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昏鸦醒 > 正文卷 第8章 东痍
    白练很长,大约三尺左右。

    上面隐约华光流转,软软的垂在手中像一匹光滑的丝绸。

    云溪握白练的手指很好看,指尖纤长,指甲浑圆饱满还带着一点点剔透的粉。

    这一幕若作寻常来看,当真可称得上是一副姣好的仕女图,可云溪脸色却不复以往的温雅,眼神也变得冷厉起来。

    她的眼神是从未有过的冷,看着眼前的一群人,如同在看尸体一般充满了蔑视:“杀你们,还用得上一个时辰吗?”

    说罢,还不曾等别人反应过来。

    便挥舞着手中的白练,突然向前方刺了出去;没有一点点华丽的招式,就那样同剑一样笔直而不婉转杀机尽显。

    一瞬间白练原本该有的柔软与昳丽都被收敛起来,裹挟着一股凌厉之气尽数而出。

    “云溪,停手罢。”白练才刚刺出。

    这时屋内一道清冷声音缓慢的响起,如同在寂室之中珠帘坠地的清脆之声。

    原本倚窗而立的青衣少女终于回过头来,被略微过长的刘海遮住了目光。

    她盯着云溪手中的白练,不紧不慢的开口:“你的手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他们不配,血太脏了。”

    白练闻声而退,顶端的杀意还没被卸去。

    冲在最前排的那几个人被余力波及掀翻在地面,他们捂着胸口,猛的咳出几口血沫来。

    这时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惊恐,才后知后觉涌了上来,爬上背部激起一片冷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那个青衣少女,这是何安第一次看见她的眼睛。她的五官很普通,甚至普通到能让人转眼就忘的地步。

    可那一双眼睛却非常漂亮,第一眼望过去就觉得又深邃又精致。

    只是在这深邃之中,却好像聚不起一点光芒。像一滩泛不起涟漪的死水一般,看着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带有一丝生气。

    他的视力很好,隔着老远都能看清少女的瞳孔之中,似乎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血气。

    衬着那诡异惨白的皮肤,何安竟然从这张脸上看出了几分妖异。

    *

    而在这同一时间。

    一处不知名的小阁楼里。

    整个阁楼古朴又漆黑,没有点燃一只烛火;就在房间里正中央的半空上,却挂满了一整片由星斗组成的阵法;这些星斗时隐时现闪烁着,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借着这片微弱星光,隐约能看清屋内放置了一张长形的桌子,桌边的中心处就坐着一位身着青衫的男子,他披散着头发,紧闭双目端坐在旁边。

    身体正对着的桌面上,有一块深紫色的占星盘。

    盘面也由银色的繁星环绕成阵法,上面繁星同屋内挂着的星斗一般,也在时隐时现。而罗盘上最长的那根银色指针正在疯狂旋转着。

    突然间,半空中的星斗和罗盘上的繁星都霎时间熄灭了。

    而银色指针停在了一个方位之上。

    男子原本闭着的眼睛猛的睁开,浅褐色的瞳孔望向指针所指的方向。

    他薄唇轻启:“找到了!”

    *

    这时无叶城的客栈里。

    空气又一下子寂静下来,所有人都拿着武器,神情紧张戒备的看着前面的两个女子。

    却没一个人敢再轻率发动攻击,打破这种沉默诡异的气氛。

    “叮铃,叮铃。”

    就在这时候,一阵极细弱的铃铛声在远处响起。

    “叮铃,叮铃,叮铃。”然后铃铛开始一声叠一声的越来越响,也越来越频繁,像在跳一首欢乐的舞步。

    突然。

    铃声乍停,一道略带天真俏丽的声音却在空中响了起来。

    “嘻嘻,你们是在找我吗?”

    所有人都循声望去,一个身着紫色衣裙的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横梁上。

    她的左脚踝上缚着一付小巧可爱的银铃铛,只需轻轻晃动一下,银铃便会发出‘叮铃,叮铃’清脆悦耳的声音。

    她双手撑在横梁上,看着下面那群人神色惊恐的人。粉嫩如花瓣一般的嘴唇却微微笑了起来。

    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与好奇。

    “我刚才好像听见有人在找我呢,咦…是你吗?或者你?”她指了指人群中的那个光头,又指了指中年男子。

    偏了偏头,疑惑的问:“人是我的杀啊,怎么,你们是想要杀了我吗?咯咯。”说罢,还用小巧精致的手捂着嘴笑了几声,活像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孩子。

    可现在没人再会,只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小女孩看待。

    甚至有人微微的后退几步,目光警惕看了看手持白练的云溪,又看了看坐在横梁上的小女孩,大着胆子开口:“你们是一伙的?”

    小女孩扫了一眼云溪,又在清音的身上停留一瞬视线,放下捂嘴的手:“啊,不是的呢。”

    “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啊…”小女孩听到这个问题,抬着可爱的小脑袋认真的想了想。

    然后目光就落在清音的位置,视线死死的锁着,语气中似乎带着一点兴奋:“因为他们好像不太不长眼…想要动我看上的玩具呢。”

    说到最后,她转回目光笑眯眯的看着问话的那个人,“你说…他们该死不该死啊。”说到最后,笑意里带了几分狠意。

    然后还很开心的晃了晃腿。

    她笑眯眯的看着那人脸色倏然变白,场上又恢复到了静默中,再没有一人敢轻易开口。

    只余铃铛一声一声的响在所有人的耳边。

    “你这个妖女,小小年纪就如此心狠手辣。”

    率先打破沉默的仍然是那个光头汉子,他提着那柄大斧,神情强装镇定:“真当我们这么多人奈何不了你一个人吗。”

    “哦?”小女孩似乎觉得颇为有趣。

    轻轻的晃着双腿,看了一眼开口说话的人,视线又在他旁边饶了一圈:“咦,是你们啊,正好我还没杀完呢…就送你们一起上路吧,也省了我不少事啊。”

    她的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前面那几个指证云溪幸存者。

    小女孩的话音刚落,几道来不及被视线捕捉的小黑点,就迅速的飞向了那几人。

    同一时间,哀嚎声突然响起,人群也乱作一团。小女孩坐在横梁上,毫不在意的撑着脸颊,晃动了一下双腿才开口:“正好可以试一试我的新蛊呢。”

    “蛊??”犹如在沸腾的油锅里投下一滴冷水,原本就混乱的人群一下全都炸开了。

    他们都不犹豫迅速远离身边,正倒在地上惨叫打滚的那几个人,脸色慌乱又恐惧:“东痍的蛊?东痍不是避世了吗?”

    “竟然是蛊师,早知道我就不来趟这趟浑水了。”

    “妈的,晦气,难道还没到宁城开我就要先身死在这里了吗?”

    “……”一时间什么声音都出来了。

    小女孩却像没听见,手指着那个中年男子,又指了指光头:“嘻嘻,刚才是你们先动的手吗?”

    小女孩也没有给他们回话的机会,话音刚落。

    又有两道黑影朝他们飞去。

    两人躲避不及,下一瞬间那光头的斧子“哐当”一声落地,手则掐着自己的脖子在地上翻滚起来,他瞪大的眼睛惊恐绝望,口中却叫不出一声。

    所有人都慌乱了,甚至有人想到夺门而逃,都不管不顾的向出口涌动。

    小女孩看着这一幕却更为兴奋,稚幼可爱的声音像在说今天要吃什么:“别跑哦,不然…我可会把你们全杀光的哦。”

    所有人如同被施了定身术一般,都僵在了原地,门就在眼前,却没一个人人敢跨出去。

    “嘻…嘻嘻…”这一幕似乎愉悦到了她一般,晃动着双腿笑了起来。

    青衣少女这时已坐在了桌边,她没看坐在横梁上的小女孩,却语气淡漠的开口:“适可而止吧。”

    小女孩盯着桌边那道青色的身影,收敛了一下笑意。她眯着眼睛想了想才应道。

    “啊…既然你都开口了,那么就…好的呢。”然后随手在空中招了招。

    那几只早已把人吞噬的只剩一副皮囊,又重新在寻找新宿主的蛊化作一道黑影,飞回了小女孩身上。

    她笑意又重新回到脸上,歪着头一一扫过下面神色恐惧的人。

    忽然。

    她目光顿了一下,看见了站在角落中低眉垂眼的何安,脸上透露出一丝不解的表情。

    她手指向那处,疑惑着开口:“咦,怎么看你有些面熟的样子,我们见过吗?”

    何安微低着头,惯性的躬着身子,双手叠在一起,声音讨巧又带着微微颤抖。

    似乎对这一切很害怕的样子:“小的虽然已经在这无叶城的客栈里干了十几年了,来往的人见了不计其数,可确实不曾见过您啊。”

    小女孩低头想了想,印象中似乎也确实没有这样的人,然后才点点头。

    又眯着眼睛笑起来,撑着脸颊两侧,语气随意自然:“既然有人想要放过你们,那你们就滚吧。我数三声哦…还没消失在我眼前的,就和我的蛊虫作伴去吧。”

    “一…”

    话音刚落,所有人都一窝蜂的涌了出去。争先恐后的,生怕慢一步就被永远留在了这里,连城外秃鹫都没得喂。

    “二…”

    甚至还没到第三声,所有人都逃了出去,只在一息之间客栈便又恢复了它冷清的模样。

    “三…”

    甜美的声音响在空旷的二楼。她晃了晃自己的脚,看着室内的两个女子。

    铃铛叮铃,叮铃的作响。

    云溪却仍手持着白练神情戒备:“你是谁?”

    “我叫兰那。”

    “东痍避世已多年,你出来干什么?”

    “我来奉命抓叛徒的啊~”兰那眯着眼睛笑,目光却停留在清音身上,未曾移开过:“只是现在好像遇见,什么好玩的新玩具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