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七章·游园故
    ,

    东突厥军因为阿史那霍貊一死,军心大乱,这也给了我们燕朝士兵和百姓一个喘息的机会。我因为养伤的关系不被魏峥允许出门,但总有耳目会把府衙外面的消息一五一十的汇报给我听。

    坐镇府衙也是一件需要费心费神的事,我眼巴巴望着沉鱼手上漆盘中的椒麻鸡,可惜我不能吃。魏峥很听大夫的话,半点腥辣都不给我尝,眼看着我上一秒才喝完药,这会儿又拿了外敷药。

    我很想学习一下当初被华佗刮骨的关公,然而我真的做不到!我已经很努力咬住木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了,但免不得生理泪水哗啦啦的往外流,“阿峥你下手轻一点儿吧,疼死我了要。”

    “公主,大夫说了您要想快些让伤口愈合,就得内服外敷双管齐下才见疗效。”丁香一定是还在惦记我昨天罚了她少吃一顿点心的事,这会儿嘴皮子溜快的开始找话来噎我。

    我转头酸溜溜的望着正在吃烤肉的豆蔻和沉鱼:“你们俩就过分了啊,故意在这里招我呢?”

    “还不都是公主您自己给惯出来的,奴婢们这都是在践行公主说过的‘望梅止渴’。公主现下不能吃这些,瞧着奴婢们吃也算是尝了味道。”豆蔻这妮子的脾气也是逐天的渐长,事实证明我把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培养的都特别好。

    瞧着一个个的,当着我一个伤员的面吃香喝辣,难道不知道我有多谗吗?嘤嘤嘤!

    过了晌午天色忽然变得极为阴沉,灰蒙蒙的天空看上去仿佛提前入了夜,魏峥往我身上披了一件墨蓝色的短褐。我踩着一双木屐出了门在府衙后院闲逛着,住进府衙这几天我都没有好好看一看这园子,眼下倒是正好闲了下来,可以好好瞧一瞧。

    “永寿公主。”

    谁在喊我?

    我驻足回过头去一瞧,那是个与我年岁相当的少女,容貌秀丽仪止端庄。我隐约有一点印象,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少女,可是却又记不起来究竟是从哪见过的。

    这少女慢慢往前走了几步,向我福身行礼:“臣女秦素容参见公主,殿下长岁金安。”

    哦,我想起来了!这丫头不是甘州司马秦樊之的女儿么?我当日因为急于赶赴甘州赶着流星趁夜进了城,第二日的时候接见了甘州刺史简昌文等人,也见到了甘州大小官员们的家属。

    这个秦素容是司马秦樊之唯二的女儿之一,是秦樊之府上暂且待字闺中不曾许婚的一个,我有耳闻说是这个秦樊之原本打算把小女儿许配给简隋英,但是被简隋英给拒绝了。

    这姑娘当时见我穿一身男装,误以为我是个男子,在我扶住了差一点儿踩着裙子摔倒的她之后,反手就要给我一巴掌。还好当时被跟在我身后的魏峥给拦下了,还和她说明了我的身份。

    秦素容当时那个尴尬,在我与其他几位大人夫人说话的时候,眼睛只盯着自己脚下的那一块巴掌大的地儿,似乎要用自己的脚趾头抠出一亩三分地来一样的。

    今儿个看到她来府衙了,我确实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秦姑娘,你怎么来了?”

    “昨天夜里就听说公主你受伤了,原本打算一早来府衙看看的,可是我娘忽然发烧了,因为要照顾我娘就耽误了。公主,您的伤不要紧吧?”

    我还能说啥,“要紧的要紧的,大夫说了我这伤要是不趁现在根治完全,将来怕是会影响我的整条右臂的行为能力。唉,秦姑娘你是知道的,我慕容璐毕竟也是一国公主嘛,都快废了坳。”

    “???公主!公主不会是在和素容开玩笑吧,您还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

    等一下喂,好端端的我这个亲身负伤的都没咋哭过,你不过就是听我说了一下实话,怎么比我这个伤者还要难过的样子!?我左右看了一圈,还好还好这里除了我我俩,暂时没别人了。

    别到时候传扬出去,说我永寿公主慕容璐在后花园里欺负一个家长不在家的姑娘家欸!

    秦素容哭得可怜,跟我快死了一样:“公主,素容当日承了您的恩才没在众人面前出丑,您维护了素容的颜面,也替秦家护住了这份脸面,于情于理素容都应该好好向公主道一声谢。”

    “公主于我有恩,素容无以为报,只好以身相许,还请公主殿下不要嫌弃素容出身鄙陋,留下素容在您身边做个洒扫使女也好。”秦素容这认真的模样,真的不是在演我?

    我呆在原地不知该说什么,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若非我是个女子,我都快怀疑是不是之前曾经做过什么让秦素容误会的举动了。才让她今日特地来见我,要这般诚心诚意的‘以身相许’?

    我如果这辈子投胎的时候歪成个男儿身,怕不是就成了女人们口中常提的海王,渣男?

    我真不是故意撒网捞鱼的,甚至我根本就没在意过自己还维护过这样一个小女子的尊严。

    好在,在我进退两难的时候,安莲止这个及时雨出现了!

    “永寿公主,安某不过才离开区区两个时辰而已,您这是……咦,这位姑娘不是秦司马家的二小姐么,怎么来府衙了,说什么‘以身相许’,叫人听着怪误会的。”我第一次知道他这么能说!

    不过话多也好啊,安莲止这个时候就是要话多才能表现出他那及时雨的身份嘛!要是这厮出现在水泊梁山上的话,我估摸着宋江怕是有得好看了,这厮要么不开口,一开口说话跟闸刀似的。

    我在心里腹诽安莲止的时候,他又用一双如炬似的眼眸看了过来,我悄咪咪后退,打算把现场留给他和秦素容。

    “你去哪里?”没想到安莲止不但没有理解到我的意思,还直接打破了气氛。

    我:“……安阁主,本宫隐约觉得肩膀上痛得厉害,不准备逛园子了,你有闲心,你自己逛。”

    “公主,公主可是嫌弃素容?”秦素容咬唇一跪,泪眼汪汪的,这模样还真有些我见犹怜。

    可我不是男人呐,你表现得这般深情,也打动不了我。

    虽然我并不是因为伤痛才离开园子的,但是我觉得自己回园子是个很好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