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十九章·归长安
    ,

    战争总会有人牺牲,有人负伤,有人生死离别,有人妻离子散,有人家破人亡。

    我自负伤退居后勤以来,每天接收到的消息无非是那个帐下的士兵死了伤了,就是又该往前线输送军需粮草还有军备。有一日我实在快闷出病来了,央着魏峥随我一道去军中看看,碰上沈嘉亲自挂帅。

    我和魏峥一起上了大军营帐的城垣上,烽火台上狼烟滚滚,我眼前所见的一片黄沙弥漫似乎成为了一张画卷。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鲜红的热血将热烈的沙土染成红色,遍地尸骸堆成山丘。

    第二日我就从城中府衙搬到了大营里,和将士们同吃同住,魏峥见我固执不肯服软,只得陪我一起往军营里来。沈子规和我说,在营中不比后勤坐镇一城,大小事都得听从他的指挥才肯允我上战场。

    我自是无不答应的,其实我知道沈子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排斥女人上战场。和东突厥的这一仗足足打了三个多月才结束,中间有过两次为期十日的休战期,这是双方彼此心知肚明的。

    离开长安之际尚且还是春意浓浓的四月天,没有想到回到长安的时候,已经是初冬时节了。我骑着马伫立在明德门外,抬眼望上去,已经生了苔薇的青石砖上似乎也透着几分别来无恙。

    寒风簌簌吹来,冰冷的风灌入我头盔中,冷得我脖子一凉。

    沈嘉已经打头先进城了,我也收回目光平复了心情,随同将要进宫接受犒赏的将士们一块儿进城。沉鱼她们已经早比我们两天回来,这会儿估计已经在永寿宫给我收拾了床铺和衣裳。

    长安城的姑娘们都很热情,这一点我以往深居宫廷就有所耳闻,没想到今日亲身经历了。这一个个香包和耳珰不要命似的往人身上砸,多亏了她们手里丢过来的不是什么石头和匕首。

    “璐璐!”路过一间茶楼时,二楼有道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是我那许久未见的哥哥无疑。

    慕容瑛是一早就出宫来这里专程等着我的,周围有东宫的禁卫,这一点我和沈嘉其实早就发现了只不过不动声色,不想声张罢了。毕竟他是东宫太子,暴露身份之后难免引起轰动。

    这诸多的百姓还从来没见过皇太子长啥样呢,万一过分激动之下,引起慌乱踩踏事件可不好。

    我侧身下了马,先向慕容瑛见礼:“臣妹拜见太子殿下。”

    慕容瑛见我身上还穿着铠甲,眼神里透着几分因为我当初不告而别的怒意,也带着几分对我的怜惜:“我的妹妹也长大了呀,一去数月音信全无,若不是父皇下诏,你还打算回来么?”

    “哥哥,我错了,看在我身上还有伤的份上,你能不能别罚我抄书了?”

    提到我身上有伤,我这哥哥果然变了脸色:“什么还有伤,伤在哪里的?让哥哥看一看,严不严重,走,我们先回宫去叫太医和医女来给你看看,不要留下什么后遗症才好!”

    “哥哥……”我拉住了慕容瑛的衣摆,向他介绍了一下旁边一脸黑气的沈嘉:“沈将军还在呢,你不和他打个招呼?”这家伙之前在城外还对我笑呢,看到我哥露面了就给我摆脸色,呸!

    慕容瑛循声望过去,瞧见我哥看他了,沈嘉这厮态度顿时就变了:“太子殿下。”

    “沈将军此役大退东突厥,辛苦了。父皇已命礼部及光禄寺为诸位预备好了接风宴,孤就先把我这个不听话的妹妹给带走了,沈将军,稍后再见。”慕容瑛抓起我的手腕子朝街角驶来的一辆马车走了过去。

    魏峥见状也只好快速上马跟了过来,我不知道父皇安排在我身边的那两个燕影卫,有没有把我和魏峥的事情汇报上来。倘若父皇知晓自己的女儿看上了一个内舍人,会不会被我气死?

    更重要的是,我喜欢魏峥这件事,我哥哥慕容瑛知道了的话会如何应对呢?他会不会把我关起来不让我再见魏峥了,亦或者气愤于魏峥身为内舍人心思不净,勾引堂嫡公主,问罪于他?

    我满脑子都在思考我和魏峥,丝毫没有注意到我哥这会儿的注意力,也压根儿不在我身上。

    “璐璐,你告诉我,是不是哥哥从前有哪儿做得不够好?”在我将要起身马车里出去的时候,我这一路沉默的太子哥哥终于回过神来,拉着我的手腕问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很惊讶,我寻思整个宫里都知道你是最为孝顺的皇长子,最持重的储君,最护短的太子!

    他又问我:“你小时候可乖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先和哥哥商量的,怎么现在你就能一声不响的离开哥哥,一个人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呢?若是这次你回不来了,哥哥该怎么面对母后?”

    “……因为哥哥你为我做了很多很多,我却什么都没能为你做的。你是我的依靠,我也想成为一个可以让哥哥高枕无忧的依靠,小时候哥哥总是把捧在手心里,我也想让哥哥过一过被妹妹宠着的日子呀。”

    慕容瑛起身来摸了摸我的头,说:“天底下哪有做兄长的,让妹妹保护着的道理。璐璐,只此一次了知道吗,以后再不可以像这次一样不声不响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哥哥会担心你的。”

    “我是这大燕朝的公主,享受百姓的奉养臣民的敬奉,理应在百姓与国土受到侵犯的时候挺身而出保护我们的子民和城池不是吗?哥哥,你我生在帝王家,注定要有一个人去卫戍边关的!”

    “卫戍边关?璐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是个女子,怎么卫戍边关?”

    我说:“男儿可以马革裹尸战死沙场,我也可以!哥哥,你不要小瞧你妹妹我!”

    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有和他说,这一次在甘州和东突厥打仗的时候,我受了几次伤,险些将自己的右臂整个从肩膀上给卸了下来。我不敢告诉他,我怕他知道了以后真的把我给关起来。

    我从马车里出来,看了眼骑着马护从在侧的魏峥以后,朝他笑了一笑,伸了手。

    魏峥从马背上跳下来,到车辕边上来用手臂托着我的手服侍我下了马车:“公主当心。”

    我背上还有一道三寸长的刀伤未愈,死死缠着纱布,不敢叫我哥发现我还带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