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五章·卸钗环
    ,

    荣光是我今世与生俱来的福分,我前生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今生虽然母亲早逝父亲不疼,但有兄长爱护吃穿不愁,坐看云起云消花开花落,可以安然自在的做一世逍遥快活的小公主。

    但我绝不甘心走被命运安排的道路,在明知道将会亡国的前提之下,还要故作不见什么也不做。既然老天爷让我来了这世界,那么他一定也是很支持我想要将这大燕江山取而代之的信念吧?

    甘州守军已经溃散不足五千人,其中还有不少是重伤患,真正能够再次上阵杀敌的只有不到四千人。为了防止突厥人入夜偷袭,我又将这四千人划分成了两支部队,其中一支的主要职责就是守城。

    守城部队又细分了三批,每隔四个时辰交班一拨,城楼、瞭望台、城中以及城墙各处都要安排人巡视监察。这其中需要耗费的兵备虽不至于太精良,但总得要给他们分发一些能在御敌时使得上力的。

    我的思绪从刚才批过的军奏上回笼,抬眼瞧见安莲止笑脸盈盈的朝我走来,心下一愣:“安阁主如此喜色,可是我要的那一批军资有眉目了?”

    “能为永寿公主所驱遣,乃安某毕生之幸!公主有所求,安某岂敢不尽心?”

    我一时竟无言以对了。

    他笑了笑,说道:“确实如公主所想,前日公主提及的那批军资安某已经让人寻来了,现下由东临带着人看护着,就在衙门大堂。”听他这样说,我下意识就要去亲眼瞧瞧。

    我向安莲止讨来的这批军资,原本是玉国现在这位皇帝斥巨资打造,准备送往玉国皇室暗卫营训练出一批最顶尖的皇家影卫团的。可我‘算半个先知’,知道这批军资会出现在何处。

    所以让安莲止派人去给我把这些东西截胡来了,小说里没有过于详细的描写这批军资,但我现在亲眼瞧见了倒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和一贯的青铜铁器以及少有的银兵不同,这批军资全都是用了百炼钢淬炼法,将铁矿和银矿、锡矿加以淬炼融合。

    最后就成了我面前这匹堪称珍品的军需武器了,自然旁边那些箱子里装着的铠甲战衣也造价不菲,质量上更是没得说,毕竟是玉国皇室一等一的铸匠师打造出来给影卫团用的东西。

    不过——

    “你们这么顺利就取回来这些东西,半路上没有碰上那位晋王殿下?”

    东临望了眼安莲止之后,才回我:“遇到了,但晋王殿下没有阻拦我等带走这批军资。”

    “呵,看样子这只兔子是被逼急了呀,果然准备张开獠牙撕咬试图杀害自己的猎人了么?有趣啊有趣,可惜本宫不能亲眼去玉国看看他们会上演一出怎样的夺位大战。”真的很可惜!

    安莲止问我:“怎么公主的脸色看上去,似乎知道玉国将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有么?也许你看错了。”我淡然回了一句,又叫来沉鱼去把昨天被我挑选出来了一百个精英士兵带到衙门来。

    这批军资就是为了他们准备的,算上我自己的装备,一百零一套,正好!

    沉鱼早就知道我此行前来甘州的目的,因此看见我一身戎装作男儿打扮时,稍稍迟疑之后还是选择替我将脚上的战靴系紧:“公主万事小心为上,一计不成尽快回城重商救人之策。”

    “沉鱼你对你家公主就这么没信心吗?”

    沉鱼回我说:“奴婢对公主有信心,可是奴婢对阿史那霍貊的大军更有信心。您才多大,又不是经常出入军营在马背子上饮血吃肉的兵疙瘩,您是金枝玉叶,本不该由你来的。”

    “我虽然娇生惯养但也绝不是弱不禁风的,你且放心好了,我自然会平平安安把简隋英带回来。”我转头看了眼已经换了一身文人长衫墨袍的魏峥,笑道:“阿峥要和我一起去吗?”

    “守护公主的安危,是臣的职责所在。”臣的武功虽不敌千军万马,但护住公主是绰绰有余的。这话虽然他嘴上没有说出来,可是我晓得他根本是口是心非,保护我不只是为了尽职。

    未时过半,我便带着仅有的一百零一个精兵出了城,我带着他们到之前和突厥人交手的战地上操练。一百来个人声势再浩大,在有数万人马的突厥大军看来,都是蚊子挠痒痒不足为据。

    眼看着日落西山,阿史那霍貊终于派了人过来和我们打招呼:“喂,你们这些没断奶的小毛孩儿都是从哪儿冒出来的,这么几个人也好意思在我们阿史那大将军面前舞枪戟?!”

    “来者何人?”

    这人一听我的声音便笑得更深了:“哈哈哈原来带头的小白脸是个娘们,大燕朝是没有将领可用了吗,居然让你一个娘们出来带兵演练?不是吧,你们这一百个人也叫练兵?”

    “瞧你这大燕朝汉话说得多么清晰,看样子一定是没少花功夫在学习我朝语言文字上吧?尔等本为野蛮,屡屡犯我边境扰民生事,为的不就是掠夺土地和粮食么?”我抚摸着手中剑。

    这个一头酒红色长卷发的男人噎了半晌,又恶狠狠的瞪着我:“哼,像你这般话多的人在战场上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死。眼下你我两军休战中,且看你是个女人,我乙莫干不杀女人,算你走运,小娘子,劝你早些把你这些人带回城去抓紧时间筹钱,否则……”

    “否则怎样?”

    “你们的果毅都尉简隋英身上就要少一样东西,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好几个时辰,你们还有时间慢慢筹集这二十万两,我们也等得起!”乙莫干说完,便掉转马头往突厥大营回赶。

    我轻身上了马背,伸手一挥,旁边百夫长往我手里送来一张弯弓,并一支带有挑战书的纸签。

    一箭既出,穿透乙莫干左后背的时候又不至于让鲜血污染了我亲笔所书的挑战书。

    “这乙莫干似乎是阿史那霍貊身边的四大猛将之一。”魏峥分析道。

    我扭头看了眼血迹斑驳,伤痕累累的甘州护城城墙,苦笑道:“今日一战,真的是不成功便成仁了!料想我们这一百来号人的墓地就在这黄沙地上随处安宇了,大伙儿怕不怕?!”

    “不怕!”

    “能以我躯,护百姓城安,死有何惧?!”

    “说得好!”我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了那个气势非凡的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