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四章·神算子
    ,

    “救命——”甫一从马车内出来,我余光便瞧见后边街头巷口冲出来一个年轻妇人,后边有两个凶神恶煞的汉子拿着木棍追着她。她身边还有一个五六岁大的乞儿,身上脏兮兮的头发杂乱分看不清性别。瞧着这一幕,我不由得想起穿越小说里的惯有套路——英雄救美。

    打扰了,这妇人看着比我都还强壮,还是不要插手的好。

    那小乞儿不知道是被妇人保护着还是胁迫着,挣扎了几下没能从妇人手中挣开,便张嘴一口咬在妇人的手腕上,随后疾步往边上跑。一不留神就撞在了碎玉的身上,小乞儿抬头是露出了眼睛。

    那是一双比墨玉还要清澈乌黑的眸子,像是寂静的黑夜,像是深邃的大海。

    妇人也扑过来,碎玉挥手一拳就给她打退了:“公主当心,有刺客!”

    我当时就愣了,我不会这么倒霉吧,这是我头一次出宫啊!这些刺客的目标应该不是我,但看着女刺客的动作显然是朝着这辆马车而来的,我回头看了眼,对上慕容瑛那歉疚的眼神。

    裴朝书拔剑与另外两个装作混混的刺客交起手来,很快就把人打趴下。随同我们出宫的侍卫将三个刺客捆住了,又有人去衙门报案。我进了酒楼才知道,马车里事先还藏了一个人。

    对于慕容瑛的私人交际我一向都没怎么关注过,所以当我看到玉长川的时候,我真的很生气。

    玉长川是玉国皇叔,比他那位一心想致他于死地的皇侄还小两岁。跟我哥慕容瑛年纪相当,据说玉国上一代皇帝驾崩前动过易储的念头,要把皇位交给自己的小儿子玉长川。

    后来玉长川主动舍弃了皇位,现在的玉国皇帝是他四哥,他四哥从前造了太多孽。导致后宫所出的皇子们没几个长大的,几乎都在七岁之前就夭折了。唯一长大的玉国太子,又是个残疾。

    因为身体有缺陷,所以玉国朝中的臣子们大部分都已经开始劝诫皇帝遵循祖制“兄终弟及”,但是这位玉国太子显然并不乐意看到到手的皇位落于他人之手。

    所以,只要玉长川死了,玉国的皇位江山就只能是他的。

    尤其是,玉长川死在大燕京畿的话,还能趁机挑起两国战端何乐不为?

    玉长川作为别过皇室宗亲,私自来我大燕朝境内原本就已经是触犯了两国邦交条例的。我看着慕容瑛还有裴朝书似乎和他并不陌生的样子,更来气了:“原来哥哥带我出宫,是为了给晋王打掩护,怪不得表哥一大早就进宫来了。”

    “好妹妹,不要和哥哥生气了好不好,等会儿哥哥带你去逛街,看上什么跟我说,天上的星星哥哥都给你摘下来!”

    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玉长川:“你是他国亲王,为何来我大燕?你结交我兄长有何目的!?”

    “……这个嘛,小王与慕容太子私交已久,但绝无公主你所想的那般。长川虽为玉国皇室宗亲,却从无涉及朝政的权利,小王一向不喜政权,也从未想过要做细作,请你相信我!”他答。

    裴朝书摸了摸姣姣的脑袋:“公主放心,陛下也知道晋王殿下夜宿东宫的事。”

    “嗯?”这么奇怪,要是父皇知道东宫住了一位他国皇族,怎么可能如此云淡风轻。到底是我错过了什么消息,还是我一直都没有看懂我那个素来对我们不假辞色的父皇的真面目?

    慕容瑛给我倒了杯茶,“璐璐,这些事情你不需要太烦忧。有哥哥在,你只要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就好,不论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头,哥哥都会保护好你的。”

    “不是说要带我去逛街嘛,那快走吧。”我瞥了眼玉长川之后,冲裴朝书道:“听说风华阁中收藏了一对轻盈无比的神兵双花剑,表哥可能为我寻来?我很期待表哥的表现哦。”

    “……我一定尽力向阁主为你讨来。”裴朝书有苦说不出,那风华阁中收藏了许多珍品宝物,但很多时候要是那位神秘的阁主不高兴,根本不会于你做生意。

    阁主性情古怪乖张,但却偏偏生意好到极点,是整个长安排名第一的珍宝店。

    我挽着慕容瑛的手臂同他一起出了酒楼,没成想就见到了闻风而来的沈嘉。我撒手的速度证明了我的求生欲,沈嘉的表情也很有趣,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我哥,傻了眼:“这位是?”

    “我妹妹,永寿公主。”慕容瑛走上前挡在了我身前,冲沈嘉问:“沈子规,你来做什么?”

    “听说太子出行遇刺,微臣还当殿下有危险,所以特来勤驾。现在看来倒虚惊一场,太子殿下无碍就好。永寿公主应当是头一次出宫来吧,微臣不知有幸否,得与公主同游?”

    沈嘉这番话说的,不知真情的还以为他这是在追求我呢!

    草(一种植物)!

    我能怎么办呢,我敢拒绝一个未来会黑化大杀四方的偏执狂的话,除非我有两条命。

    逛街的队伍中平白多了一个沈嘉还是有好处的,虽然大部分时间沈嘉都在我身后悄咪咪和慕容瑛聊天,确切的来说这俩人应该是拿我当幌子谈恋爱才对。

    “摸骨看相,一卦三十两不准不要钱!”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欸,测字算命不准不要钱!”

    从一家首饰铺子出来,我便被路边一个支着摊子的年轻人吸引了,他坐在那里面上没什么表情,旁边一个小厮打扮的人对着每一个来往经过的人卖力吆喝。

    我回头向碎玉要了钱袋子,没让慕容瑛他们跟着我,自己就来了这个小摊子。

    一坐下,小厮就马上开始吹捧他家这位瞎了眼的公子多么多么厉害,是个神算子。

    “姑娘是摸骨还是测字?”这年轻人问。

    我见他年岁轻轻不超过三十的模样,心中有些怀疑。

    对方却忽然笑着说:“姑娘放心,若是在下推算有误,分文不取。”

    “唔,你都看不见我,怎么知道我会写什么字呢?”我是真的好奇!

    他说:“在下虽然目盲,但可用手触摸纸张描摹笔画,姑娘若是测字,但请落笔。”

    我心道,真要是有你说的这样厉害,你这摊子怎么半天没人问津。

    转念一想,这家伙会读心术!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

    那小厮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