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穿越小说 > 我在三国觅登天 > 正文 第五十八章 斗鱼
    ,

    霍海搞不懂张宁所说的童贯和王越是自己的竞争对手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一番追问之下,他才明白,原来,张角之所以告诉自己玄武,白虎,朱雀,青龙四大异兽,是想让霍海去寻得这些异兽,提升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在对抗天选之子的时候,有多的底气。

    而现在,童贯想给他的小徒弟赵云弄玄武巨龟之血,那么,他就是霍海的竞争对手了。

    毕竟,这血取的好,玄武巨龟可能会活着,取的不好,玄武巨龟可能就死掉了,到时候,霍海可就取不到玄武巨龟的血了。

    至于王越,他是保天子之人,与太平教天生就是对立的,除非霍海能离间他与天子,否则,在王越的眼里,霍海就是个太平教的反贼,现在霍海名声不显,倒没有什么,等到黄巾之乱过去了,天下黄巾残余都投奔黑山寨之后,想要带着这些人做大霍海,就成了他的必杀之人。

    根据南华老仙对于王越的判断,他的武学天赋甚至高于童贯,若是心中没有功利,一心专研武道,五十岁以后,便有可能摸索出一套气劲的使用方法。

    只可惜,他把心思都放在了做官和授徒上面,好几年武学都没有再见精进,不像童贯,一生只收了三个徒弟,没花多少功夫教学,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琢磨自己的武学修为,在花甲之年,终于摸索出了一套使用气劲的路子。

    当然,也不能因此小瞧了王越,在战阵之上硬碰硬的拼杀,他或许只是与当世一些顶尖武将相当,甚至还稍有不如。

    但是,在擂台上步战竞技,他却有很大的几率取胜,哪怕是掌握了气劲的童贯,与他在擂台上竞技对战,也不过就是个五五开,这就是短兵器使用者的步战优势了。

    而如果埋伏刺杀的话,哪怕目标是童贯,吕布这样的高手,他的成功率也在六成以上,至少,伤到对方是没有问题,像关羽张飞这样稍逊一筹的,成功的可能甚至超过七成。

    当然,赵云排除在外,这家伙在练出内劲之初,斩杀了一条异蛇,吞其蛇胆之后,对于所有隐藏的埋伏,都有一种敏锐的预感,哪怕现在他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年轻,王越对上他,也不会有超过五成的胜算,因为,武学路数,和天赋,赵云都克他。

    霍海记得有一些野史说,赵子龙征战一生,直到老死,身上也没有任何伤疤,莫非,他真的是得到了玄武巨龟之血,寻常刀剑难以伤他?

    “难怪赵子龙敢在曹操数万大军之中杀个七进七出,原来有这样的金手指在,不行,这玄武巨龟之血,要取还是我先取,至于龙哥,你就祈祷那乌龟不会因为流一点点血就死掉吧!”搞清楚了情况的霍海在心中暗自道。

    对于能保命的东西,他可是志在必得的。

    “我决定了,去藻苲淀杀了那条大鱼,然后去太行山,寻找玄武巨龟,取其鲜血,打熬身体。”霍海考虑清楚了之后,向三女宣布道。

    “这才是公子应该要做的事情嘛!”三女一齐赞道。

    可能是目光受到了时代局限,她们将个人武力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然而,霍海心里却不这么认为,他寻求武力,只是为了自己更加安全一些的活着,毕竟,他的对手是天选之子。

    一觉无梦,霍海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在床榻上了,也不知道几女在把自己从药池抬到床上来的时候,揩了自己多少油,总之,他的身体,对于她们几女来说,已经没有秘密可言了。

    夏日里的黑山寨,凉爽宜人,不像湖心岛那边,白天的时候,到处都是湖面反射的波光,两天时间,就能让人的皮肤黑三个色度,稍微不注意,还会太阳把皮都晒曝。

    才出了房门,霍海就看到褚玉和宝儿一人背着一个大袋子在往马车上放。

    “这是些什么东西,怎么这么腥臭?”远远的就闻到了气味,霍海捂着鼻子,瓮声瓮气的道。

    “这是鱼饵,引那条大鱼来的东西。”褚玉有些得意的道。

    这可是她按照张宁的要求和宝儿一起搞出来的杰作,只是,为了调配这东西,她们俩的手,也变的腥臭无比了,因为,炮制这些鱼饵的主要原材料是蚯蚓。

    “这就要对那条大鱼动手了?我之前只是说着玩玩而已的,你们可别当真。”霍海有些紧张的道。

    他骨子里还是后世的一个得一奥丝,一辈子都没有过什么生死搏斗的经历,现在碰上了,心里难免有些方。

    “可不能说着玩玩,公子文采平平,若是在武艺上也平平,那就很难服众了。”褚玉一脸认真的道。

    “什么叫我文采平平?你都没有见识过我的文采,怎么知道我的文采平平?”霍海有些恼道。

    “行了,公子你再这样装模作样的岔开话题不上车,我们就会认为你是胆怯不敢去了。”褚玉笑道。

    “我,我今天骑马,才不要闻这些腥臭味呢!”霍海硬着头皮不承认自己确实有点害怕道。

    可才转头,他就看到了张宁牵着两匹枣红马朝这边走过来,霍海顿时便知道,这是她们算计好了的。

    好吧!既然马都牵来了,自己要是再不去,那就真的是向她们承认自己害怕了。

    还别说,自从霍海开始打熬身体之后,这骑术也是渐长,骑过几个月马之后,它觉得这东西其实也没什么难的。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他给马安上了双边马镫和高桥马鞍这类骑具,由于整个黑山寨的盘子很大,平常在寨墙和各个工地作坊巡视的时候,他可没少骑马。

    不到一个时辰,霍海几人便飞马赶到了湖心岛这边,已经建好的上百间砖瓦房的小岛上,现在住着两三千人,霍海简单的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在张宁和褚玉,宝儿三女的目光逼视下,去到了停船的码头。

    褚玉和宝儿丫头从马车上将准备好的鱼饵卸下来搬到船上去的时候,张宁也抱了几大捆比大拇指还粗的绳索到了船上,其实,像她这样已经修炼到了内劲后期的高手,想要杀死那条大鱼并不难,用鱼饵将其引来,再用锋利的兵器,将其砍杀便可。

    给装鱼饵的麻袋上拴上绳子和钩子,主要是防止霍海在水下与大鱼搏斗的时候遇到什么意外,这样她可以及时的拖拽住绳索施救。

    张宁给霍海设置的难度,是不允许他带任何利器下水,要全凭自己的力量,在水中与那条大鱼搏斗,而且,除非霍海被击晕,无力再战,否则张宁是不会下去救援他的。

    划桨的宝儿将船撑出了数十米的水域之后,褚玉就在张宁的要求下,将一袋准备好的鱼饵,挂在绳索的索钩上,远远的朝湖中抛了出去。

    “记住,观察鱼在水中的瞬间爆发力量。”张宁说完,就一脚将霍海踢入了水中。

    “哇,可奥,鱼都还不知道在那里呢!你就把我踢下来干嘛!”落水之后险些被呛到的霍海将脑袋浮出水面之后,摸了一把脸上的水珠道。

    “你就鱼饵啊!当然要把你踢下去了。”张宁则示意褚玉和宝儿快些划船道。

    “可奥,感情你们做的那些鱼饵,只是引诱鱼来这里,让它来吃我的。”霍海反应过来之后,怒骂一句道。

    “最近这段时间,你吸收了数十车上等药材的药力进入体内,在那大鱼的眼里,你可是个大补的食物,只是,你没有释放腥味吸引他过来的本事,所以我们才制作了这些腥臭的诱饵,一会儿它要是来了,你可千万要拼尽全力战斗,否则,你真的会葬身鱼腹的哦。”张宁幸灾乐祸的道。

    霍海正待吐槽呢!却发现远处湖面上,荡起了一阵大波浪,那大鱼,居然就在距离湖心岛几百米的地方。

    “来了,来了,是那条大鱼。”

    岸上许多看着霍海他们划船去湖中的孩子们一脸惊恐的模样喊道。

    这些日子,由于天气炎热,他们可想下水玩了,可是,由于霍海提醒过大家,这藻苲淀里有一条会吃人的大鱼,所有的大人都禁止了孩子在湖里玩水。

    后来,由于那大鱼早晚在湖面上的几次浮头,大家倒是对它倒是不陌生了,只是,孩子们每次见到它,还是会感觉恐惧,因为,大人们说,那大鱼最喜欢吃孩子。

    即便是整个身体都泡在水中,霍海也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大鱼果然是在朝他所在的位置靠近,因为,在张宁的拖拽之下,那个她们投出来的诱饵,就在霍海的附近。

    “可奥,鲢鱼也有这么锋利的牙齿。”霍海在水面上看到那不断靠近的大鱼的嘴巴之后,吐槽了一句,整个身体都绷紧到了极致,待得大鱼向他发动攻击的时候,他要迅速的躲过,并且还击。

    他知道,鱼在捕食的时候,出口的那一下,是非常快,非常猛的。

    而湖中的这条大鱼,应该是一条花鲢,只是,在它的体型长的十分庞大了之后,外型看上去有些狰狞,光是嘴巴旁边的两条肉须,就有霍海的大拇指粗,它那嘴唇上下的两排牙齿,比成年人的牙齿还大些,而且成锯齿状,被它咬到了,或许未必会断胳膊断腿,但是皮肉肯定会被啃去一大块。

    还好,那大鲢鱼的首要目标,是被绳索拖拽着的那袋诱饵,在冲击过来的时候,与霍海所在的位置稍有偏离,在霍海错身躲过它的同时,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奋力的向大鱼的脊背上打了一拳。

    以霍海现在的力量,这一拳如果是打在一个普通人的身上,对方非死即伤,可是,在水中,打在一条浑身软绵绵的鱼身上,霍海自己都感觉没有什么杀伤效果,反倒是花鲢从他身前游过的时候,随便的甩了他一尾巴,让他整个腰背,都疼的麻木了过去。

    鱼在水里的力量,果然不是人可以比较的,尤其是在这条鱼的体型是霍海的身体五倍左右大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