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三章·裴朝书
    ,

    我的口味很挑,今天要吃辣的明天要吃甜的,烦我的御厨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御膳房那边向我父皇告状的人多了,我的永寿宫就有了自己的小厨房,也有了专属于我自己的厨子。

    我哥这里有个厨子是蜀中来的,做得一手麻辣鲜香的毛血旺,还有味美爽口的水煮肉片。只可惜,今天我是没有这个口福的,因为稍后在东宫吃了早点,我们就要出宫去张园赴会了。

    往年的琼台宴都是巳时开始,到戌时结束,几乎整整一天的时间我们都会待在张园。

    下了鸾车后,率先入我眼帘的是一头白虎,跟其他的白虎不同的是,这头白虎身上的条纹是银色的。是我哥的宠物,几年前沈嘉还不是大将军的时候,从战场上给我哥带回来的一只幼崽。

    看得出来我这个哥哥很喜欢这头白虎,跟在身边伺候它的人少说也有四个,赶上了张贵妃生的那个七公主。因为生母得宠的关系,我这个同父异母的七妹妹在礼制上也有所逾越,身边伺候的大宫女有三个,只比我这个中宫所出的嫡公主少一个。

    若非是群臣劝谏阻拦的话,我父皇定会因为张贵妃掉几颗眼泪,就给她们母女更多福利了。

    “阿宝。”碎玉手臂上挎着一个竹篓子,里头装着的是我专门这头白虎阿宝秘制的牛肉脯。

    阿宝闻见熟悉的牛肉脯的味道后,一下挣开牵着牵引绳的宦官的手,突然一下跳跃起来。碎玉吓了一跳,一激灵后退差点儿没把跟在她身后的我给绊倒,“公主,您没事吧,奴婢失礼了。”

    “我早说了让你不要急着打开盖子你不听。”在车上的时候我就说啦,牛肉脯的味道一旦揭开了盖子就遮不住的,阿宝虽然性情温顺,但毕竟是一头凶猛的肉食动物啊!

    阿宝确实很壮实了现在,两三米长的身体在这宫里都快容不下它了。听说最近我哥有在物色合适的山林田地,打算将阿宝弄到宫外去养,其实这样做也是对阿宝的保护,它毕竟是老虎,又到了应该找媳妇生孩子的阶段,整日闷在东宫会闷出病来的。

    很大程度上,跟我那个呆瓜哥哥一个样。

    有几次我见裴朝书把他的那只三花猫带进宫来玩,阿宝和那只猫黏糊糊的样子,看得我心中直犯愁。阿宝不会看上那只猫了吧,虽然这俩都是猫科动物,但是物种不同且都是雄性。

    “下官裴文,拜见永寿公主。”我正想着裴朝书呢,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在,怪不得阿宝这么早就从园子里出来了,感情是那只三花猫也进了宫。

    我让碎玉把牛肉脯交给那名宦官,又去挼了一把阿宝的脑袋,心满意足的去见慕容瑛。

    裴文站在东宫豫章殿的正门外,我拾级而上,身边闪电般的闪过一道影子。那是裴朝书的三花猫宠物姣姣,别问为什么叫这么个名字,听说写这本书的作者也有一只三花猫,雌性。

    大概是这本书的作者情感上产生了共鸣,才会把自己笔下的一个配角的宠物起名为姣姣。

    慕容瑛在殿内等我一起用膳,“璐璐来的早,为兄还以为你要再晚一些时候才来。”

    “不是说要带我出宫去玩么,不起的早一点,迟到了失了礼数,我可对不住父皇和你。”

    当下就有一个宦官进来回话:“回太子殿下,膳房已准备好了早食。”

    “人都到齐了,布膳吧。”

    我回头看了眼裴文:“表哥,你手里拿着什么?”

    “哦,这是玉书今早让人送来的一袋小鱼干,但姣姣吃不惯,刚才给它试吃了一条闻着味就跑了。”裴文是我姨母家的表兄,别看他斯斯文文的其实武功一点儿不弱。

    作为东宫官,裴文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太子少傅,着实是一众年轻士子们崇拜追逐的偶像。

    早食清淡简单,如果裴朝书的那只臭猫没有闯进来打翻食桌上的菜羹,我估计还有用小半碗的。算了,看它是一只很乖极为擅长看脸色的猫,这个仇我暂且记下来就是了。

    慕容瑛问我:“现在时辰还早,先带你去街上逛逛如何?”

    “好呀,不过我可是没带银钱的,到时候要两位哥哥给我掏腰包啦!”我怎么可能会不带钱呢,昨儿晚上沉鱼几个围着我要这要那的,都指望着今天我这个公主出宫,可以给她们带一些宫外头的新鲜玩意儿。

    不过有裴朝书在,我是不用为自己花钱的,我那姨父是个超级超级有钱的退休干部。在朝时曾官居一品户部尚书,后来选择了回家继承家业,成为了富甲一方的皇商,人脉资源丰富。

    大燕朝到了我父皇这代之所以国库如此丰盈,全都仰赖我姨父那独特的生财之道。

    要不是我知道他是穿越者,我也就信了他那一套所谓的“舍小财求大财”的噱头。

    小说在结尾番外单独介绍裴朝书这个人的故事时,才提到当年那个风头无两的户部前任尚书裴剑之是个穿越者。

    裴朝书作为一个古代版富二代,并未被金银富贵蒙了眼,打小就是个很有上进心的。若非自己有恒心也努力,怎么会如此年纪就成了太子少傅,这是多少白发老翁做梦都想得到的。

    作为上一届的文试状元郎,裴朝书可是三元及第,名满京城。

    我的鸾车就停放在东宫里了,要出宫去可不能带这样大的一群人,我身边只留了碎玉还有丁香豆蔻这三个宫女。慕容瑛让人准备着的马车足够大,里头布置的十分舒适,一上车我就占了最安逸的那张软床。

    慕容瑛拉我起来,“才刚吃过早食不要躺着,过来陪为兄先下一盘棋。”

    “哥哥你摇了我吧,一大早的,我实在不想动脑子。”

    慕容瑛面色温润如常,声色却严肃了几分:“那好吧,我们不下棋,哥哥来考校你的学业。”

    “……猜先吧还是,嘿嘿。”我只好认命从软床上站起来,到中间铺着的毯子上跪坐下来。

    慕容瑛下棋时素来认真,与平日跟我嬉皮笑脸的他不同,但凡看出我有放水的意头就要批评我。我算是怕了他了,我跟他棋术相当谁也不输谁,就这么一路较劲的出了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