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六章·八卦阵
    ,

    一卦生风水,二卦死苍生。

    阿史那霍貊露面时,只带了十来个轻兵巧将,看上去是一点儿没把我放在眼里。想来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怎会轻易把一个名不见经传,又素来名声不显的娇娇公主放在眼里,不过是孩童游戏罢了。

    “老夫征战沙场数十年,和你大燕精兵良将交手无数次,却还是第一次听说有燕朝公主领兵上阵的。永寿公主,你的年纪比老夫孙女还要小一些,如你这般的燕朝女子不该留在家中穿针引线相夫教子么,莫非是你燕朝已经再无可用之兵,要你一介女流来冲锋陷阵?哈哈哈……”

    我微笑道:“霍貊将军威名远扬,慕容璐虽在深宫也早就对大将军敬仰有加。只是从来都是听旁人口中传说大将军如何肖似廉颇,若不能亲眼一见将军威风,唯恐旁人所言不及您万分之一。”

    “大将军,原来这永寿公主是仰慕您的威名而来的,只可惜的是咱们大将军后宅已经快装不下这些燕朝的美人了,否则,把这公主掳劫回去给大将军做个姬妾也是可以的嘛,哈哈~”

    魏峥拳头一紧,怒骂对方:“竖子放肆!我永寿公主金枝玉叶,由不得尔等在此大放厥词!”

    “霍貊将军身边好大一只畜生,主人还未张口它倒是先犬吠了起来。”我抬手捋了捋滑落到额前的碎发将它重新别到了耳后,随后将头盔戴好,扣好锁扣。双腿夹紧马腹轻喝一声,我便孤身一人策马上前叫阵:“您是老人家,晚辈慕容璐让您先手!”

    “呵,永寿公主你是年轻小辈,老夫为人长者合该是我让你三招才是。这样,即使之后你我比武输了,也不至于太失颜面,给足了你”阿史那霍貊的兵器是一把长柄大刀,舞动起来时,刀背上的铜环也跟着响动。

    我扬了扬手中的无影枪,失笑不已:“大将军身经百战身上已是伤痕遍布,本宫年轻岁长,特此敬您年长,让您先手,请出招吧!”

    阿史那霍貊虽已年老,但力气却丝毫不比年轻小辈差,我和他两人各自都是使用的长兵。大刀刚猛威力巨大劈、砍之时,连带起来的罡风似乎能把我腿上的甲衣穿透了。

    所谓兵者,诡道也。

    当我将阿史那霍貊引入八卦阵中的时候,阵型已成,外援强闯不得内中只余我和阿史那霍貊两人为阵眼。阵眼相争必有一伤,阿史那霍貊此人我若强行正面与他相斗,想要稳赢除非我有上百年的功力傍身。

    毕竟我体弱力量轻,和阿史那霍貊正面刚的话受伤的绝对是我没跑。

    但我比较善于利用他人的心理,使计诱敌先露破绽示弱给对方强,迷惑住这群突厥蛮人的眼睛。阿史那霍貊这个素有常胜老将的一代枭雄,最终还不是被我斩首于八卦阵中!

    固然取其首级的过程有些不大好听,可是行军打仗讲究什么光明正大,谁有本事拿下对方首领的脑袋,谁才是胜者!

    阿史那霍貊一死,剩下的十员小将原本就没被我放在眼里,此刻我放出消息,魏峥带了一支轻纵队奔袭追击,斩杀九人只留了一个重伤的跑回去报信。

    “刚才在阵中阿史那霍貊的大刀几次与公主擦身而过,好险公主善使梯云纵次次都躲了过去。臣在八卦阵外看着当真是心惊胆战,险些就要冲入阵中了。”魏峥见我好端端的,这才放心。

    我笑了笑,把手里的无影枪交到他手里:“我在阵中与霍貊交手的时候只想着一件事,我若今日死在了这里,阿峥你会不会兑现许诺给我的誓言,随我同穴而葬?我想着,你原先已经吃过那么多苦了,我想让你好好活下去,平平安安岁岁无忧,所以我不敢死……”

    “公主你——”魏峥来不及将剩下的话说完,只来得及急速伸长了手将从马背上滚落的我扶住了,回头喊随行的军医来替我诊治。我坐在沙地上,滚烫的黄沙隔着铠甲都能烫到我的肌肤。

    歪头靠在魏峥身上,一行珍珠似的血滴从我右肩的白袍裂口淌出,魏峥替我把厚重的甲盔卸掉了撕开白色的衣袖,一条深可见骨的刀伤登时让他目眦欲裂:“怎么伤得这么严重?!”

    “沈子规再有一两日功夫就该到了,今日我杀了阿史那霍貊,眼下正是突厥军中大乱营救简隋英的最佳时机。”我说完这话眼前又是一黑,军医来了之后,见到我右肩上的伤也吓了一跳。

    我还没到需要别人抬着担架才能回去的地步,伤势虽重,但暂时还影响不了我的行动能力。此刻不忍下去将来必会有更重的伤等着我,是以我在等军医替我包扎好伤口,便又出发了。

    与其等着突厥人对简隋英的看守加重人手,倒不如我先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此刻就去偷袭。

    魏峥死活不肯答应让我去突厥大营,在我再三保证带上他一起,以监督我会不会滥用右手的前提之下才终于被我说服。其实也不算是被我说服的,多半是因为他怕我掉眼泪,才心软了。

    简隋英这小子,我原以为他在突厥大营里是被关在笼子里,和野牲一起吃草吃糠,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在突厥大营里也过得风生水起,虽是俘虏,却尤比贵客。

    相比之下我这一身粗布麻衣短褐灰衣,更像是一个掏马粪的。简隋英原先被阿史那霍貊下令关押在粮草棚,我们找着他的时候,才知道突厥人说的粮草棚还分三六九等。

    阿史那霍貊的私人粮草棚内锦帐软裘铺着,粟米干粮等都用上了生漆的木盒盛放。简隋英手脚被镣铐束缚,却也吃的是大米饭喝的是西风烈,睡得好住的也好,这日子比他爹还要潇洒。

    潜伏在突厥大营中不是等死就是嫌自己命长了。

    魏峥给简隋英准备了一套轻简的便服,看着他换好衣裳,便带出来随我等一道离开。

    我们躲避追兵穿过黄杨林的时候,简隋英突然伸手按住我的右肩,笑问我:“公主你不是在长安吗,什么时候跑到甘州来的,这里很危险的,你不怕吗?”

    “死我不怕,但我怕痛!”我白了脸。

    魏峥一把拍开简隋英的手:“公主受了伤,你碰到她伤处了。”

    “?对不起,臣有罪。”

    我:“你确实有罪,但我这伤怪不得你,你的罪等回城之后再行定夺!行了,继续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