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玄幻小说 > 昏鸦醒 > 正文 第22章 决定
    亭瞳从冰冷的地面上站了起来,因为过于长久的跪立,从他的膝盖处传来轻微的刺痛。

    他看了一眼房门已经紧闭的内室。

    眸中浮现出一抹痛苦决绝之色,却在心底做出了自己的决定,然后毫不犹豫的对着内室大声喊到:“娘,我再去一次鸿冥之境,回来我会自己去向城主请罪的。”

    说完便拿着锦盒转身跑了出去。

    握着锦盒的手略微带着颤抖,似还未曾完全从刚才的梦境中走出来一般。

    妇女站在窗边望着亭瞳跑远的身影,眼中早已蓄满泪水。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这都是命啊,逃不过的…”

    此时的鸿冥之境内。

    平静的空气又波动了起来,这一次却远比刚才要激烈很多。整个空间都如同是一张被揉皱的白纸,而气流则形成一道漩涡一般。被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从里面暴力撕开成两半。

    然后。

    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从混乱狂暴的空间缝隙中走了出来,他的五官极端清艳冷漠,而明眸中似有碎雪漂浮,恍若是一位从冰天雪地里而来的神祇。

    他的怀中抱了一只银色的小狐狸。

    狐狸身上的九只尾巴安静自然的搭在他的手臂上垂落下来。而两只黑黝黝的眼珠子正滴滴的乱转着,尖尖的嘴巴正在一张一合,却是口吐人言:“是这里,没错,就是这儿!”

    说着还深深的嗅了一大口空气。

    神情夸张。

    在男子走出那道空间缝隙后。

    紧接着一位身着大红色的衣裙的少女也从里面跨了出来。若说先前那男子如冰如雪,而她则似若太阳。五官精致明艳似火。

    面容笑起来时便更像一轮小小的太阳了,让人觉得灼热。

    “月晨,你确定没搞错吗?”

    少女两步跨出那道空间,转到了男子的身边。

    眼睛看了看这满地狼藉的尸体,不由的怀疑起小狐狸说的话:“这哪里有阿音啊?”

    小狐狸似乎不服气自己竟然被质疑了,猛的又耸动鼻尖大吸了一口空气,瞪着自己的小眼珠强调道:“没错!就是你们给我的味道,明明就在这里!”

    少女看见小狐狸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和狐狸一样圆滚滚的眼睛半眯着。反身冲着它做了个鬼脸:“别是你们狐族浪得虚名,随意找了个地方来诓骗我们的吧。”

    然后才转头对正在凝神打量着四周的冰雪男子道:“你说是吧,哥哥。”

    “你!你简直是欺人太甚!”小狐狸听见少女的话。小小的狐狸脸上竟然出现了愤怒的情绪。

    身上银色光滑的毛一瞬间都炸了起来,原本服帖的尾巴也不安分的摇了摇,龇牙咧嘴的对少女叫着:“你胡说,我不仅闻到洛清音的气息了,还闻到了魔族的气息!哼哼!”

    “魔族?他们不是早就被封印了吗?”

    少女倏然一惊,顾不得再同狐狸吵嘴,几步跃至那群尸体中间闭目感受起来。

    空中一缕缕隐隐约约还来不及消散黑气,在少女可以的指引下,又从四周慢慢聚拢成型,围绕在少女的身边。

    少女睁开眼睛,来不及思考,口中就惊呼的冲着男子喊道:“哥,真的是魔族!难道阿音和…”

    “顾浅!慎言!”

    男子眼风一扫,吐出的话也如同冰雪。

    他缓步朝这边踱过来,眸光却是看着怀中的小狐狸:“你确定是在这儿?”

    “当然确定了!你可以质疑别的狐族,但你不质疑我作为一只九尾天狐的实力。”叫月晨的小狐狸有些傲娇的抬了抬自己尖尖的小下巴,圆圆的眼珠子里面藏着得意之色。

    顾浅则一旁吐了吐舌头,老实的垂手等着男子走过来。

    男子靠近这片区域。

    垂眸看了地上横七竖八散乱着的尸体好一会儿,才皱着眉吩咐到顾浅:“待会儿你把这里给处理一下,记得处理干净一点,别留下什么痕迹。”

    “那阿音?”顾浅有些犹豫的探究了一下男子的目光。

    “她没有在这里出现过。”男子的眸光沉沉。

    而这时。

    他们身后原本已经愈合的空间突然又波动起来。

    月晨紧张的竖起了那双狐狸耳朵,嘴里尖叫着:“喂喂!顾莲清!你快点啊,我们是偷偷来这里的。你别忘了宁城什么规矩,等下被发现可没有好下场的。”

    “你怕什么?”顾莲清低头看了一眼浑怀中身戒备的小狐狸,语气中带着不以为意。

    “你就不怕再一次发生仙界大战?”月晨暗暗的翻了一个白眼,用爪子刨了刨自己的耳朵:“我可是最讨厌打仗了。”

    “嗤。”男子嗤笑一声:“讨厌有什么用,你们狐族现在不正是打得不可开交吗?而且现在的格局是早就应该改一改了。”

    这边正说着,那边的空间里又走出来了一个人。

    亭瞳的身影再次出现在鸿冥之境内。

    他好像是强行破开空间的,嘴角原本干涸的血迹还没来得及擦去,如今又覆上了新的血迹。连原本高高翘起的马尾都不再有精神了。

    他几乎是满身狼狈的从波纹处走了出来,眼睛上还没来得及系白绫。神采奕奕的琉璃色眼睛此刻看上去有些暗淡无光。

    他似乎没想到这里还有别的人。

    愣了一下,看着前面不远处站立着的两人。

    两人的样貌都有些熟悉,他在清音的命星里看见过他们。他看着那张有些熟悉的脸,从牙缝中吐出几个字:“顾莲清?”

    面前的场景不再是他离开时候的样子,设下的阵法早已破碎。地方还躺着无数具尸体,当真是称得上尸横遍野;而那两个少女却早已不知所踪。

    他手上的骨节因为紧紧握着锦盒,而泛出一些苍白。

    前面立着的一男一女也正转身看着他。

    “你认识我?”顾莲清冷艳的脸上出现些许疑惑。

    顾浅也看着眼前那双纯白色似乎带着魅惑气息的眸子,心底倏然一惊。马上闭上眼睛安静的感受了一下来人气息。

    这个味道很熟悉,父君曾让她嗅到过。

    “是先知者一族。”顾浅的鼻尖动了一下,解惑道。

    然后她避开亭瞳的那双眼睛,眼神也不解:“不过先知者怎么会出现在宁城,你们一族不早已隐世很多年了吗?”

    亭瞳没有理会他们的问题,只是快速的理清了事情。

    又闭上眼睛,之间掐动,眼前的画面依次闪过。

    “咳,咳咳…”

    亭瞳胃中一阵抽搐,嘴边涌出一口鲜血,但他却没管,兀自盯着前方的人:“你是在找洛清音?”

    “你知道她?”

    顾莲清这才正视起眼前的来人,眼前的人脸色看上去又破败又虚弱。他了然的开口:“你强推了她的命星?”

    “当然!”亭瞳看向顾莲清的眸子涌出一股嘲讽:“你想知道她去哪儿了?对吗?咳…”说着,他又咳出一口血来。

    “你知道?告诉我!”

    顾莲清冷寂的表情终于被打破了,眼睛里面弥漫的风雪似乎开始翻涌起来,隐隐带着一股热切。:“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和你交换。”

    亭瞳用衣袖擦了擦唇边的血迹,在众人的注视下往顾莲清的方向缓慢靠近。

    他眸中原本潋滟的光又暗淡了一些,嘲讽的神色却越来越严重。

    他停在顾莲清面前,用近乎纯白透明的瞳孔注视着眼前的人。

    顾莲清同他的名字几乎一样,男生女相,当真也对的起清涟绝艳这几个字,只是太过冷漠,像所有情绪都被封印在那双冰冷的眸中。

    这种冷和清音的死气沉沉是不一样的冷。

    “省省力气,你的眼睛对我没用。”顾莲清望着那双仿佛能引诱人心的眼睛,冷静开口。

    亭瞳低笑一下,才缓缓递出手中染血的锦盒:“我不打算和你做这笔交易。但我可以告诉你她在哪儿。”

    然后又是一口血涌了出来,亭瞳却弯起了那双光泽尽失的眼睛:“我用代价推出了她的位置。我可以告诉你。”

    亭瞳顿了顿,像在说一件很哀伤的事:“她又回了玄家…”

    “这次你该去救她了…顺便把曙魄草也带给她吧。”

    亭瞳待顾莲清伸手把锦盒接过后,才转身缓慢的往来处走去:“这是你欠她的。见到她后也不必提及我的消息…”

    “也是…我欠她的…”他的尾音随空间闭合而渐渐消散在空气里。“告诉她,以后别再相信人心了。”

    “…”

    “哥哥。”顾浅有些担忧的上前两步看向顾莲清。

    顾莲清却看着手中的锦盒,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他伸出修长干净的手指打开锦盒,一支新鲜的幽绿的草就出现在眼帘,他低喃出声:“曙魄草…”

    “这可不就是那个…什么能镇压魂魄的草吗…”怀中的月晨不知在什么时候爬上他的肩头,睥睨着盒子中的草,不以为意的晃着尾巴,尖声尖气的开口。

    顾莲清回头看了一眼月晨。

    月晨打了一个寒颤,僵硬着身子,老老实实的把尾巴放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它的错觉,它总觉刚才那一眼里顾莲清的眼神不仅很冷,还充满了杀意。

    “啪”的一声,顾莲清把手中的锦盒一把扣住。

    宽袖一挥:“走,去玄家。”

    然后双手撕开空间,率先踏了进去。

    月晨老实的跳进他的怀里。

    顾浅留在最后面处理着这片战场。她看着顾莲清的背影,在心底默默的想,如果刚才那个先知者没有撒谎的话…

    那这次仙界,又该掀狂澜了,加上魔族的气息…说不定这次四大家族的结盟又该重新换了…

    哎…

    玄家…顾浅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