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章·声声慢
    ,

    安莲止真的让我说不出话来,背景厉害一点,又有钱又有人的优点之外。在我看来他唯一能够算得上优秀的就是他那能掐会算的推演术法,对比起他来,我哥哥慕容瑛真是个绝佳好男子!

    当然,不管是和谁相比,我哥慕容瑛都是最好的!

    安莲止肩不能扛手不能提且还是个瞎子,我真搞不懂他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当然了,如果我能说服他的话,他就不会出现在我的队伍中了,左右他有自己的护卫保护应该不需要我分心照顾。

    在天色完全黑下来之前我们就进了一座山,山路不太好走,骑马一巅一巅的还没穿过整片山区就已经是星子满天空了。魏峥和岑七两人去捡了些柴回来生火,安莲止的护卫在捣鼓着烧水。

    我从林中一棵竹子上撇下来一截长枝,将竹叶一片一片摘下来收进一个空置的荷包。刷掉竹叶的长枝条没有被我扔掉,我拿在手中将它弯曲扭成了一个圈,又多撇了几根长枝来。

    几个竹条圈被我拿回到歇脚的地方,迎着火光,我看到魏峥正在翻转架在火上烤的东西。那是一只肥美的兔子,不过很快它就会成为我们五个人的腹中餐,魏峥的厨艺可是很赞的。

    岑七奇怪的看着我:“公主,这个竹条圈,是做什么的?”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阿峥给我拿几条丝帕来。”魏峥起先也不明白我要做什么,看我将丝帕缠在竹条圈上了之后,似有所悟:“公主莫非是想用这个办法,凝聚露水,用作赶路的水源?”

    “对,阿峥好聪明!”这些丝帕的质地算不得顶尖,但也是一般人寻常见不到的。因为队伍中多了两个人的关系,原先预备着的一壶水其实并不够我们五个人分,所以需要重新备水。

    安莲止‘目不转睛’地望着我,歉声道:“是莲止突兀出现,打乱了公主的计划,抱歉。”

    “你要是不露出一副本公主欺负了你的表情,或许我真的就信了你的话。”敢问这位茶艺大师您几岁了!?

    安莲止:“公主……”听这委屈的口气,我不禁怀疑自己莫非真的做了什么很对不起他的事?

    竹林中冷风簌簌很快就让我感觉到后背一阵凉,让我没想到的是,安莲止竟然比我想象中的还要菜。我一个姑娘家都还没怎么呢,他倒是先一声接着一声的咳了起来。

    他那护卫东临似乎已经习惯了,熟门熟路的找到携带的药丸,找魏峥要了水囊递给他主子。

    我回到火堆旁坐下来,默默地看着安莲止这个娇弱的美男子蹙眉吃药,还挺好看的。

    魏峥掰了一只油光灿灿的鸡腿给我,哇真的有点在炸鸡店吃东西的那个味道了!

    把魏峥带着果然是正确的选择啊,走到哪里都有好东西吃!噢耶!

    不过我没能把鸡腿吃完,因为一阵大风吹过来将一点火星子吹到了我身上,魏峥急着帮我把身上的火星子灭掉,不小心把我手上拿着的鸡腿给拍掉了。

    我觉得,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本是打算捡起来继续吃的。

    魏峥却说:“奴才还准备有果实,一会儿再拿给公主吃吧。”

    哦我懂了,你就是不想我大晚上的吃油腻了,在宫里是这样,在宫外还要管着我的饮食!

    我到最后也没吃上魏峥说给我准备的果子,因为我的注意力最后被安莲止给吸引了。这家伙一秒钟突然睡着,就像我从前上课打盹,不管老师讲课多么认真,我总能分分钟进入梦乡。

    我也有些困了,昨晚没睡好今天又一直急着赶路在路上除了中午,就没休息过。见我开始打呵欠了魏峥便坐正了身体,整理了一下衣裳后让我把脚搭在他的腿上躺着睡,被我拒绝了。

    大家都赶了一天的路都很累了,实在没必要为了自己的一时轻松折腾其他人。我的包袱里有带着一件略厚实的披风,被我翻出来之后拿给了东临:“给你家阁主盖着吧,他也太脆了。”

    “……多谢公主。”东临显然很淡定,多半已经对自家主子如此不着调的行为见怪不怪了。

    我往后一靠,就着身后这棵梧桐树的树干闭上了眼睛。

    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被魏峥抱在怀里,一定是我昨晚睡相不太好的关系。天色已经亮开,用来收集露水的竹筒里也装了很多水,将它们全都集齐到一个竹筒里就有一半筒子的水了。

    魏峥被我吵醒,松了手:“公主醒了,那奴才去准备早点吧。”

    “若我记得不错,这地方再往前走不远就有一片无主的果林,我们到时摘几个果子吃就是了。把岑七和东临他们叫起来吧,我去收拾一下昨晚上的竹筒。”还沾着水汽的丝帕可以直接用来洗脸,我还真是个小机灵鬼。

    魏峥整理好形容才去叫人,岑七休息的位置离我们并不远,他行军打仗惯了在路边随便找个地方都能睡着。安莲止显然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罪,多亏了我的披风才没让他染上风寒。

    东临还算有眼力见,自觉的去林子里将我们五个人的马给牵了回来。

    山路难行,骑在马背上一颠一晃的慢悠悠走,路过那片无主的果林时我毫不客气的摘了。大燕朝还没有苹果这个名字,我手里的青苹果在这世界统一的称呼叫做青柰,口感清脆甜爽。

    这野生的青柰滋味要比家养的涩一些,但吃起来还是蛮好吃的。

    出了山林就到了官道上,又是快马疾驰的时刻到来了。

    “太子殿下。”永寿宫一如从前那样的寂静,这地方慕容瑛来了无数次,对于永寿宫内的宫人侍从都很眼熟,这些年来他妹妹慕容璐身边就没更换过几个人,所以永寿宫基本上没有生面孔。

    大宫女碎玉和碾霜两人一看他大清早过来,就知道这太子殿下是昨夜里没睡好。

    慕容瑛眉头紧蹙,问道:“你们公主可有什么口信传回来?现在她到底到了哪里?”

    “回太子,公主自昨日清早得了陛下的手令出宫之后,就再没有和奴婢们联络了。”碎玉道。

    碾霜上前一步福了身,道:“太子殿下,公主若是想让您知道下落的话,就不会可以瞒着您了。前天夜里我等替公主收拾行李的时候,公主似乎就做好了兵分两路的准备。”

    所以,不管你们怎么找,都不一定能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