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六章·琵琶曲
    ,

    待了一个时辰我就觉得闷了,跟一群文绉绉的士子待在一起久了,的确很没意思。但我是个很会掩藏自己真实想法的人,加上我有那个类比武则天的志向,所以我端的是一直陪在慕容瑛身边。

    等到午时过半了,慕容瑛叫我自去张园散步游玩亦或者去午憩休息。我看了眼旁边虎视眈眈的沈嘉又看了眼楞头傻脑的慕容瑛,最后决定去外边走走,活动一下筋骨。

    这琼台宴的时间忒长不起身活动一下,坐久了确实很容易让人腿麻脚抽筋的。

    “公主快看湖里,好肥的一群鱼儿!”碎玉这声音也忒大了吧,不知道的外人还以为我这个公主怎么虐待自己的宫女呢。我知道你喜欢吃鱼,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快就惦记上了张园里的鱼!

    我回头看了眼兴奋不已的碎玉,又张目望了望已经离的很远的琼台:“这里头的鱼能吃吗?”

    “啊?”

    我说:“碎玉啊,你这么兴奋不知道人还以为本宫克扣了你的俸禄。”

    “公主,奴婢只是看到这么多五颜六色的肥鱼一时激动了些嘛,嘿嘿。”碎玉尽管是吃货,但绝对不会在关键场合给我掉链子,若非如此的话,叫她继续做二等宫女也就是了。

    我瞧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座石桥,让丁香去拿鱼食过来喂鱼,时下这湖水中碧色蔚蓝一片,鱼儿们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一两尾黏乎在一处。湖中的青萍底下还藏着不少小鱼。

    跟在我身边的人并不算多,算上丁香豆蔻在内,也就五个宫人而已。若是在宫里的话,我身边必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人,光是宦官就得有四个人跟着。但我恰恰不太喜欢被太多人围着。

    所以在宫里的时候我宁可常闭宫门,不往外头走。慕容瑛的东宫是我最常去的地方,我八岁之前一直是住在东宫锦瑟小筑的,那时候我喜欢做的事就是跟在慕容瑛身后。

    太傅给他上课的时候我也跟在一旁,那个陈老头从来不肯正眼看我,只当我是好玩的。

    但我实际上是借着玩耍光明正大的偷师,想来也是,我父皇再怎么也不可能把我一个女儿放在太子身边一起学***之道。慕容瑛自小学的就是君王社稷,但他的内心异常柔软。

    或许我是一个拖累,如果没有我,慕容瑛或许会成为父皇眼中最优秀的太子,最好的继承人。

    “公主,鱼食取来了。”丁香去的快来的也快,我从她手里接过木盒盛装的鱼食,拿小木勺挖了一勺子鱼食来洒在湖面上。

    不时,一大群鱼儿摆着尾巴纷纷往我们所在的桥下汇聚。

    我虽在桥上喂鱼,心思却在琼台宴上。见我一直神色不宁的,碎玉多少知道我是在担心慕容瑛,便笑话我:“公主且宽心就是了,太子殿下身边有的是能人,再者还有个大将军陪同在侧想来不会有什么意外的。咱们好容易出宫来一次,公主应该多为自己想想。”

    “我有什么可为自己想的,算了,不喂了。”我将手里的鱼食递给了丁香,转身便先下了桥。

    碎玉她们疾步跟上了我的步伐,看得出我心情不太好,碎玉也没有凑得太近,只在我身后两三步远的位置紧跟着我。我穿过一片假山石林后,眼前出现了一座三层小楼,楼下是个园子。

    一支犹如玉珠走盘清脆圆润的琵琶曲,忽然自一道隔墙后飘入我的耳中。抬眼一看,月拱门上挂着的牌匾写着:漱玉轩。碎玉走上前来与我解释道:“早前太子殿下安排了教坊司的伶人们来此排演歌舞,方才演奏琵琶的,应该是教坊司的花魁岳玲珑。”

    琵琶声忽然变了调,浑厚高亢的曲调像极了战场上的热血厮杀战马嘶鸣,紧接着又转入苍凉悲戚的战后生离死别阴阳相隔的情绪中。我回头瞧了眼,豆蔻她们眼睛上都蒙上了一层水雾。

    这个岳玲珑当真有些手段。

    我穿过月拱门后绕了边廊,来到宽阔的庭院中,漱玉轩内到处都是排演乐舞的伶人。

    碎玉介绍了我的身份之后,喧哗的漱玉轩内顿时变得安静了许多。

    岳玲珑瞧见我长相时很明显的情绪变化被我捕捉到,惊喜,震惊,错愕,还有失落。

    “公主千金之躯,怎么来了我这等下贱人待的地方。”岳玲珑放下手里的琵起身走向我。

    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我自顾自的走向庭院中的一张石桌,在圆凳前坐下:“方才路过漱玉轩听见了岳姑娘的琵琶声,所以想进来见识一下。想来,你就是岳玲珑岳姑娘了。”

    “玲珑拜见公主。”岳玲珑朝我行了个交手礼,又直起身来与我说道:“漱玉轩内都是些不入流的伶人乐工,公主这般的金枝玉叶,还当是早些离开的好。省得这里的污秽腌臜,染脏了公主身上这鲜红如火明艳胜血的衣裙。”

    “哦~”我趴在石桌上以手支颐,“岳姑娘从来没有在我哥哥面前弹过刚才那支曲子吧。”

    “公主何出此言,玲珑身为教坊司中的伶人,手艺粗糙岂敢在太子殿下跟前卖弄。”

    我说:“你喜欢我哥哥。”

    “……公主真会说笑,奴婢岂敢肖想太子殿下。”她一时不察被我抓住了狐狸尾巴。

    我眯着眼继续放大招:“你的确不敢,因为你爱慕的人非是我哥慕容瑛,而是大将军沈嘉。你方才所弹的琵琶曲我曾有幸见过谱写它的作者,那人一生痴迷琵琶,又不幸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最终落得一个尸骨无存的下场。”

    “公主?”碎玉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我告诉她:“你没听错,这姑娘就是喜欢沈子规。”

    岳玲珑脸上一阵白一阵红的,咬着牙坚持否认:“我不是,我没有!”

    “你方才弹的曲子名为《杜鹃啼血》,只可惜你弹奏的只是上阙,应该是你只拥有这份琴谱的上阙吧。我姑姑定阳长公主当年作这首曲子的时候,沈子规还没断奶呢!这曲子是我姑姑与沈大将军的定情之物,沈子规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虽然我压根没见过我那个在音乐上有着极高天赋的姑姑,但我熟知剧情啊喂!

    沈嘉他也挺可怜的,亲娘生他的时候难产而亡,养到一岁半了还没有名字。

    我父皇体恤功臣,做主将我姑姑定阳长公主许配给了沈嘉他爹。

    后来么,我姑姑貌似在经历了一系列的恩怨纠葛之后,死在了战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