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八章·一巴掌
    坐在回宫的马车里,慕容瑛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一下子松了,整个人懒散的靠在车壁上。我一面帮他捶腿一边旁敲侧击的打听:“后天就要考试了,哥哥觉得这些考生中,谁最有可能?”

    “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来了,你不是一直后悔跟哥哥来琼台宴了吗?”

    我收了手,问他:“张贵妃替她外甥燕三郎向父皇求亲的事,哥哥你是知道的,你怎么看?”

    勾魂使者燕三郎的名声还需要我提醒么?慕容瑛眉头紧蹙,对我说:“你放心,哥哥不会让你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的。我妹妹值得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好郎君,在这之前,哥哥会用尽一切办法替你拦下所有的……”

    话没说,被马车外传来的叩击声打断了:“太子殿下,甘州刺史刚刚八百里加急送来了紧急军情,陛下诏令太子殿下即刻到宣政殿议事!”

    我掀开车帘往外看,是身穿黑色玄甲的禁军,我曾在御书房和宣政殿这两个地方见过他。

    慕容瑛摸了摸我的头,冲我说:“哥哥要先走一步了,你们在后头慢慢来,回宫以后好生伺候公主歇息。”后边的话是说给碎玉等人听的,她们应承的极快:“遵命。”

    我撩着车帘往外看,目送着慕容瑛快马疾驰离开了我的视线,我这个傻哥哥还不知道,慕容瓘就在这次的甘州之战上等着给他下套呢。慕容瑛会在这一次的代天子亲征突厥战役中遭遇伏击,早已和阿史那霍貊勾结的慕容瓘,偷梁换柱把押送给前线的军需物资给换成了劣等品。

    慕容瑛因失察且打了败仗的关系,丢掉了自己的储君之位不说,还伤了一条腿。

    马车穿过皇城后进了浩大的宫城,我低头整理了一下裙子和上衣,吩咐驾车的宦官直接到宣政殿去。到了宣政殿宫墙外的时候,碎玉到马车里来替我整理了一番发髻。

    我走的是宣政殿的后门,为的就是要和从前门离开的慕容瑛错开。我这一世的老父亲对于我的到来显然很意外,他虽然没有喜欢我七妹那般喜欢我,但也不至于像看见咸鱼那样嫌弃。

    我端正地行了个磕头礼,跪在地上没有抬头,只是沉声请求:“父皇,儿臣想去甘州,求父皇成全!”

    “胡闹!”果然,他很生气,“你可知道甘州现在是什么地方,那里是我大燕与阿史那霍貊交战的战区,你去能做什么,找死吗?!”

    我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大。

    但我还是坚持要去:“不敢隐瞒父皇,儿臣知道甘州此役我朝损失掺重,东突厥阿史那霍貊早有越过燕子沟犯我中原的野心。甘州是我大燕边关重镇,亦是我朝最重要的一道国门。”

    “你既晓得甘州正在和突厥开战,为何还想着去那边?那地方不是你一介女流能去的,歇了这份心思吧,朕是不会答应你的。过些日子科举殿试结束,朕便为你赐婚!”

    我咬咬牙,一股脑的把心里憋了很久的话说了出来:“左右你也不差我这么一个女儿,又不喜欢我们兄妹俩,明知道哥哥去了甘州也是险中求生,为什么不成全我呢?你有那么多儿子女儿,我只有太子哥哥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你要让他去代天子出征,可想过他也是您的儿子!”

    “公主……”父皇身边的心腹宦官叶长德听我这么说,似乎有什么话欲言又止。

    他是我傅欢身边的红人,从九岁起就伺候在我父皇身边,几十年下来他跟在我父皇身边不知道一起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阖宫之中,谁人不敬他这位阿翁,便是父皇也给他三分薄面。

    我继续道:“父皇既然这么喜欢张贵妃母子,何不趁这个机会废了我哥哥,改立慕容瓘为太子?成全了张贵妃的皇后梦不是很好么,一举两得,您心爱的女人跟儿子都得到了他们该有的。”

    一只茶碗重重地砸向了我,我能感觉到方才差一点,我就要一命呜呼了。

    碎片从地上蹦起来,划伤了我的脖子。

    我笑了:“这就忍不住了?父皇,您也不必为我招驸马了,直接赐死我吧。我这封号也着实很令我困惑,我自幼身体羸弱又被御医断言活不过二十,为何要叫‘永寿’,讽刺谁呢?”

    大不了豁出去再死一次,我心里固然期盼着一丝希翼,但结合这么多年来的经验来看,估计很快我就要面临选择白绫还是毒酒了。

    “朕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

    我缓缓抬起头来,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他才好,干脆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

    他又说:“就为了要去甘州,就拿自己的生死作要挟,你可知道自己的命是谁给你的?!”

    “知道呀,你和我母后嘛。可是我这十六年来孝敬您的行动做得不少吧,可我得到了什么呢?反而是我那亡故十六年的母后,一个人孤零零在地下,不知道有多寂寞。”

    看吧,我就是天下第一的作死能手,明知道是要命的话,还在一股脑的往外吐。

    叶长德走过来在我身边跪下,他在替我求情,我拒绝了他的一番好意,并扬言道:“我这个女儿只怕早就是他眼中钉肉中刺,拔不掉又取不出,多么扎眼。反正不喜欢,赐死我好了!”

    我脸上很快就挨了很结实的一个巴掌,长这么大以来还是第一次被人扇巴掌。我上辈子虽然是个孤儿,但我很会讨人喜欢,不论是福利院的老师阿姨还是上学之后遇到的人,都喜欢和我来往。

    我从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但我必须结实的承受住来自一位帝王的怒火,他不但是这个国家的君王还是我爹。

    我知道自己的身体很虚弱,但我没想到将养了这么多年,还是惨的一塌糊涂。

    他打了我,又问我疼不疼。

    我怎么会不疼呢,但我宁可自己躲起来哭着要妈妈,也不会在他面前示弱:“您没力气了吗,这样一巴掌是打不死我的!”

    我明显感觉到父皇的怒气值又在蹭蹭上涨。

    叶长德抱住了他的腿,冲我使眼色:“公主您快走吧,陛下他也是有苦衷的,您误会陛下了。陛下息怒息怒啊,永寿公主什么都不知情,您可别把她的话往心里去呀。”

    “你就这么想死是吗,好,朕成全你!”</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