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二章·甘州城
    ,

    我是个非常护短的人,往常在宫中,永寿宫的人但凡被旁人说了两句,亦或是被罚了。事后我都是要把这场子给找回来的,那些我父皇的妃嫔也好,奴才也罢,都知道我永寿公主护短的很。

    魏峥从十岁起就到我身边来了,因为我贪吃的原因,他才去学庖厨。他本来不是宦官的,在我三岁那年初见魏峥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从宫外筛选到皇家暗卫营的新苗子,是我固执己见害了他。

    我那时候没有上一世的记忆,单纯的就是一个只有三岁的小孩儿,可我见魏峥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小哥哥生得好看,我喜欢。我扯着他的衣裳不让他离开,我央求我的父皇和哥哥把他留下来。

    但魏峥是暗卫营的人,怎么可能留下来陪我一个公主呢。

    我那时候并不晓得叶长德那个黯然而逝的笑容是何意,直到我在几日后再次见到了魏峥。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仿佛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似的,脸色非常苍白,双手也没有力气。

    我从哥哥慕容瑛身后跳出来,扑向他,我那时还拖着一副病体却把他给扑倒了。我无意间碰到了他那没有愈合的伤口,他咬着牙没有吭出声来,但我知道,我让他在众人面前丢了脸。

    我七岁那年,为我而翻新整修的永寿宫终于准备好迎接我这个主人了。但我还想赖在东宫,就故意爬树把自己摔下来,我的胳膊肘在地上擦破了皮,我成功的让慕容瑛心软把我留下了。

    魏峥却因为这件事挨了叶长德一顿打,后来我再也不调皮了,变得特别乖。慕容瑛让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他叫我写字我一定不去画画,我有时候偷偷去牵魏峥的手,会被他紧紧抓在手里。

    魏峥曾和我说过,我小时候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像极了他的妹妹。魏峥原是江湖中名声赫赫的名剑山庄少庄主,初见我的那一年,山庄遭逢剧变,父母幼妹都葬身于一场大火。

    我从来没去追问魏峥他还记不记得自己的仇人,因为我知道提起这件事,便会再次揭穿他那从来没有愈合过的疮疤。

    瞅着剑尖最后一滴血滴落了,我便拿手帕出来轻轻擦拭剑身:“本宫原是不想过问尔等身份目的的,但现在看来不问不行了。既然叫你们知晓了本宫的身份,总得要叫你们开口才公平。”

    “你真的是,永寿公主?”

    面对这中年男人的质疑,毫无疑问岑七和安莲止都是我身份最好的佐证。

    安莲止笑道:“普天之下还能找出第二个与皇太子长相酷似双生的永寿公主来么?”

    “公主!微臣秦樊之拜见公主千岁,臣等有眼无珠,不识公主凤颜还请殿下恕罪。”

    我收剑入鞘,冷笑着问他:“你们何罪之有?有罪的人,本宫刚刚已经亲手惩戒了。说罢,你们从什么地方来,又要做什么去,为何要化妆成商贩?”

    “不敢欺瞒公主,臣等都是从甘州城内逃出来的,正准备上京求援……”

    秦樊之原是甘州司马,此番被迫逃出甘州是奉了刺史简昌文的命令,带着他们收集而来的录事参军隋良佐勾结突厥的罪证,预备往京都长安而去。这一路上他们已经经历了几波追杀,险些逃过一劫之后恰逢大雨被困在了这山神庙,就遇到了我们。

    秦樊之的话我只信了一半,甘州之地本就是大燕朝的国境,他与隋良佐早年还是进士的时候就曾有过嫌隙,这些年来二人同在简昌文的麾下,作为同僚谁知道他俩是不是窝里斗?

    那个冒犯魏峥出言不逊被我给一剑去了势的,是甘州刺史衙门的一个小吏,虽然人微言轻但却是头一个主动站出来说会护送秦樊之平安抵达长安的人。

    刚才我那一剑,秦樊之也都懵了,事后再来向我求情也无甚作用,只求我就此放过这个人。

    外头风雨已经停止,我回头朝外面看了眼,屋檐上还是往下滴落瓦砾间积留的雨水。我们又在山神庙里停了一会儿才重新出发,秦樊之安排了一个叫柳平的人留下,随我们一起返回。

    这个柳平是简昌文身边的人,由他带领我们进城或许能最快速度混入城中,听他们说现在的甘州就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成为一座死城。这几天简昌文已经在安排百姓撤离,而阿史那霍貊放话说若是十日之内不能凑齐二十万两银子,就要把简昌文之子给大卸八块。

    数日前我在宣政殿谒见父皇的时候,就从叶长德的口中得知了这一消息,阿史那霍貊活捉了甘州果毅都尉简隋英。这个简隋英又是简昌文的老来子,是简昌文四十岁上头再婚续弦的继室夫人所生,是简昌文唯一的儿子。

    简隋英十五岁之前是在长安生活的,我小时候恢复前世的记忆之后,每次看到简隋英的时候都很容易出戏。我没见过真实的188男团里的简隋英,但我认识这个简隋英长得一点也不英气。

    至少在他离开长安之前,我印象中的简隋英就是一个面容阴柔妩丽的美少年,他从来不肯把头上的抹额放下来,但我见过他取下抹额披头散发的样子。那时候,我以为这是个大姐姐!

    我与简隋英顶多算得上是旧时玩伴,对他真正了解的人应该是我哥慕容瑛,以及那个沈疯子。

    因为下过雨的关系,这一路疾驰下来大伙的裤腿上多少都沾上了泥泞。因为路上又收到了甘州城内传出城中危急的消息,是以我不打算再在路上休息,赶着星夜抵达了甘州城。

    柳平带着我们混入城中以后便和我们分道而行了,我也不打算第一时间去见简昌文。沉鱼还有豆蔻她们比我们还先一天进入甘州,落脚的地方也已经都安排妥当了。

    折腾的这么长时间都没好好洗过澡,我可不能忍受身上那么大一股子味道了。

    “公主。”在下榻的客栈内才坐下来休息了一会儿,丁香便领着两个生面孔丫头来见我了。

    我睁开眼瞧了一下,怀疑:“就这样的豆芽菜,送到我二哥的狗面前都不会高看。让人好生给她俩养着,养的白白嫩嫩才好,这容色天定虽无法更改,但只要化了妆,怎样都好看。”

    “那奴婢就先带她们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