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一章·西风起
    ,

    慕容瑛生得很漂亮,明眸皓齿肌肤赛雪,青丝如瀑臻首娥眉。我的相貌也不妨多让,只是与他相论起来,我的姿容还是要逊色一些的。

    作为只比我大三岁的兄长,慕容瑛是我在这宫之中最亲近的人,也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依靠。

    虽然我俩不是双胞胎,但我们俩的容貌却惊人的相似,倘若我和他作一样的打扮安静坐在一处,不熟悉我俩的人光看外表绝对是很难分辨我们的。慕容瑛身量不高,当然了这是对我而言,我去岁笈笄那日特地和他比了一下身高,发现我已经和他一样高了,都是一米七。

    这一年来,我少说也增长了两厘米,没想到慕容瑛的身高还是和我一样再也没超越过我。

    在我得知自己是穿进了一本古耽文,且我哥哥慕容瑛就是书中的主角受的时候,我就已经大概率晓得了身为炮灰的我,在将来会是什么样的下场。作为全书提笔不过寥寥三行的炮灰,本应该身来病弱最后死于后宫争宠的我,其实早在十岁之前确实一直依靠汤药吊命。

    坊间一直有传言,说我这个药罐子里长大的公主因为打娘胎里伤了根基,这辈子都很难有当母亲的希望。是以从我十三岁到现在,宫中与我年岁相近的姊妹要么出降,要么已许了人家。

    唯独我这个嫡公主,还待字闺中无人问津。

    我知道父皇在为我的婚姻大事犯愁,眼看着我都快十六岁,连个正经的婚约都没定下来。

    作为一国之君他已经连续两天没给我好脸色看。我若只单纯病弱些也就罢了,偏生我性格古怪不怎么爱搭理人,逢年过节也不常出现在大众眼界,类我这般孤僻的性子的确很难寻找夫家。

    只是父皇他们压根儿不知道,对于嫁人结婚这件事我有多么抗拒,上辈子我刚开始谈恋爱,没成想会发生意外,在我们一起爬山踏青的过程中忽然山体塌陷我就这样凉凉了。

    或许是老天爷惩罚我,我那新鲜热乎着的男朋友是从寺院里给我拐出来的,也许是佛祖为了自己的门徒对我降下的惩罚吧。他遇见我之前已经烧戒,为我还俗后,没能实现奔赴婚姻殿堂的梦就与我阴阳两隔。说来,也不知道是我倒霉,还是他太惨。

    至今为止,我心里一直记挂着他,因着时日长久他的面目我已记不太清楚,大致的轮廓和他脸上的泪痣我还是记得的。普天之下,要找出一个似我这般记忆过人的前任也是相当困难了。

    “公主,不好了,奴婢方才听到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这个神色紧张的宫女与我一块儿长大,她叫沉鱼略比我大一岁,是我身边的大宫女之一。

    我放下手中的书简,扭头看向自外面疾步入内的沉鱼:“出了何事,这样急躁。”

    “公主,陛下要给你许婚啦!是张贵妃怂恿的,今早陛下散朝以后去延禧宫用膳,张贵妃有意无意提起殿下您的婚事,陛下怕是要应下了。”沉鱼说完,咕噜几下喝光了冷掉的茶水。

    我以手支颐,甚是好奇的望着她:“哦,张贵妃和父皇说的是哪家的郎君呀?”

    “听说是张贵妃的娘家外甥,那个诨名‘勾魂使者’的燕三郎!”沉鱼口中的那个燕三郎,是大理寺历代最年轻的少卿,他从捕头一步步升任,迄今为止经他之手的案子最终结局都是以真凶死亡而告终。

    故此,这个燕三郎就有了‘勾魂使者’这么凶煞的诨名。

    听说他人也长得凶悍,我虽然从未见过却是听沉鱼她们议论过,说这个燕三郎手有残疾,左手天生比寻常人要多出一个手指。而且他曾经在一次缉凶的过程中,被对方一刀划了脸毁了容。

    见我一副认真听她讲故事的样子,沉鱼不禁叹气:“我的好公主哦,您怎么一点儿也不担心?万一陛下被张贵妃说动了,当真要把你许配给那个‘勾魂使者’可怎么得了!”

    “有什么好担心的,倘若父皇真的将我许给那个燕三,谁又能阻止呢?自母后故去之后,在这宫中谁人看我们兄妹不是眼中钉肉中刺,那张贵妃一心想让父皇改立二哥为太子,只怕早已为我和哥哥安排好了‘出路’的。”我重新拾起了之前所看的那卷书简。

    沉鱼不由得哀叹起来:“虽然太子殿下是中宫嫡出的皇长子,可无论是太子殿下还是公主您,都不如张贵妃所出的二皇子和七公主得宠啊。要是,皇后娘娘尚在……”

    “就算母后不在,哥哥也会保护好你的,璐璐。”

    门外又来了人,正是我那同母同父的嫡亲哥哥慕容瑛:“哥哥今天怎么来得这么晚,路上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么?”

    我这哥哥每日过了未时都要来永寿宫看望我,过去他是为了教我读书写字,现在是为了考校我的学问。我也实在是不好意思告诉他,即便我比他晚出生三年,又从未到上书房与他们一起念书,但实际上我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可怜。

    身为我的兄长,慕容瑛一直以‘长兄如父’的态度看待我,打小无论是吃的还是玩的,只要是我喜欢的,就算我吃不了玩不得,他都会命人给我送来。

    小时候偶有两次我走出永寿宫,总是和张贵妃所出的那对兄妹俩不对付,每次在我受了委屈之后慕容瑛都会悄悄给二哥套麻袋。他以为我不会知晓第二天出现在二皇子头上的包是他下的手。

    “唔不是什么大事,璐璐不用担心。”慕容瑛神色变幻的很快,可我还是捕捉到了一丝。

    既然他不愿意告诉我,多半是和那位最近才刚回京的大将军有关。

    傻子都能看得出来,那年少成名的大将军沈嘉喜欢我这憨乎的哥哥。沈嘉军权在握,因为他与慕容瑛亲近的关系,张贵妃多年来的梦想一直都未能视线,连我们的父皇也要忌惮三分。

    我这哥哥心中也是喜欢沈嘉的,只是碍于世俗和自己的身份,不能也不敢表露于口。

    他虽然和沈嘉相识多年,然而每次见面两人总是会因为某件事争吵,不欢而散。

    哪怕现在慕容瑛还不敢表明心迹接受沈嘉,但以后,他们可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啊。

    此时,在我的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精明的亮光——

    左右在未来这皇位都不属于慕容瑛,那我何不争一争这个帝位呢?!

    从哥哥手中抢食我不忍,从别人手中争权,我自不遑多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