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书斋 > 都市小说 > 穿书后我君临天下了 > 正文 第廿四章·璐亲王
    ,

    我这个新鲜出炉的璐王一时风头无两,成为了人们茶前饭后津津乐道的存在。作为在长安这个寒冬腊月再度掀起一阵轻风的主角,我没能在当日撑过宫宴,半途就因为伤势复发被抬回了东宫。

    我哥哥慕容瑛果然是下定了决心不肯饶了我的,即便我只能趴在床上也要我天天抄经。好在我也不是特别无聊,魏峥打从我封为璐王以后就回到了我身边,他跟我一样都挨了一顿廷杖之刑。

    我原以为可以让魏峥过来和我做个病友,但我这个想法还没宣扬出口,魏峥自己便请意住进了耳房。养伤期间,每天的日常除了抄写妙法莲华经之外,就是和魏峥写写小纸条来慰藉相思之苦。

    “啾啾~啾啾~啾~”窗台上的鸟笼里养着一只如麻雀大小的青鸟,青蓝色的羽毛被打理的悠悠发亮,我每天写好了小纸条,就让人去帮我把它塞进青鸟腿上的芦苇管里然后把它放飞出去。

    魏峥恢复的比我快,在我可以下床的前一天魏峥就回到了我身边伺候,我抄完一篇佛经后累得趴卧在榻上闷在枕头中。半晌见我没动静的豆蔻丁香还以为我出什么事了,连连大声叫我。

    魏峥走过来在榻边坐下掀了被子把我的脸掰出来:“小心闷出病来,还是呼吸的。”

    “你们都出去,本宫有话和魏舍人说。”我见到是魏峥可高兴坏了,天晓得我上辈子刚谈恋爱就和男朋友生死相隔还从此成为两个世界的人,多么的心塞郁闷。

    现在能和心爱的人同居一室了,可有那么多规矩阻碍着我们,想要安安静静谈个恋爱还得避开旁人,真是麻烦。等到豆蔻她们都出去了,我才懒洋洋的撒娇让魏峥抱我起来,可他不肯了!

    这要是在甘州府衙,别说简单的抱我起身了,就是和我接吻他也很热情的回应我的!

    我哼了一声,用力在他肩膀上掐了一下:“阿峥你变了,你不爱我了吗?嘤嘤嘤……”

    “殿下是臣的命,没有人会不珍惜不爱护自己的命。宫中人多眼杂殿下身份贵重,实在不应该为区区一个魏峥……”又来了又来了!我伸手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说下去:“你住口!”

    “魏峥我不许你这么看不起你自己,我早说过了,你是我心爱之人,不可以妄自菲薄。别人都只看得见你外在的身份,可我知道你心里比谁都要强,你有自己的抱负,你也很爱我!”

    我原本还想和魏峥单独在一起多相处一段时间,我已经快半个月没有见到自己的男朋友了,还不能多腻歪一会儿?事实证明在我还未获得真正的权力自由之前,我和魏峥一样都是惊弓之鸟。

    我哥慕容瑛的突然造访,打破了我们之间的这一点旖旎,魏峥迅速退避三尺。我重新趴回我的被窝等待着慕容瑛亲临,今天他早朝之后就没立刻回东宫,小道消息说他去见沈疯子去了。

    “璐璐,看看哥哥从宫外给你带什么回来了。”慕容瑛果然是真的出宫了!沈嘉最近追人的速度有点儿超乎我的意料呀,“我才不要吃呢,闻着味道就知道是江月楼的醉鸭,不吃不吃。”

    “你以前不是经常缠着哥哥说想吃这个醉鸭的么,今天哥哥带给你了,你怎么不喜欢了?”

    这能一样吗?

    普普通通的一只醉鸭我当然不客气的收下,可你带回来的这只醉鸭,可是见证了你们两个狗男男恋爱酸臭味的升级版醉鸭。我,不吃这份变了味道的狗粮谢谢!

    慕容瑛可不听我的话,叫了豆蔻进来把带给我的这只醉鸭带下去切盘呈上,我懒洋洋趴在枕头上歪着头看他:“哥哥,父皇到底在想什么呢,为什么这突然之间把我从公主变成了璐王?”

    “难道不好吗?你本就是嫡出的公主,又立下军功封无可封,要赏赐你金银珠宝可你自己也晓得,光是哥哥我这东宫给你预备的私库,就已经是满当当的珍珠翡翠。”

    我有些怀疑我这老父亲是不是知道我想要皇位,所以暗戳戳的给我铺路。转念一想却又觉得不对,慕容瑛是储君,和他是同一个母亲所出的我怎么可能破格封王,难道父皇就不忌惮太子?

    要知道再没有我这样一个明显的太子党了,慕容瑛是我亲哥哥,我肯定是支持他继承皇位的呀。本来我身为嫡公主就已经替慕容瑛坐稳了储君之位,毕竟我将来的驸马必定出身高贵。

    不是勋贵顶级,也一定是世族之首。

    然而我如今却被破格封了亲王,这无异于是给本就稳固的皇太子身边,添了一块砖头让这储君之位坐的更稳了么?以张贵妃那张善于挑唆是非的利嘴,和二皇子慕容瓘背后耍诈的手段,这两天朝中竟然没有生出半点儿有关于我的风波,真是奇怪。

    慕容瓘排行第二至今都还只是个皇子未有王爵,可我这个妹妹却越过他,第一个封王了。

    就算此刻还未曝出他与阿史那霍貊勾结,出卖大燕的秘密,但我这个二哥也绝不会就此沉默收手罢工,他可是一个为了夺取储君之位煞费苦心,不惜牺牲自己的亲妹妹的人呀。

    豆蔻片出来的醉鸭有些惨不忍睹,当我和慕容瑛看到一盘乱七八糟的鸭肉时,顿时啥心思都没了。我直接把这道江月楼的名菜赏给了豆蔻她们当下酒菜,左右是给我的,慕容瑛也不会再要。

    我原以为看出我有困意,我哥这个机灵鬼应该会说让我好好休息之类的话。没曾想他仿佛吃定了我背着他搞幺蛾子,直接吩咐沉鱼去司膳房交代,晚飨要在我这里和我一起用。

    往常,慕容瑛要和我一起用膳我是很高兴的,但我每每一抬眼看到沈子规送给慕容瑛的那块蓝田玉,就总是忍不住怀疑我哥他是不是故意在我面前秀?

    第二天当我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崇文馆时,没先见着我哥太子慕容瑛,只有太子少傅裴朝书和左春坊的几个官僚在这里商议着什么事。

    “璐王殿下!”

    “参见璐王殿下。”左庶子等纷纷起身来向我行参,裴朝书又说已经没什么事了,让他们散去。

    我狐疑着走过去,在裴朝书上首跪坐下来:“你们这一个个喊璐王喊的真是熟络,我自己都还没习惯自己这个新身份呢。”

    “这有什么不适应的,无论你是永寿公主还是璐王,都是陛下的嫡女太子的胞妹。”