,摇摇曳曳,一倾而下,篷起的校服只能笼罩半分,她可以清晰地看见男孩脖子上那道狰狞的血痕。

    尹暮烦躁地皱起眉头,身体各个器官齐齐涌来的不适感伴随着面前陌生女孩的调侃,让他焦躁不安。

    “你….”

    原本清冷的声音带着沉醉的沙哑感,迷迷沙沙,还未说完,便凝滞在嘴边。

    血液翻滚,温度炙热的手面忽而触及到一丝凉意,勾起他急需汲取清凉的欲望,但也只是刹那间的触感,随即便消失殆尽,像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轻轻抬手,是创可贴,简洁干净,没有自己班女生用的那么繁杂浮华,只是透明的基础款,闪着安分守己的光,服帖地遮挡着他骨节处那块触目惊心的伤口。

    “防止你失血过多至死,送你一张创可贴,不用谢!”

    女孩的声音极具辨识力,清澈明亮,在狭小的小巷内跌跌撞撞,来回盘旋。

    疲惫地掀起昏昏欲睡的眼皮,尹暮总算是依稀在闪动的灯光中捕捉到女孩流畅明快的轮廓。

    扬起的下颌没有丝毫的拖曳,畅快利落,刺破着混沌的光芒,散发着令人无法忽视的倨傲嚣张。

    还没完全记清她明丽的面庞,眼前这个风风火火的女孩好像就要转身离开,洒脱自然,随即就快要迈出巷口。

    “你,叫什么名字?”

    叶苒朝闻声愣怔,本以为男孩的声音一定有沾染上世俗烟火气的倦怠感,可他的声音却出奇的干净纯粹,像是不食烟火的神明,带着与世隔绝的疏离。

    突然有了兴趣。

    慢慢挪动着步伐,再次回到原先安静沉寂的地域,凝视着眼前渐渐抬头的男孩,可是头顶上方的油灯太没有眼力见,晃晃悠悠地席卷着男孩的面庞,将他沉溺于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眉眼舒展,尹暮看着眼前笼罩在昏暗阴影中的女孩笑得坦率明媚,晃了神,手面的创可贴清清爽爽,在为伤口驱除燥热与疼痛感。

    一阵扑面而来的纯粹木质花香携着清凉的风,敲响他紧紧闭塞的心门。

    “我叫叶苒朝,朝朝暮暮的朝!”

    少女的声音像是穿透过神明的光芒,鞠着宇宙的星尘,碎碎散散地落满仓皇的人间。

    “刚才忘了,送你一颗糖!”

    尹暮惊诧地抬起头,厚重的帽子压着细碎的额前碎发,将其墨迹沉沉的眼眸遮挡住,有一半不听话的帽檐低掩着,将男孩的右侧脸庞完完全全地遮掩住。

    叶苒朝始终无法看清眼前人的脸,只能依稀辨别出那张脸光明正大袒露的白皙。

    指尖相触,电光火石。

    尹暮轻巧巧地接过那颗用盈闪糖纸包裹着的棉花糖,还没来得及道谢。

    女孩便利落地将书包甩回身后,轻盈的脚步踩着小巷里参差不齐的青板石,风风火火,干净明亮的声音顺着风,不偏不倚地落至男孩耳侧,

    “小同学!有缘再会!”

    就像是执剑仗义走天涯的小女侠,不顾及儿女长情,只想拯救乏滥世人与粗俗人间。

    尹暮轻轻将棉花糖拈至嘴边,舌头轻轻卷走那一份酥软甜蜜,立刻在舌尖融化开,带着天边暖阳的温柔缱绻,甜至心底。

    看向小巷底端,有凄美柔和的彩霞标记着惨淡的夜色,倒也不是那么阴暗昏沉。

    “叶苒朝同学,有缘再会。

    到时候,一定会记得还你一颗棉花糖。”

    “你好,我是15岁的尹暮,希望居住于叶苒朝星球,如果有缘再会,奢求将温柔陷落的小心思全部指向她”

    ——暮暮to朝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