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二十章·蓑衣僧
    阿宝有一段日子没见我了,却也还记着我身上的气味,在我身边转悠一圈记起我是谁了,便撒欢似的扒拉着我的裤腿要我给它挠痒。这头白虎也就几个月时间不见,体格又比从前壮硕了很多。

    “听说你们在凉州城外的山神庙,捡到了一只小狗,还是你亲自接生的?”慕容瑛忽然跟我提起这件事,我后知后觉的想起来,我那只田园犬现在已经九个月大了,能有人类十三岁的年纪。

    我蹲下身抓了几下阿宝的后脖子,拨弄了几下阿宝脖子上项圈内扣的几颗珠子,“是呀,当时下着雷阵雨我们便去就近的山神庙避雨,恰好就碰见一只怀孕的母狗进山神庙躲雨。本来有几只小家伙的,可惜的是他们的妈妈被虐待,活下来的只有一只。”

    “走吧,先去换一身衣裳等一下还要出席庆功宴的,你这一身盔甲戎衣,着实不适合。”

    我原本想着是直接回永寿宫的,可没想到的是慕容瑛把我带到了东宫,估摸着是想趁庆功宴开始之前好好教训我一通吧。毕竟天底下敢做出这种不要命的事,也没几个女子有我一般的魄力。

    我在东宫有自己的寝殿,慕容瑛迟迟未曾大婚也不曾纳侧妃和良娣美人,故而这东宫虽大有时候却很显得空旷。我到浴池边脱了衣裳走进去泡着,不一会儿外面就来了个熟悉的宫女。

    “奴婢落雁,给公主请安了!”这个手上拿着香膏精油还有丝瓜瓤的宫女,是我身边大宫女之一沉鱼的双胞胎姐姐,虽然两人是双胞胎,相貌却并不相似。她们一个是鹅蛋脸,一个是团脸。

    我面前摆放着一张漂浮在水上的小方桌,桌子上有一壶酒,一碟冰镇过的葡萄,一样冷盘花生米。我将小方桌推过去,落雁谢了我一声之后,赶忙叫身后的人把桌子里的东西更换了。

    其实离庆功宴还有很长的时间,我就是泡上半个时辰也没关系,但慕容瑛早有话交代让我尽快洗漱完了就去东宫的书房见他。落雁拿着丝瓜瓤将皂角油搓了几下,又往我的背上抹。

    落雁一面小心的给我擦拭后背,一面问我:“这些伤奴婢看着就一阵背脊发凉,公主您是怎么在战场上忍下来的呀?您身上还有伤没有愈合,方才奴婢们都没有注意到,真是该死。”

    “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让哥哥知道我身上有伤,你也不必自责啦。”慕容瑛亲自把我送到寝殿来的,我若露出一点点的破绽,这满殿的宫女内宦必然会引起大动作惊动他的。

    落雁语气里带着几分迁怒,说:“沉鱼也真是的,公主受伤这么严重的事情,也不和我来信说一说。如此,之前太子殿下吩咐奴婢准备香汤伺候殿下沐浴的时候,便能早做准备了。”

    “这个你可不要怪你妹妹了,她真的是无辜的我保证。”我从水里站起身来,溅起来的水花扑打在落雁裙摆上了。旁边一个宫女很快展开了一张半人高的浴巾将我身上裹住,我踩着浴池里的石阶走出来,伸手接过落雁递来的一块小方巾擦干手上的水分。

    换上衬裙与衬裤之后,我便在一张美人靠上躺了下来,将头枕在高高的镂空竹枕上,好让宫女替我洗头理发。落雁在一旁做了一张小板凳,手里拿着一盒香膏细细地在我身上涂抹着。

    见我微微蹙眉,就问我是不是牵动了背后的伤口。

    其实不是,“我只是觉得,落雁你这次调和的香膏味道比原来的浓了些,什么时候开始把香调变得这么浓郁了?以后还是换成那些清淡些的吧,如此浓烈的香膏,也就今天可以用一下。”

    “奴婢记住了,不过今儿个庆功宴上人多的很,公主身上的伤难免会有人察觉,奴婢觉得用一些味道重的,能把身上的血腥气给压下去。”她这话说得也不无道理,我也知道她不会在香膏里加一些对我无益的东西,除非落雁和她妹妹沉鱼都活腻了。

    或许是这洗头的宫女手法太好,也有可能是我行了一早的路有些倦了,没多久我便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头发已经用风箱吹干,落雁几个守在我身边一声不响的做着手上的事,没敢惊扰我。见我醒来,落雁过来搀扶我起身:“先前太子殿下派人过来传过话了。”

    “哥哥说什么?”

    她走开了一小会儿,捧着一个红色漆盘过来,呈给我的是一本妙法莲华经。我一时愣住,不知道我哥哥这时候让人给我送来一本佛经是什么意思,但多半是他惩罚我的。

    果然,落雁说:“太子殿下说了,今晚庆功宴之后啊,公主您一步也不能出东宫,就在这里抄写妙法莲华经。”

    “抄几遍呀?”

    “这个嘛奴婢就不清楚了,太子殿下那边也没说明,只是让公主抄写经书。奴婢以为,太子殿下肯定是在和公主置气呢,您这几天还是就乖乖听话留在东宫抄经好了。”落雁很同情我的样子。

    我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默默地留下了眼泪。

    我从偏殿出来时没瞧见我的阿峥,唤了一名在这里做洒扫的粗使宫女前来问话:“见过我身边的魏舍人吗,他去哪里了你可知道?”

    “回公主的话,奴婢一直在这里洒扫,没见过魏舍人。”

    魏峥不在这里,那他会在哪里?难道是趁我沐浴的时候,一个人丢下我跑回永寿宫去了?

    这一刻,我都已经把魏峥除开是我身边的内舍人外,还是燕影卫中的人这事给忘了个干净。

    我对东宫很熟悉,不需要别人为我指路也能顺利走到东宫崇文馆。因为没有人敢拦我的路,所以我大摇大摆进到崇文馆之前,我那哥哥慕容瑛压根儿没注意到我的到来。

    里头一排排书架后面,除了我哥当朝太子慕容瑛之外,竟然还有一个老和尚。

    我现在算是明白,我哥从哪里弄来的那本妙法莲华经了。

    江湖中有一张名为天下十智的排行榜,此刻出现在崇文馆内的这个老和尚,就是排名前三的蓑衣僧。

    蓑衣僧只是因为他喜欢在下雨的时候去河边钓鱼,常穿蓑衣垂钓,故而被江湖人称作蓑衣僧。

    实质上,他是我们的叔祖父,就是我父皇见到他也要喊一声叔父的。</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