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廿三章·晋王爵
    ,

    我真没想到,李端仪的老爹号称在世活阎王的刑部尚书李淮,会为我一个公主说话。这其中或许还掺杂着一些水分,或许他自从见到了平安回京的小儿子之后,就把我当成了他家的救命之星?

    李端仪这厮文采倒是可以,论武功却不怎么样,沈嘉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有两次都把这样一个“废物”带到战场上。说是要给李端仪机会让他立下军功,好给李淮证明一下他。

    可是李端仪是什么人我能不知道?人家大碗喝酒吃肉的时候,他只能蹲在远远的品茶吃菜。

    要说李端仪在他爹活阎王面前说过我的好话,我肯定不信。但李淮这人一向墨守成规把燕朝的刑律当做自己为人生平的信条,在朝中他树敌的速度比他与人交好的速度可快得多了,整个六部还没有和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怕是只有礼部侍郎石嵩。

    我原以为父皇会因此说道李淮几句,没曾想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得更开心了:“吾儿虽是女儿家却也不输诸公儿郎,此番平复东突厥战乱有功,吾儿阿玉有何要求,尽管开口!”

    “父皇这不公平!”我四姐慕容菲不知受了那根筋的影响,竟然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这要是站出来救人我还能称呼她一声英雄好汉,可这时候明摆着是受人指使,被人当了靶子。

    慕容菲虽然和我一样是公主,然则除了排行以外并没有正经的封号。父皇膝下唯二两个有封号的公主,除开身为中宫嫡女的我以外,就只有早已和亲远嫁到吐蕃的长姐永安公主慕容馥。

    平日里我虽然和这个四姐没多少人情交际,可彼此间关系也不算特别坏,至少逢年过节互相送个礼物的情分还是在的。但我没想到才九个月没见,我这四姐竟然变得如此愚蠢,简直了。

    她站出来以后也不知是被父皇那杀人般的眼神吓到了,还是怎么的,一个踉跄差一点儿摔倒在地。我过去搀扶她,反而被她一下子给推开,她说:“父皇,按理来说,论功行赏也是该从沈大将军开始。五妹妹纵然立下了军功又是父皇的女儿,难道父皇就可以偏袒妹妹不成?”

    “四娘,朕何时有说过要偏袒阿玉了?”

    慕容菲眼神闪烁,仍然说:“五妹妹私自出宫又冒然闯军营,依着我大燕律令,应当处以杖刑。父皇怎可因为五妹妹是嫡公主,就偏心袒护她?若出了五妹妹这个先例,以后我等一干女儿们该如何自处,作为父皇的女儿,儿臣私以为父皇不惩罚五妹妹反而要奖赏她,不公平!”

    “嘶~”我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只得乖乖跪了下来认错:“四姐说得对,儿臣确实犯了错,既然做错了事情就该接受惩罚。按照大燕律,应该受杖刑十五,我是嫡公主应该做诸位姊妹们的表率,就多加一倍,受三十杖吧!”

    “璐璐!”三十下廷杖打下去你这条小命还要不要啦?慕容瑛着急的很,我却很认真的在讨打。我就知道今天这场庆功宴注定不平凡,张贵妃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看着我得到奖赏。

    她费心给女儿挑的夫婿没了,这口气一直堵在胸口出不去下不了,自然要找准错处来治我。

    父皇很没好气的扫了一眼慕容菲的母妃,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也不好当真一点儿不惩罚我,毕竟我是他的女儿,做皇帝的不好偏心自己的女儿的,毕竟他要以身作则,要当一个明君。

    “你既然自愿领罚,朕怜你一片真心,减去十杖,就受二十廷杖吧!来人,带永寿公主下去领罚!”此言一出,当下就有两个身强力壮的内侍过来要架起我。

    我不仅不能有任何反对的念想,还得千恩万谢,末了就起身跟着人去一旁的小房间里挨板子。

    我父皇既然下了令,过来给我敲廷杖的人就不会有任何的包庇之心,即便我是公主,也不会有丝毫的手软。二十下廷杖很快就打完,因为后背上一片模糊的关系,碎玉还给我换了件外衣。

    “回皇上,永寿公主二十廷杖已经施刑完毕。”负责回话的内卫刚刚退下,碎玉就扶着我回到了众人眼前,慕容瑛见我脸色苍白也过来扶我:“璐璐你这个傻丫头,挨板子很好玩吗?”

    “哥哥你还能不能盼着我点好了,嘶我可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二十板子,哥哥你这么大力气想痛死我呀?”虽然方才在里头简单的上了些药,但我也知道是不能再在这里久留的。

    慕容瑛瞪了一眼慕容菲,随后便听父皇一声叱:“慕容菲,你妹妹已经受过罚了,现在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地方,说出来让朕也听听?”

    “没,没有了……”慕容菲胆子本就不大,要不是受了张贵妃的指使,她才不敢如此给我难堪。

    于是,属于天子的怒火终于爆发:“你没有,朕有!谁说阿玉是私自出宫?是朕恩准了的,她堂堂嫡公主放着好端端养尊处优的日子不过,跑去甘州那样危险的地方是为了好玩吗?你们一个个嫉妒她,怎么也不想想换做是你们,有这个胆量上阵杀敌?”

    底下一片噤声,不论是后宫女眷还是皇子,亦或者文武百官,此刻都以头点地不敢冒然出声。

    在这样的氛围中,我父皇却往人堆里丢了一个惊天巨雷:“叶长德,宫外为阿玉兴修的公主府先不要停工,继续扩建翻修一下,改为亲王府。”

    “陛下?!”

    “皇上?!”

    “父皇?!”

    三道异口同声的惊呼分别来自与叶长德还有张贵妃以及我,虽然父皇这话很简洁明了十分的好理解,可我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想不透我父皇葫芦里到底揣着什么药,套路我?

    我这点小心思,我父皇他不会看出来了吧?

    不对,他怎么可能晓得自己的女儿有这个异于常人的心思呢。

    “拟旨,”父皇看了眼丞相韩巍之后,又继续说:“朕上承天序,下择地训,用建番辅,以明亲贤,思古念今未有帝女承爵者,愿开此先锋,定此特例。朕之第五女永寿公主,孝悌有加温文肃敬,闵行善略谦恭克礼,率卫邦家承孝御前,今破格晋以一字亲王,赐号‘璐’!”

    “???”我只想大声问喵喵喵,发生了咩事?我听到啥了?

    韩巍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岔了:“陛下?”

    “以阿玉的名为封号是否有些不妥?罢了,就先这样吧,朕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更合适的封号!”

    韩巍不敢掏耳朵了,连忙说了声遵旨,即刻就把圣旨给拟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