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廿一章·十三弟
    慕容瑛把我叫过去,指着长案上的那本《百草经》对我说:“这是叔祖父从药局借出来的珍本,为兄可是替你说尽了好话,才让叔祖父答应暂时把这百草经借你十天半个月,还要还的。”

    “叔祖父都没说期限,哥哥你干嘛这样着急!”《百草经》可是个好东西,里头不但记载了各种植物的药性毒性,还相应的绘制了配图,可以让人在野外直观的分辨出需要的植物是哪一种。

    这《百草经》是我吩咐沉鱼替我向慕容瑛讨的,近来长安天寒地冷,我知道我那叔祖父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返回长安小住一段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慕容瑛去求叔祖父借百草经的话,一定会成功!

    《百草经》虽不是绝世之书,却是一本药著经典,虽然名字叫百草,实际上这本书上绘制的植物不止一百种。涉猎的范围也包括一些蛇虫鼠蚁之类的,还有很多的诊方预案,是本实用医书。

    不过现在,更多的医者从医进入杏林都鲜少提起这本经典,这原因或许和前朝年间,某一位禅位出家的皇帝有关。百草经是那位皇帝增补续添了的,它原来的名字并不叫百草经。

    百草是那位皇帝出家以后的法名,后来继位的皇帝将之视为**,禁止在杏林之中流传,也不允许书局印刷宣传。久而久之,晓得这本书的人也越来越少,我是因缘际会才知道它的。

    我翻了翻《百草经》之后将之合上,拿起来打算把这本珍贵的书拿回我自己的住处,慕容瑛伸手把我拦下了,还以为我是要借故逃跑:“璐璐,以后哥哥什么时候来崇文馆看书,你就啥时候过来抄写我布置给你的作业。这书嘛,就先留在这里吧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我扭头看去,叔祖父跟个弥勒佛似的笑眯着眼背过身去在一排排书架上寻找着什么,我人命似的把《百草经》交给慕容瑛,并期许道:“唉,真希望哥哥快点找个太子妃管管你才好!”

    “想什么呢,哥哥要是成了婚,你以为自己还有多少轻松的时间?”

    也是,如果慕容瑛结婚有了太子妃,那我这个嫡公主焉能有借口逃避成婚这事?不成不成,姑奶奶我还没有逍遥快活够本呢,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把自己最重要的婚姻交代出去,不可以!

    叔祖父喜欢给我们这两个小侄孙讲经,小时候给我们讲了一篇佛祖割肉饲鹰的故事,那会儿我还没有上一世的记忆,听了他的话之后真的以为把身上的割下来还会复原。

    后来把我哥哥吓坏了,大哭着把叔祖父赶出东宫并且扬言要是他老人家再吓唬我,就把少林寺给烧了。虽然后来慕容瑛没有去少林寺放火,但当年的盛夏,少林寺居然真的无故起了火。

    我和慕容瑛要出门去赴宴了,叔祖父这个老和尚不打算去参加宫宴,特地选了一本算是厚实的书坐在窗户边看。有宫女沏了一壶碧螺春给他,我走过去抓了抓他的胡子,蛮有手感的。

    我说:“叔祖父,您这美髯打算梳理个什么样的发型,回头我让碾霜过来替您打理一下?”

    “可不要动贫僧的胡子,这胡子可是好东西。”我听宫里的老一辈们说过,年轻时候的叔祖父本来是个顶顶好看的郎君,不知为何突然生了心思要出家,这以后总是留着大把胡子遮掩真容。

    我还很想看看老人家把胡子剃了到底是个啥模样的,虽然上了年纪,但轮廓总不会作假。

    “小玉儿你不要惦记老人家的胡子啦,否则叔祖父可是会把魏峥那小子跟你的事,告诉你皇兄知道的哦。”行吧,算您狠!我原以为这是个慈祥和善的老人家,没想到是一头狡猾的老狐狸!

    等我从崇文馆出来的时候才忽然反应过来,连我哥哥慕容瑛都不知道魏峥跟我的事,叔祖父是怎么发现的?莫非他老人家也会读心术,也知道我心里面在想什么?啊这,这也太欺负人了!

    一个安莲止就够了,怎么人人都会读心术呢?!

    是我穿越的方式不对劲,还是我这辈子睁开眼的方式不对,打开了一个错误的剧情?

    我哥慕容瑛在月牙门下喊我快点,我心想,我穿着裙子和绣花鞋你让我能走多快?还是在甘州那地方的时候好呀,我穿男装也不会有人说我不符公主身份不合规矩,唉。

    “太子哥哥!永寿姐姐!”我们才从东宫出来,还没进太极宫呢就遇到了这个难缠的小鬼,这小子排行十三,是我父皇的第十三个儿子慕容玌。他也和我们一样,是个没有生母的可怜孩子。

    不过虽然没有生母,但慕容玌运气好,被过继给了素来避世不问后宫世故贤妃娘娘。这小子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我其实很不喜欢我这些兄弟姊妹,但能排的上号说一句讨厌的,他算一个。

    慕容玌小时候就喜欢拿东西砸人,我也被他拿小石子丢过一次,从那以后我就特别讨厌他。

    我拉着慕容瑛的手让他走快点,没想到这个慕容玌就在后面小跑着跟了上来:“太子哥哥你们等等我呗,走那么快做什么,这会儿宫宴还没开始呢!永寿姐姐,听说这次你也在燕子沟立下了大功,嘿嘿可以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把那个阿史那啥啥啥的脑袋给拧下来的吗?”

    “哥哥我们不要理他,我们走!”

    慕容瑛很无语的盯着我俩打量了一阵,又说:“十三弟来得倒是快,既然来了就一起走吧。”

    “我才不要和这小鬼头走在一起,我先走了!”我松了手远离了慕容玌。

    后者见我见他跟见鬼似的避之不及,脸上露出失落又委屈的神情:“太子哥哥,姐姐为什么讨厌我呀?”

    “永寿姐姐讨厌你岂不是正常,都是父皇的子女,就你慕容玌笨的要命!夫子前一天才教的东西,第二天你就忘了个干净,都十来岁了还不会背《诗经》,你可真给我们丢脸!”

    好家伙,这前头怎么又来一个让人头大的家伙?!

    这一个冒出来的小子慕容玙是十二,比慕容玌这小子只大了一个月,俩兄弟也是很不对付。

    “你俩掐架吧,我和太子哥哥先走一步!回头见了两只小鬼!”</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