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修真小说 > 我要做邪教教主 > 正文卷 010,龙蜈之事
    这龙蜈寨地处哀牢山中,原本是当地苗瑶野人用以栖身的一处土寨。

    只因旧时有茶马山道延伸至山下,这寨子摇身一变,成了各路商队的补给、交易之所;最兴旺时,每日都有大队人马往来出入,论繁荣倒也不逊中原商镇。

    只是到了本朝,由于大晋商禁严厉,中原已是少有商队会走这条路去和域外通商。

    因是之故,龙蜈寨已不比当初;幸而小宗贸易并未断绝,土人更已习惯了跑到龙蜈寨来贩货,因此寨里尚算热闹。

    苏冲两人是从东侧进山,走的是崎岖狭窄的近路,并不知西侧有能行车马的商道。

    等到了山寨所在,看到的门前商贩扎堆、骡马成群的景象,不免感到惊讶。

    苏冲行走江湖也有五年之久,加上前世二十多年的生活经验,对于与人交涉一道也颇有心得。

    见得此情形,扯来附近的人们闲聊一阵,便将龙蜈寨的局面打探出了个大概。

    了解得越多,他心下越觉诧异,对着跟在一边的方公操道:“囤金聚银,易守难攻——想不到荒山僻岭之中竟有这么一块宝地,当真是个异数!”

    一边赞叹,两人一边按着规矩排队,很是耗了些工夫才走到城门口。

    在要入城的一刻,一个守门的寨丁却抽出腰刀将他们拦了下。这人一口生硬的中原话问道:“瞧着面生,你们是从哪里来?身上带了什么东西?到寨子来做什么?”

    苏冲看到这寨丁贪婪闪烁的眼神,便知道这人动了什么心思。

    苏冲没有什么装逼打脸的心思,因而直接冲那寨丁冷声道:“家中长辈与你们寨主有着过命的交情,此次派我前来探望。你去通禀一声,就说青阳旧人来访。”

    得知来人与寨主有关,那寨丁顿时熄了不该有的心思,忙吩咐同伴将两人带到门楼里候着,独自前去禀报消息寨主。

    苏冲被几个寨丁看管起来,一时只能呆在门楼里,不许踏出门外。

    对此,他浑不在意,更不惊慌,只自顾去看外面的异乡风物,不时与方公操说两句话,反而惹得看守之人心生躁乱。

    这期间,方公操不禁牢骚道:“教主,你恁的好说话,不如我们打上门去,让那老家伙见识见识我们青阳的厉害,免得让他小觑了我们。”

    苏冲摇摇头笑道:“方护法稍安勿操,毕竟我们是有求于人,多忍耐些吧。”

    方公操依旧是愤愤,然而却也没再多言。

    好在没过多久,先前出去的寨丁就引着个面带忧色的老苗人快步赶了回来。苏冲心道:“回来得这么快,看来那人情还是管用的。只是这来人似乎心中有事?”

    来人十分恭敬,先是依照中原习俗行过礼,随即用流利的汉话说道:“客人们远来探望,主人十分欣喜,本欲亲来迎接,奈何有事缠身,只能派周来财前来。还望贵客勿怪。”

    苏冲从话里听出这周来财是寨主心腹奴仆一流,当下也不倨傲,亦恭敬回礼,口中道:“来前没递帖子,贸然登门已属无礼;况且我是晚辈,哪有让长辈相迎的道理?还请苏先生带路,引我拜见寨主。”

    那周来财见苏冲姿态放得极低,不似大多数中原人那般高傲,心中暗生赞许。只是不知为何,他没有立刻带路,反倒是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为难。

    苏冲早就看出这人有些不对劲,但凭直觉感到他不会对自家不利,因此猜测是龙蜈寨寨主那里出了些状况。

    作为客人,他不好与这周来财无言僵持,于是便给了一个台阶下,主动问道:“可是有什么为难的?我家长辈与寨主前辈相交莫逆,有事但说无妨。若是寨主实在不便见客,我就带着随从去客栈住下,游玩几日再去拜访也是无妨;只怕这般一来有失礼数。”

    周来财闻言便有了决断,先对门楼里的寨丁们斥道:“一个个都没眼力!我与客人说话,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转瞬寨丁退走,他方对苏冲说道:“主人恰好遇到一桩麻烦。听说有青阳教高人前来,主人大喜过望,便差我来问一句话。若是合适,便请贵客入府做个帮手;如不合适,便将客人安顿在偏院,只等麻烦过去,主人再上门赔礼。”

    “哈!这周来财该是看我年少,生怕帮不上忙反倒坏事吧?看来这寨主是遇上什么棘手之事了,正好此番想要借助这寨子的力量,此时赚个人情也好说话啊。”

    心中一定,苏冲笑道:“寨主要问什么?”

    “寨主说青阳教道法高妙,无量燃灯与水火阴神两经威震天下,让小人问问道长练成了哪个,又有几分修为。”

    “哦?寨主他竟知本教的两门根本道法?”

    看来这王好贤与这寨子交情倒是不浅呢,说不如做,苏冲当下心念一动,一盏金灯顿时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旋即金灯一晃,便有无数灯花闪现,瞬间填满了三人周围的空间。

    周来财也是个有见识的,见此先是一惊,旋即大喜:“道长道法高妙,居然已至心念外放之境,不愧是青阳高才,还请速速与我前往。”

    龙蜈寨实也不大,好在外围有着货场,倒不至于被各处来的车马占满街道。

    苏冲一路随人走着,所见的多是商贩,入耳的则是些吆喝、还价的声音。如此热闹景象,在中原也不多见。

    最妙的是寨中苗女,三两结伴婀娜穿梭,瞧见苏冲这等中原来的清秀少年,目光便不肯挪开。

    苏冲道心何等坚定,别说这些苗女,即便是天香国色放在苏冲面前,苏冲那也是视若无物的。

    不过,看到周来财步伐匆忙,心中倒是一动,伸手拉了一把,问道:“苏先生,你且说说寨主是遇上了什么麻烦?”

    听到客人问话,周来财就不便走得那么快了,当下只好放缓脚步,答道:“是南边桃花寨寨主的儿子阴八边少爷,带着勇士来找主人比武提亲。明着是要娶我家的朵儿小姐,实则是想借此插手龙蜈寨。依照我们苗人的规矩,这比试不好拒绝。主人请您过去,是为求个帮手。”

    “龙蜈寨如此兴旺,寨主身边岂会缺少高手?想必是那阴八边带来的帮手极为厉害……这样也好,与高手较量才更能显出我的手段来,然后找那寨主办事也有底气。”

    那周来财说到这事就罗嗦了起来,“阴八边手段狠辣、心思歹毒,带来的帮手也都是凶恶面孔。贵客若与他们比试,万万不可心存善念,一旦打蛇不死,怕就要受反噬。桃花寨毕竟人少,依着规矩比试,被打死几个帮手也不敢闹事。”

    而后又叹了口气,“咱们龙蜈寨势大,反倒不好主动挑事以大欺小。外面许多山寨都盯着这里,就怕他们有借口联手来找麻烦。”

    “还是不够强大,否则欺也就欺了,周遭谁敢多话?”苏冲腹诽了一句,却不再开口接话。

    又行片刻,一座有寨丁护卫的宅院展露眼前,他心知这就到了寨主的住所。定睛朝里面一看,却不由奇道:“似乎是中原的武林中人?咦……看那服制,还有真一派的道士?”

    与此同时,院落中也有人朝门外看去。当先是一个面带傲态的锦衣公子,见得苏冲身影,顿时轻哼一声,按着腰间长剑转过身去,对着旁边的一个中年道士说道:“看装扮,咱们等的帮手竟也是个道士?这般小的年纪,也不知断没断奶。你认得这是哪家出来的么?”

    那道士的目光在苏冲腰间扫过,瞧见苏冲腰中长剑,面色也阴沉了下来,开声道:“剑长三尺,厚一指,内外青金——用这般形制的剑,当是本门下院龙门观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