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鉴宝我有面板 > 正文 第一百四十七章 洪宪瓷
    单单这样看的话,东西好是蛮不错,就是不知道价格,然后便拿起来意见瓷器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摊主抬起头看了看,直接说:“这个三万五。”

    楚河一听,就知道这个摊主跟平常的摊主不一样,因为你给出的价格是跟鉴宝面板上是一模一样的,这样我很好奇,看来是要验证自己的想法:“老板,不知道能不能便宜一点呢?一万块怎么样?”

    摊主终于正视楚河,“你觉得一个清朝的瓷器,不值三万吗?虽然说不是什么很名贵的瓷器,但它绝对值这个价格,还有就是我一开始不就说了吗?绝对不讨价还价的吗?”

    楚河一听,还有点小尴尬,不过这并不算什么,他也很清楚这个碗是值这个价格,转手到卖的利润并不高,所以兴趣并不高,就在转身的一瞬间,突然看到一个花瓶,看样子应该很不错。

    “老板,那不知道这个花瓶怎么卖?”

    老板看了看楚河指的花瓶,这个东西是这里自己唯一一个看不准的东西,不过直觉是一个好东西,有不少人来问过价,不过听到价格后直接吓走不少人,剩下的一些人想跟自己砍价,不过自己死活不肯让步,导致到现在都还没有卖出去。

    有一个中年男子,来到摊位前,目不转睛的看着楚河正在上手的花瓶,如果不是碍于规矩的话,可能想过来购买,所以还是安奈住自己的迫切的心思。

    “这个花瓶的话,你想要的话直接十万拿走吧!”

    中年人一听到这个白菜价,就知道这个摊主又要吃大亏了。毕竟这个东西起码值个上千万,只能求神拜佛,希望那个年轻人不识货了。要不然这个东西就要从自己手里直接流逝,也并不是说一定会没有,只是不知道这个年轻人会不会卖而已。

    楚河听到这个价格后,看来这个老板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虽然并不认识,但是经过刚刚的问价,也大概知道这个人的大概性格,所以这次也并想着可以砍价。

    “好的,麻烦帮我包起来。”

    摊主也没有想到楚河会那么爽快的答应,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吗?不过既然别人都叫包起来,难道现在说不卖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事。

    就在楚河交易完后,中年男子就迫不及待的走上前来:“小兄弟,不知道你手上的花瓶可以给我看一下吗?”

    周围的人看见中年男子后,在开始议论,这个不是杨叔吗?他怎么会出息在这里呢?

    他也不用来这些地方,只要坐镇在店里,每天都不知道有多少人送宝去呢?说句不好听的就是,别人连收都忙不过来,怎么还会出来这些地摊来收宝呢?

    所以他的这个举动让很多人都想不通。

    楚河听见后,直接点了点头,然后把花瓶直接放在地上,毕竟这些易碎的物品,都不会直接递给别人,一般都是先放在地上,然后再上手。

    毕竟如果有人特意再递给别人的时候,突然放手,东西碎了。责任应该谁来负责呢?毕竟这个世上什么人都有。

    杨叔上手一会后,流露出喜色来,眼前的这件花瓶,应该是一件新粉彩瓷,而且还是民国时期十分珍贵的一种。

    “小兄弟你知道这件是一件什么瓷器吗?”杨叔突然问道。

    楚河一愣,难道是在问自己吗?不过出于礼貌还是回答:“这是一件洪宪瓷!”

    周围的人一听,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洪宪瓷究竟是什么东西呢?不过那些真正的收藏家,听到后,都有点吃惊,毕竟那东西可以说是非常的少见,上次出现好像拍卖出过亿的天价。

    他虽然说是有点准备,但还是有点吃惊,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厉害,眼光独到,比自己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要强上多少。

    杨叔点了点头:“没错,这的确是一件洪宪瓷。”

    “在民国时期,为力提高生产的效率,各个窑厂都不同程度的使用了机械化或是半机械化的加工生产,从材料、练泥、制坯、晾晒、成型等各个环节才用流水生产,因此制作出来的坯体几乎一样,厚薄一致。”还解释道。

    楚河很吃惊,这个人知识真的渊博,自己也知道这个是洪宪瓷,还有价值如何,但要自己说出这样的典故,的确是太为难自己了。看来自己还是要多资料才行,如果以后能力失去后,也不至于什么都不懂啊!

    “你看,它的制作工艺水平比较高,有现代制作的痕迹,第二釉面均匀干净,细若凝脂,光亮柔和不刺眼。”

    随后就拿出放大镜,通过放大镜,就能发现气泡排列非常的整齐,而且大小也相同。

    他敲了敲花瓶本身,发出清脆的声音。

    楚河请教:“不知道先生,可以给我们讲解一下,洪宪瓷的故事吗?”

    杨叔也不是小气之人,“降到洪宪瓷,就一定要说道袁世凯,在袁世凯称帝后,1916年以后在景德镇以水彩和粉彩为主,郭世五在当时督烧的御用瓷器,便成为近代收藏家所追逐的稀世珍品,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追捧的洪宪瓷了。”

    “然而袁世凯在逆历史潮流而动,只当了短短的83天皇帝,就一命呜呼,所以烧制的“洪宪瓷”并不多,能流传下来的就更加至少。可以说的上是凤毛麟角,也不为过。所以成为瓷器收藏家寻觅、收藏的目标。”

    “不过工厂名家利用所余瓷土烧制不少仿品,不过也不能说是仿品吧!毕竟材料、人工和原品并没什么不同,只能说是并不是洪宪年所制吧!”杨叔补充道。

    楚河听完后都觉得自己学到不少,看来自己还有很多要学习。

    周围的人一听“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感觉应该有很多人都是听到一头雾水的吧!

    “很感谢先生为我解惑”楚河感谢。

    杨叔点了点头,然后便问:“不知道小兄弟,你这个洪宪瓷,有没有出手的兴趣呢?”

    毕竟说那么多自己就是想买这件瓷器。</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