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七章·双花剑
    岳玲珑显然没想到我不光了解《杜鹃啼血》,还光凭这首琵琶曲就听出了她心头的所想。这个心计在我面前不起任何作用的茶艺大师,终究是在我这个开了外挂的人跟前,哭了。

    “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你别哭呀喂,本公主又没有欺负你!”草(一种植物)。

    岳玲珑抽抽搭搭地抬起头来,目光嫉妒又哀怨:“我能不哭嘛呜呜呜,老娘从七岁就认识沈子规了,我打小就喜欢他。我本以为再不济给他当个妾室也好,没想到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

    “哇你也太可怜了吧,那你这么多年来岂不是痴心错付?沈子规那个疯子,我是不太喜欢他的,当然了虽然你好像很可怜的样子,但我真心想听听你的故事。”吃瓜嘛,我上辈子就很爱逛某吧。

    岳玲珑顿了顿,也不客气了,喝一口茶之后继续和我讲:“我原来也是个官家小姐,后来我爹犯了事丢了官,被下狱了。我娘见风使舵要带着我离开长安,没能成功,被家里的姨娘算计丢了性命。我爹那事听说很严重,被判了秋后问斩,我也被抓进了这教坊司……”

    她十岁就进了教坊司学艺,那时沈子规还是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阳光少年,早已情窦初开的岳玲珑从那时候起就开始做梦。做一个长大以后,嫁给意中人沈子规和他花前月下的美梦。

    在她十二岁那年,沈家出了变故,沈大将军被东突厥元帅阿史那霍貊围困在燕子沟,断粮断水三十天。援军赶到的时候,沈大将军和那仅剩的三百名将士早已经饿死。

    这些事都是小说中没有提到的,其实我很明白,小说是小说,我如今来了这个世界,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有可能会因为我这一个变数,而产生不同的蝴蝶效应。

    沈子规那一年十四岁,安葬了父亲的尸骨之后,他连孝都没除就离家出走去了边关投戎。

    再后来,就是十六岁的时候晋校尉,从此以后官衔一路上升,直到前一年坐上了他父亲的位置。成为统率三军的大将军,大燕朝有史以来第一个二十来岁就已坐上大将军之位的奇才。

    岳玲珑在几年前私下见过已经成为定国将军的沈子规,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哥哥慕容瑛才走入了岳玲珑的世界。

    我理一下头绪,大概就是沈嘉喜欢我哥,我哥对岳玲珑暂且有好感,岳玲珑喜欢沈嘉。因为沈嘉已经明确告诉岳玲珑他们之间不可能,甚至于已经和岳玲珑断绝了任何层面的来往。

    岳玲珑只有依靠接近我哥慕容瑛,才有机会接近沈嘉。

    听她说完自己的故事时,我都忍不住犯困了:“虽然你可怜,但我哥哥也不是你能利用的。这次我若轻易放过你,对我自己的良心来说过不去,你利用他这一点,我很生气!”

    “公主要怎么做?啊,与你说完这些话以后,我心中忽然轻松了很多。”她冷静道。

    我说:“今天表演结束以后你就知道了。”即将不存于这个世上的人,没必要知道太多。

    碎玉扶我起身,出了漱玉轩之后,候在外头的丁香豆蔻第一时间围了上来:“公主,你们怎么进去了这么久啊,她们在排演什么舞啊,好看吗?”“那个花魁长得好不好看?”

    “不知道,没有污了公主的眼睛。”碎玉这么说其实也不错,我也没有注意岳玲珑她们在排什么舞,光顾着套路岳玲珑了。

    我打算睡个午觉,碎玉就让宦官领路在前带我们去张园内为我们的准备的雅居休憩。

    我起床的时候未时已经过半,琼台宴还在继续,不过这会儿他们搞的活动已经换了一波。我重新梳妆过后来到琼台,裴朝书不知几时也来了:“参见公主,送给公主的赔礼已经备好了。”

    “风华阁的阁主竟肯割爱?”我十分怀疑裴朝书是不是花了巨款才把这对双剑买来的。

    裴朝书竟说:“说来也奇怪,臣去往风华阁的时候,店内的掌柜正包装。说是他家掌柜吩咐过了,等我去的时候把这对双花剑交给臣,说是送给永寿公主的见面礼。”

    “嗯???”我见过这个神秘的风华阁阁主吗?我满脑子都是困惑,让碎玉碰了剑盒随我往慕容瑛身边去:“太子哥哥,你们在玩什么游戏呢?这么多人都在折纸。”

    “折纸签,纸签折好之后各自在上面写上谜面和谜底,随后让下人收集上来。谜面和谜底分开,才子们坐分两派,分别抽签猜谜,猜中的无奖猜错的要凭借谜底作诗或者写词一阙。”

    听上去还挺好玩的,不过猜对了没奖励猜错了却要接受惩罚,对猜中谜底的人来说似乎有些不太公平。

    我再往旁边一看,咦——“沈子规呢?”

    “沈将军方才收到消息说是家中老夫人病重,已经回去了。”

    沈嘉的祖母的确就是在这一两年之内去世的,算一算剧情的进度,都快到慕容瑛和慕容瓘争夺储君之位的节点了呢。不过小说里的时间线跳得很快,现实里,离那件事还有大半年的时光。

    我收回目光,开始检查剑盒中的双花剑,一把剑上镶嵌的是梅花,一把剑上镶嵌的是桃花。象征这春冬两个季节,这对双花剑通身泛着莹莹流光,果然如传闻中所说是一对稀世神兵。

    我先后拿出两把剑来瞧了瞧,又将它们放归剑盒之中让碎玉看顾好。便一门心思都放在观看教坊司带来的歌舞表演上去了,那岳玲珑换上一袭深绿色的舞服以后,更加楚楚动人了。

    第一轮歌舞表演结束,才子们便开始抽签猜谜。

    待到日落西山黄昏初见,最后一轮歌舞表演也结束,我抬起手来打了个呵欠:“哥哥。”

    “璐璐怎么了,是不是很累了?”

    我摇头:“快点结束这琼台宴吧,你往年都是怎么忍下来的哦,亏得也是上京赶考的才子,怎么这其中有这么多掺了水的。”

    猜谜最简单的莫过于字谜了,对饱读诗书满腹经纶的士子文人来讲,都是小菜一碟的。

    可是今天这场琼台宴上,已经有不下十个人滥竽充数被抓包,当场就取消了考试资格。

    今年浑水摸鱼的人,也不知道是比往年多还是少。</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