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九章·再相逢
    ,

    父皇没有再扇我巴掌了,他看我当真是一副求死的心态,到底还是不忍再逼我。我得了准予前往甘州的旨意,叩头谢了恩就马上离开了宣政殿,碎玉撑着伞在后门候着我:“公主,你……”

    “挨一巴掌换哥哥平安留在长安,值了!”从小到大都是慕容瑛在维护我这个妹妹,这一次就换我来守护他好了。

    我连夜让碎玉沉鱼等人替我收拾好了行囊,第二天一早趁着早朝还未开始,就拿了昨夜父皇给我的令牌出了宫。我没有去东宫那边向慕容瑛辞行,只让被我留在永寿宫的碎玉去替我送信。

    我知道慕容瑛一定会很生气,在知道我要去甘州以后一定会派人拦下我,所以我只能提前出发越快越好。我甚至去了大将军府求助昨天才刚得罪我的沈子规,让他帮忙将我哥困在长安城。

    很明显我低估了沈嘉的心胸气度,知道我要去甘州那么危险的地方,沈嘉的第一反应不是阻拦我,而是指派了他身边的一个亲随护送我。

    他还说:“说不准过两日朝廷颁旨下来,我会率大部队赶上你们。公主想要守护的人恰恰也是臣要守护的,你我的目标一致,但愿你我能在甘州携手将阿史那霍貊杀个片甲不留!”

    我不知道沈嘉是从哪里来的自信,认为我会和他联手去对付阿史那霍貊。

    我猜测是因为昨天的那匹疯马事故,那是我第一次在人前展露自己的轻功,连我哥哥慕容瑛以前都只见过我从宫墙上跳下来。我的轻功是他的武学师傅教授的,纯粹为了强身健体。

    但慕容瑛并不晓得私底下我也在勤加习武,我尤其喜欢收藏各类有着美丽外观的兵器,借此来掩盖自己会武功的真相。我想昨晚上父皇扇我那一巴掌时,我吐血吐的很到位。

    用导演的话来说,我就是一个已经深入戏中的最佳演员了。

    可是我这一身功夫到了甘州能发挥多大的作用呢,战场上拼的是真刀真枪还有兵法阵术,凭我一人之力能对付多少一贯骁勇善战的突厥人?甘州兵力也有三万,可是之前那一战之后还不是被击溃的很惨,若真想一次性解决东突厥,还是要依靠智谋。

    我骑在马上眼睛只望着前方的路,打从出了长安之后我就没休息过一刻。因为我想着离长安越远越好,这样的话慕容瑛就抓不着我了,我实在不想总被他当成洋娃娃一般娇养着。

    沈嘉安排给我带路的亲随姓岑,姑且就叫他岑七好了,因为沈嘉就是这么叫他的。

    岑七身量估摸着有六尺二寸,按照我上一世生活的现代尺寸计算方式来看,就是一米八六。

    他的个子是真的高,比我身边的宦官魏峥还高上那么一公分。他与魏峥是魏二两个跟在我身边一起骑马的,沉鱼她们几个被我强行安排乘坐马车从另一条路走的。

    本就是秘密前往甘州,队伍人多反倒招惹眼球,倒不如轻身简从赶路还快一些。

    午时左右我们到了一个名叫凤来镇的地方,因为急着赶路没顾得上吃早饭的我,这会儿肚子发出了抗议。魏峥提议先去找一家食肆用膳,岑七也没有出声反对,毕竟他没那个胆子。

    以前在将军府沈嘉是他的老大,现在我们三个人中,属我地位最尊,他自然不敢有异议。

    毕竟他自己也是要进食喝水的,虽然急于赶路但是适当的休息,是为了维持自己的体力。

    本是随意选的一家打牙祭的食肆,没想到就这么巧,碰到了昨天的那位神算子。说起来我昨天走的太快还没来得及问他姓甚名谁,我们三人在食肆靠近大街的这面寻了个空位坐下来。

    没多久,这位盲眼神算就在他那小厮的指引下到我身边来了:“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觉得还是不要见面为好。”我说。

    他很纳闷的样子,无辜的‘看’我:“是在下做了什么对不起姑娘的事吗?”

    “你是不是早有预谋,专程在这里等着我呢?这凤来镇这么大,食肆多的十根手指都数不过来,你却偏偏就在这一家和我遇到了,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姑娘当心,剑不长眼,再近三分在下这条命可就栽在你手里了。”他虽然看不见,但似乎能够用心看穿我的动作。我手中的短剑是从魏峥身上拿下来的,是一把淬了毒的短剑。

    我环顾四下,惊出一身冷汗:“看来你是早有准备。”

    “我这也是以防万一,毕竟天有不测风云,在下虽略通经轨推演之术,到底手无寸铁少不得出门在外要多找一些帮手。”他说这话的时候,我余光瞥见好几个人正在归刀入鞘。

    岑七开口道:“阁下是风华阁阁主?”

    “风华阁阁主?”在我面前这个弱不禁风,目不能视的家伙,竟然是风华阁阁主?

    在我的记忆中,小说里并没有详细介绍这位风华阁阁主,但有对他的外貌描述。说他是玉人之姿貌似檀奴乃世间少见的美男子,而且更为关键的是,他最大的特征就是那双墨绿色的眼珠。

    这人面貌普通顶多也就算一众男士中品相中等些的,眼珠也不是墨绿色的呀。

    难道是我看过的这本古耽文已经进化了?

    我回头看向岑七,满眼的困惑,他和我解释说:“公主,您看这位公子的右手。三年前属下跟随大将军在西狄打仗的时候,就曾见过一次这位传闻神秘的风华阁阁主,他手上就戴着一模一样的银月戒指。”

    这个神算子右手食指上戴着一枚银月戒指,我昨日光顾着让他批命了,根本没有注意。

    “光凭一枚戒指,很难断言他就是那位阁主吧。岑七,你是不是记错了?”而且这厮真要是风华阁的阁主,见过一次的岑七难道还不能认出对方的脸来?

    岑七低下头,似乎有些歉疚:“当时和阁主交谈的是大将军,我等守在外头,没有瞧见阁主真实的相貌。且阁主身穿黑袍,将自己完全都遮掩在了兜帽之中,瞧不清楚五官。”

    我正纳闷着。

    这厮忽然抬手摘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朝我温温一笑:“在下安莲止,见过永寿公主!”

    好家伙!

    我竟然亲眼见识到了古代人皮面具的超时代医疗美容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