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来自地球的异界大明星 > 正文 第二十四章谁是桂冠夺主?是我啊!真的是我啊!
    ,

    “这词,构思奇拔,蹊径独辟,极其浪漫啊!”

    “作者是自诩为仙人了吗?欲乘风归去,又担心在仙穹高处不胜寒,所以才留在人间!”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这两句乃是世间哲理啊,自古世上就没有十全十美之事啊,有得必有失!”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句更是神来之笔!不光本身意境深远,更是让词曲韵味峰回路转,将悲欢离合和阴晴圆缺的悲伤感完全逆转,让整首词变得清雄旷达,乐观美好,境界壮美。”

    “好词!好词!好词啊!”

    “全词设景清丽雄阔,以咏月为中心表达了游仙“归去”与直舞“人间”、离欲与入世的矛盾和困惑,以及旷达自适,人生长久乐观和美好的愿望,极富哲理与人情,能写出此等佳词之人,必然也是豪迈浪漫,豁达超脱之人吧!”

    “当真是佳作,从未见过比这更妙的中秋月词。”

    “郭老所言不错,此乃千古绝唱!”

    众评审们细品之后,纷纷对水调歌头这首词推崇备至,赞叹不已。

    “诸位,我提议,今晚文会的最佳诗词,便是这首...这首...这首词叫什么名字?”

    “呃......不知道,歌曲名好像是叫水调歌头?”

    “水调歌头,名字怪怪的,不过不打紧,各位,如果没有意见,那最佳诗词颁给这首水调歌头如何?”

    “好!”

    “我同意!”

    “理当如此。”

    “……”

    众人纷纷赞同郭老的提议,将这次中秋文会的最佳诗词的奖项颁给水调歌头。

    “这首词到底出自何人之手?难道真的是台上这个姑娘所作?”

    “我看不像,这姑娘看起来温婉,不像是能作出有如此豪情诗词的样子,应该另有其人。”

    “难道是他?”魏真脑海中浮现出程识的模样。

    程识有才,魏真是知道的,而程识是崇艺楼的人,台上演唱的青芜也是崇艺楼的人,所以魏真猜测这首水调歌头是不是就是程识所作。

    “是何人?”

    “可能是他,只是猜测还不确定,老师请稍等,这个艺楼是我请来的,我马上去他们问问。”魏真说完,立马屁颠屁颠的去后台找人询问去了。

    魏真本来是想直接去找程识的,但内场人也很多,程识环视了一圈,也没看见程识坐在哪里,索性直奔后台去找崇艺楼的姑娘们询问去了。

    ……

    “小青芜唱的真不错。”

    “那是,也不看是谁写的歌。”

    “少给你脸上贴金,我夸小青芜呢。”

    “青芜唱的是不错啦,但我觉得,我至少也得占一半的功劳吧,你夸她不夸我?”

    “得,也夸你,夸你越来越不要脸了!”

    “谢谢老板娘夸奖!”

    程识和虹月俩人在青芜唱完之后,说笑起来。

    “都唱完了,怎么还没讨论出结果,到底谁是最佳诗词得主啊,是不是五月词啊,急死了,我都快憋...”虹月说着戛然而止。

    程识笑笑,说道:“现在谁拿下最佳诗词和我们都没关系,然如果因为这个,明天一早新闻刊登上某艺楼老板娘文会失禁之类的新闻,那就和我们有关系了。”

    虹月脸上有点微红,瞪了程识一眼,说道:“我去方便一下,一会儿回来你告诉我谁是最佳诗词得主。”

    “快去,快去,人有三急,别真尿裤子了,我可不想跟着你丢人。”

    “嘣”

    “哎呀,老板娘你能不能别老弹我脑崩。”

    虹月哼了一声,快步离去。

    就在虹月刚刚离开的时候,主持人上台了。

    “让大家久等了。”

    “经过评审们进行多番讨论,最终一致决定,本次中秋文会,最佳诗词为......”

    主持人卖了个关子,拖长了音。

    “快说啊!急死人了!”

    “到底是秋月颂诗还是五月词啊。”

    “望月诗也不错啊。”

    “快说快说,再不说我们让你瞧瞧文人的骨气!”

    “……”

    主持人见台下气氛热烈起来了,也不再卖关子了,当即宣布道:“本次中秋文会,最佳诗词为...崇艺楼程识——水调歌头!”

    “崇艺楼程识?”

    “是谁?”

    “水调歌头?”

    “有这首诗词吗?”

    “怎么不是望月诗?”

    “居然不是五月词,给了一个什么水调歌头,挺都没听过,黑幕吧!”

    “水调歌头...这不是刚刚唱的那首曲子吗?”

    “搞错了吧?”

    “难道是主持人拿出手卡,把节目报幕念出来了?”

    “一首歌也能评选为最佳诗词?乱来!”

    “我第一个不服!”

    台下议论纷纷,观众们不解并且质疑着。

    “安静,安静,大家听我说。”

    主持人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这是众位评审经过讨论一致得出的结果,刚知道这个结果,我和大家一样存在疑问,但当我品读玩这首词后,我的那点疑问全都没有了,剩下的只有对这首佳作的钦佩和赞美,下面,我给大家朗诵一遍。”

    说着,主持人拿着郭老写的水调歌头手稿,开始朗诵起来。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一曲念完,台下安静了。

    水调歌头歌唱和品读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歌唱因为断句和语重的原因,粗听虽然会让人家觉得,这首歌曲子不错,词也有点意思,但根本不会去想这是一首词,也不会去品析。

    但听人完整的按照词牌的格式,抑扬顿挫的朗诵出来,把这当成是一首词去品鉴,感觉到的意境和韵味就不一样了。

    质疑声消失了,但赞美声也没有。

    当然,没有赞美声是因为众人还沉浸在词中,细细品着这首词的意境和韵味。

    也不知是谁率先喊了一句:“好词!”

    台下顿时变得热烈起来了。

    “好词!”

    “最佳诗词当之无愧!”

    “生平难得一见的佳作!”

    “水调歌头,此篇可为名作流传千古!”

    “……”

    品读过后,众多文人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对水调歌头这首歌推崇备至。

    主持人:“让我们有请水调歌头作者,崇艺楼的程识公子上台领奖。”

    程识表示,自己是懵逼的。

    水调歌头牛逼,他当然是知道的,这首词在地球上也被誉为千古绝唱,甚至有人说过,水调歌头之后,再无咏月词,可见地位一般。

    但是,他并没有写词啊!也没参赛啊!

    他只是为了应中秋的景写了一首歌给青芜唱啊,怎么...就上台领最佳诗词的奖了呢?

    完全……没想到啊!

    果然,有些光辉,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吧!

    ……

    好一会儿。

    虹月一身舒爽的回来了。

    重新在程识身边坐下。

    “最佳诗词花落谁家了?是不是白翩跹的五月词?”虹月开口问道,之前虹月和程识两人都是更喜欢五月词来着,都希望是这首词夺冠。

    “唉~”程识表情有些复杂的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不是啊,可惜了。”不是自己支持的那首,虹月有些失望,“那是许院士的望月诗?”

    程识再次摇头。

    虹月了然的说道:“居然最后花落陆程的秋月颂诗了。”

    程识看了虹月一眼,说道:“也不是陆程。”

    “???”

    三个都不是?

    虹月有些不解,“那到底谁是桂冠夺主?”

    “是我啊!”

    “切。”

    “真是我。”

    “别开玩笑了。”

    “真的是我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