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八章·将军令
    沈嘉一来就先代表我哥慕容瑛把我给训了一顿,末了得知我冒险设计杀害阿史那霍貊,又负伤深入腹地营救简隋英,很是赞许的将我又给夸了一遍。夸人的词没几个,因为他就没夸过几个人。

    我似乎还应该感到幸运的,毕竟我如今也算是沈子规夸过的人名单上的一员了。

    沈子规是在这日下午到的,他还带了一个我的老熟人,刑部尚书李淮的小儿子李端仪。这厮曾经差一点儿成为我的结婚对象,不过幸好在父皇准备赐婚的前夕,我们的皇祖母辞世,就耽搁了。

    这么些年来父皇再没有动过给我指婚的念头,前不久又被安贵妃给提了起来,我也不知道在这间隔的四年时间里,我父皇是不是当真没想过要把送出去联姻,亦或者用来笼络朝廷大臣的想法?

    我坐在廊下靠在栏杆上,单手支颐瞧着魏峥在给我绣香包,我很小就知道魏峥的绣工一绝。倘若从前魏峥没有流落到宫里被选中成为燕影卫的话,或许自己开一个绣坊也能养活他自己了。

    我身上穿的这双白绢刺绣长袜也是魏峥做的,哎呀呀,他怎么比小说里描述的还要贤惠呢。上辈子我大半夜不睡觉,窝在学校寝室床上沉迷看小说,翻来覆去只遗憾这个魏峥身世可怜。

    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亲身来到这个世界,成为魏峥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牵挂。

    魏峥真的很好看,在我看来他就是这世上最最完美无缺的一个人,喜欢上他也在我的意料之中。看书的时候就对这个人莫名有好感,之后又和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还总是受他保护。

    想不喜欢上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骑士也很难啊!

    “公主,臣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吗?”魏峥把手上的针线往边上一搁,转过头来目光灼灼的看着我。我被他突然靠近放大的脸唬了一跳,颇有些心虚的往后靠,后背一凉,挨着了长棰柱上。

    魏峥比我还慌,将我身体扶正了将我右肩检查了一遍,松了口气:“好险不是撞在伤口。”

    “阿峥,我眼睛里有东西飞进去了,你帮我吹一吹。”

    魏峥当真以为我眼睛里有东西,越发凑得近了,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公主,臣没有发现……”我眼睛里出了眼白和眼瞳以外,就只有你这个呆瓜了,“阿峥,我眼里是你呀。”

    我知道魏峥是个很纯情的人,所以偶尔忍不住就会逗一逗他,往常在皇宫里我可不敢这样光明正大的逗弄他,毕竟宫里人多嘴杂。我不怕自己被人笑话,只怕父皇会把魏峥从我身边夺走。

    小时候因为我的一句无心之失,让他成为如今的魏舍人,这已经足够让我内疚后悔一辈子了。

    其实我也没想到,沈子规这家伙竟然还喜欢偷窥别人接吻,我正搂着魏峥甜甜蜜蜜亲热着,他也不知道来了多久,一声不吭的站在边上看着我俩。

    要不是我余光察觉到了异样,只怕是都要被他看到我是怎样扒拉人魏峥衣裳的!

    草(一种植物)!

    “沈大将军几时来的,怎么也不通报一声?”我脸上红晕未消,带着七分怒意质问。

    魏峥面对沈嘉时略微有些不自在,但却丝毫没有因为沈嘉的出现而变得不自在。我让魏峥先下去做事,之所以不想让魏峥和沈嘉这个疯子同处一地,是因为我担心沈疯子会乱咬人。

    沈嘉一脸的兴味盎然,颇为有趣的打量着我:“之前臣还以为公主为何远离长安,孤身一人只带了个内舍人轻身纵骑。原来这一路上是有良人在侧,谈情说爱,好不快活。”

    “你有话就好好说,不要和我绕弯子。”

    沈嘉点点头,深以为然:“公主好端端的,怎么就喜欢上一个宦官了?若是皇太子在此地,定要将公主好好教导一番,须知魏峥一介内舍人给不了公主真正的男女之欢,且你们的感情为世人所不容。公主还年轻,不要沉浸在这虚无又缥缈的感情中了吧!”

    “嘁,这难道就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典型特例?沈将军心中不也藏着一份不敢告诸与人,怕被人知晓的不同寻常的感情,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的私事指指点点!?”

    沈嘉似乎很惊讶我为何知晓这件事,蹙着眉站在原地凝神往我看来。

    我说:“你若咬紧牙关不声张我与魏峥的事,我便只当不晓得你与我哥那点事,如何?这笔交易很划算吧,毕竟以你如今的地位还远不能承受这份不伦之恋曝光天下后带来的剧变。整个将军府的人,你要他们如何自处?”

    “公主果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短短几日功夫,竟然学会威胁人了!”

    看着沈嘉一脸怒气,我却很是开心:“难得见沈将军如此憋屈的样子,还真挺有意思的。怎么的你还想揍我是吗?你尽管往我身上招呼,回头我随便找个由头往长安去信,告你的状。”

    “公主也是半个大人了,还学小孩子告状,不觉得羞耻吗?!”沈嘉朝我白了一眼。

    我很认同他的话,“是挺羞耻的,可是我不怕羞耻,被人嘲笑也好非议也罢。我喜欢的人能陪着我一路从长安来到甘州,我可以和他相处二人世界,你能吗?你就是妒忌我!”

    “……臣说不过你,巧舌如簧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这般狡猾!”

    沈嘉原来也不知过来找我是为了什么事,这会儿被我气得只差没拔剑砍我了,我目送着他负气离开的身影出了我这院子,很是玩味。

    沈嘉再有本事,也没办法制止后来当他窃国以后给慕容瑛带来的那些流言蜚语。

    用晚膳的时候我又见到了沈嘉,我嘴里嚼着米饭没法说话,只能安静地将他所呈报的消息一一听来。沈嘉打算在后日结束休战出城与突厥大军交战,刚得到的消息,东突厥王部派了一位实力仅次于阿史那霍貊的老将来接替他从前的军务。

    这也代表着,甘州马上又要打仗了。

    所幸这几日,百姓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不愿意撤走的也没办法,我也会组织这些留守甘州的百姓结成一支为前线战士们准备后援物资的队伍。

    沈嘉本就是奉旨作为主将带兵,我不过是赞领甘州城防大小事务而已,彼此配合,只为御敌。</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